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3-04)【作者:三火先生】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3-04)【作者:三火先生】
字数:73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解放

  一对赤裸的男女坐在床上互相紧缠。

  男人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女人右边的乳房,另一只手狠狠地搓揉着左边的大奶。男人用门牙轻轻咬住乳头的同时,左手也拉扯着另一颗乳头。

  「啊!痛呀。」女人娇嗔一声,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闭起双眼,挺起胸脯迎向男人,下身更热烈地前后摆动,显示着女人陷入了性爱的愉悦中。
  男人受到女人的鼓励,愈发起劲把玩一对巨乳。男人把巨乳搓至变形,才夸张地一口一口舔啜一双挺得高高的乳头。

  「傑哥,我想要哦!」

  叶文傑一听王蕙心的淫语,内心一阵骚麻。他们已经好上了三个多月,王蕙心一点一点地从一个闷骚的失婚妇人,脱变成一个对性爱充满渴求的床上淫娃。叶文傑故然迷恋着王蕙心美艳的样貌和婀娜的肉体,但王蕙心的欲求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一两个小时的偷情短聚已经满足不了王蕙心,他知道王蕙心渴求着更彻底的欢愉。他们会在周末的下午约会,窝在情侣酒店的床上疯狂的做爱,透支王蕙心的性欲。

  这个周末更是叶文傑期待已久的,王蕙心刚完了月事,而自己的老婆也正好到外地公干,他终於可以带王蕙心回家渡过一个完整的周末。王蕙心最初不愿到外面过夜的,凭着叶文傑三吋不烂之舌,她还是应允这个让她心动的邀请。
  王蕙心前后摆动着腰肢,激烈地刺激着阴户。她希望叶文傑的肉棒再深入阴户的深处,让肉棒彻底佔有自己。她终於按耐不住,开口哀求叶文傑:「傑哥,我想要哦,快操我吧!」「你动啊,讨厌!」「快来呀。」

  叶文傑露出一个贼笑,翻身把王蕙心压在身下,再拔出肉棒。

  「啊。」下身肉穴传来一阵空虚,王蕙心不禁叹了一声。

  叶文傑拉着王蕙心的手放在她自己的阴户上,怀疑地问:「你真的很想要吗?」
  经过三个月的相处,王蕙心已懂得叶文傑的心思,她手指放在阴核上打转,再顺势塞入湿透的阴户中,「是啊,我很想要,你快点来啊!」

  叶文傑拿起两个枕头,托起王蕙心的下腰,使她的下半身高高昇起,好让他从侧面欣赏这位美妇人自慰。

  王蕙心陶醉在自慰的同时,叶文傑也没闲着。他深吻着王蕙心,他们的舌头互相纠缠。他的大手也不停地搓揉王蕙心的巨乳,或挤或拧,或磨或搾,王蕙心尽情地享受着男人对她的玩弄。

  叶文傑脱下安全套,把肉棒按在王蕙心的乳头上,「你想我直接插进去吗?」
  「用套哦。」双目紧闭的王蕙心本能地回应。

  叶文傑把龟头抵在阴户口,王蕙心默契地抽出手指,等待着叶文傑的佔有。
  叶文傑塞了整个浑圆的龟头进去,又退了出来,然后再重新塞入龟头,「不用套,OK?」。

  王蕙心早已不堪折腾,大声喊道:「甚么都好啦,你快插进来啊!」

  叶文傑这才把肉棒一下子插入王蕙心的阴道中。枕头垫高了王蕙心的下盆,这个位置正好迎合着叶文傑的抽插,叶文傑一下子干了几十下,王蕙心只有不住发出啊啊声的淫叫。

  叶文傑被王蕙心丰厚的阴户壁挤得无比兴奋,发出男声独特的气喘声,混和着浪穴的阴水声和两个肉体的碰撞声,淫秽的气息充斥整个空间。

  叶文傑感到王蕙心越缠越紧,呻吟声里充满着媚惑的渴求,她眼内冒出了欲火,他知道这是王蕙心高潮的前奏。他缓了下来,挑逗着欲求不满的王蕙心。在恼人的肉欲下,王蕙心奋力抬起本来已垫得高高的下半身,好让男人更容易深入她的肉穴。

  「傑哥,不要停哦,干我吧,我喜欢你用力干我。」王蕙心以最浪荡的方式呼唤着叶文傑。

  与李仕强不同,叶文傑每一次都能把握到王蕙心的状态,再加以挑逗、玩弄。在通往高潮的路上,叶文傑又捉住了王蕙心,王蕙心只能求他赐予快感。

  叶文傑把王蕙心翻过去,屁股抬得高高,跪在一旁欣赏王蕙心湿透的阴户。
  「你看你的淫水,嘻嘻,都沾满了大半个枕头和床单了。」叶文傑每次看到王蕙心不断溢出的淫水,总是为之惊歎. 王蕙心的淫汁不只是量多,更是持续不断。就算狠狠地干她三次,她依然淫水充足。叶文傑心想,今晚可以尽情奸淫王蕙心,试一试这个床上淫妇的极限。

  叶文傑一下下地拍打王蕙心的屁股,王蕙心妖媚地扭动下身,不住哀求叶文傑操弄她。叶文傑从侧面弯身,掰开王蕙心的屁股,肉洞屁眼都看得一清二楚。他把王蕙心的屁股稍为扭向自己,伸出舌头,从阴核慢慢舔上去,经过阴唇,直到屁眼。他顶起舌尖,围着屁眼转了几圈,再伸往肉缝里去。

  「雪、雪、雪。」叶文傑故意发出羞人的吸啜声。

  「啊啊,你好坏哦,哦哦,好舒服,不要停啊。快来操我吧,好哥哥。」王蕙心一片情迷意乱,只求男人不停玩弄自己的阴户。

  叶文傑跪在王蕙心的右侧,再次夸张地掰开王蕙心的屁股,用龟头磨擦着王蕙心的屁眼和阴户。

  「哪个洞洞好呢?」

  「哥哥你快呀,我不行了。」王蕙心不是真的想被叶文傑玩弄屁眼,而是她根本分不清是哪里传来快感,一心只想叶文傑尽快插入阴户。

  叶文傑先用姆指抵住王蕙心的菊门,王蕙心发出一声销魂的娇嗔。然后硕大的肉棒一下子插入阴户的花芯,彷彿洞穿了子宫。叶文傑感到一层层媚肉紧紧包裹着阴茎,在淫水的滋润下畅快地抽插这个发情中的淫妇。

  「啊啊啊,好舒服,不要停,哥哥你好猛啊,哦哦哦。」王蕙心的欲火到了顶点,她恣意挑逗叶文傑,让他带领她达到高潮。叶文傑扶着王蕙心的丰臀,挺起腰,一下一下地快速挺进。王蕙心的阴户就像一个吸管,层层叠叠的肉缝在拉扯着他的阴茎。

  连续不断的活塞动作接近尾声,男的发出亢奋的喘气声,女的愉悦地高声呻吟。王蕙心只知下身传来阵阵快感,浑然不觉叶文傑早已激动得把一节姆指塞入她的屁眼里。

  「哥哥,我到了,你干死我吧,大力点,哦哦哦。」叶文傑最后抽插了十多下,把浓浓的精液注入王蕙心的淫穴,他感到王蕙心的阴户持续不断的抽搐,好像要把他的精液彻彻底底地挤出一样。

  叶文傑压在王蕙心的背上,一面感受淫穴奇妙的抽搐,一边搓揉着王蕙心的大奶。未几,叶文傑抽出阴茎,跪在王蕙心跟前,王蕙心默契地含住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阴茎,大口地吸吮着,就像品嚐世间最美味的汁液,直到整根肉棒被啜个乾乾净净。

              *** *** ***

  这个周末,叶文傑和王蕙心整整干了六次,叶文傑早已疲惫不堪,但王蕙心好像不知疲倦一样,性欲愈发愈烈。特别是方才在浴室的淫戏,在王蕙心热情的口交下,他的肉棒还是坚挺地拔起,但射在她阴户的精液经已变得稀稀的。叶文傑虽疯狂迷恋着王蕙心的肉体,但还是依依不舍地送她回家。

  再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但变态的癖好驱使他睁开眼皮,挺起疲惫的身躯,坐在电脑前观看这两天录下来的影像。

  叶文傑在房间两个隐闭处安装了微型镜头,偷拍每个来到他家上床的女人,包括他自己的女友,甚至是老婆。

  他很久没有如此渴求过,他急不及待要翻看所有片段,希望马上剪辑最好的精华。

  经验告诉他,大概有一半的片段都是站不对位置、沉闷、重覆。在剩下的片段里,他花了好几个小时找出精华,剪成一节节五到六分钟的片段,再根据内容分别收藏。

  最后,他重新把每条片段都看一遍,才沉沉睡去。

              *** *** ***

  王蕙心回到寓所后,下半身仍传来激烈的余韵。她强装平静地与女儿如常吃饭聊天,才回到房间休息。

  王蕙心不断提醒自己,叶文傑只是一刹那的温存。她深信李仕强总有一天会光明正大回到香港,她会再次嫁给他。王蕙心告诉自己,和叶文傑这笔糊涂帐将会永远埋藏在心底。

  当王蕙心从门缝看到女儿关上客厅的灯,她闭上眼,不自觉回想起这两天与叶文傑的疯狂。

  实实在在的叶文傑背后早己没有了李仕强的身影,王蕙心清楚知道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叶文傑,进入自己肉体的是叶文傑,在空虚中陪伴着自己的是叶文傑。在虚无的忠贞与狂热的愉悦之间,她甘愿臣服在肉欲之下。

  想着想着,王蕙心情不自禁地揉弄自己成熟丰满的乳房。本应完全属於丈夫的乳房,现在被别的男人佔据了。

  「傑哥,我还要哦。你快来操我吧。」她想起叶文傑的舌头、手指、阳具。她从未试过这样舒服愉快。叶文傑给予的不是来去匆匆的小高潮,而是深入骨髓的愉悦,持续不断的高潮,这是丈夫从来没有赐予过的感觉。

  王蕙心好喜欢叶文傑的舔弄,他彻底地舔她私处的每一吋,舌尖灵活地钻出钻入,挑逗着她每一条神经。

  王蕙心不自觉地抬起腰,回想叶文傑舔弄最私隐的菊门,一道骚麻又从下身传上来。她轻轻叹了一声,脑内快速闪过一幕幕淫戏,手指终於插入自己的阴户自慰起来。

  她记得叶文傑把她拖到床尾,她站在软绵绵的地毡上,双脚分开,弯下腰,双手扶在床边,她差耻地期待着男人的肉棒。她把中指和无名指插到阴户的尽头,她一直哀求着男人的肉棒。叶文傑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她自慰。

  有一刻,王蕙心彷彿看到曾经明示暗示要与她欢好的男人们都站在身后视奸着她,然后,在叶文傑的带领下,男人们一个个的轮流插入她的淫穴。在淫秽的幻想中,王蕙心被叶文傑奸淫得像撒尿般喷出阴精。

  王蕙心拼命地回想一幕幕羞愧的淫戏,死命咬住被单,用手指狠狠地奸淫自己,直到最后失控地丢出淫水。


  ?

             堕落花系列母与女


              第四章三人行

  陈启俊偷偷摸入表姐林乐诗的小房间,打开她的衣柜,挑了粉红色的胸围和内裤,静静地回到自己的房内。

  林乐诗的母亲和陈启俊的妈妈是一对表姊妹,不知道甚么原因,陈启俊的妈妈非常讨厌她这个表姐。不过,由於林乐诗学业的成绩真的好得无话可说,陈启俊的父母也希望林乐诗可以指点一下陈启俊的功课,所以在林乐诗的母亲改嫁后,他们勉为其难地收留了林乐诗。

  寄住过好几个亲戚家,林乐诗也同意陈家已经是最好的,至少,他们把小书房改装成睡房,好让她有个私人空间。但心思慎密的林乐诗清楚知道,这个表姨十分讨厌她的母亲,所以将来陈启俊上了大学,这个表姨肯定会把她送走。
  外表倔强的,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学得十分乖巧,让讨厌自己的人永远捉不到她的话柄,但同时也懂得收买人心。她在家里从不穿着曝露,但她知道她年轻的肉体就是她最大本钱。打扫时,她会不经意的露出小蛮腰。温习时稍稍翘脚,露出半截大腿。稍微让姨父的眼睛吃点点冰淇淋,好等日子过得容易一点。
  虽然林乐诗在家从不穿着小背心小短裤,但那合身上衣展现出若隐若现的躯体,那日式居家短裤露出的纤细小腿,还有她爽朗的语调,无一不挑起少男的情怀。这样的青春肉体,已经足够让血气方刚的陈启俊欲火中烧。

  陈启俊双手轻轻按着平放床上的胸围,彷彿抚摸着林乐诗小巧精緻的乳房一样。这个品学兼优的表姐拥有一双细长的眼睛,两片薄薄的嘴唇,给人倔强又带点不良少女的气质。曾几何时,林乐诗是陈启俊的幻想对像。心念一转,陈启俊脑海里泛起李书云甜美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李书云是在屋苑的泳池。当天,林乐诗拉着李书云的手从更衣室走出来,李书云梳起一条辫子,穿着红白条子一件头的泳衣,比林乐诗的比坚尼保守好多。陈启俊从未见过长相如此甜美的女生,最少在自己的学校里没有遇到过。她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双眼弯起像两颗腰果一样,加上两粒酒窝挂在笑脸旁,完全是一位标准美人儿的模样。与林乐诗相比,是完全相反的静态美。

  慢慢地,陈启俊的心思从林乐诗的比坚尼挪到李书云身上。李书云的泳衣再保守也藏不住她圆浑饱满的乳房,配上雪白的手臂和修长的美腿,陈启俊觉得李书云简直就是活脱脱从动漫里跳出来的美少女一样。

  往后相处的日子里,李书云渐渐取代林乐诗成为陈启俊倾慕的对象,陈启俊开始关心李书云。精明的林乐诗看穿了少男心事,所以经常取笑陈启俊李书云二人。

  陈启俊脑里的影像慢慢变得真实起来。手掌心的胸围好像变大了,变得像李书云的乳房一样大。李书云含羞答答地闭着眼,躺在床上任他抚摸。陈启俊吻了吻她粉红色的胸围,幻想中的李书云已经露出乳房,他一边舔啜着她粉红色的乳尖,一边抚弄着她圆大的乳房。

  陈启俊用林乐诗的内裤卷着阴茎,一边幻想李书云伸手挑逗着他的阳具。林乐诗的声音在陈启俊脑内响起,嘲笑着陈启俊笨拙的技巧。林乐诗让陈启俊躺下来,并要李书云伏身把雪白的巨乳塞到陈启俊嘴里。陈启俊像挤奶一样,不停揉弄李书云的乳房,一边大力吸吮两粒粉红色乳头。林乐诗则调皮地走到陈启俊胯间,大力吞吐他的肉棒。

  两个美少女不停交换位置,李书云的温柔,林乐诗的狂野,轮流侍候着陈启俊。

  他见到李书云躺在他胯下,双手轻轻捂住双峰,娇羞地说:「俊哥,你要轻点哦。」陈启俊的欲火爆发,马上奋力地抽插着李书云。

  陈启俊极力冲刺之际,林乐诗像小狗一样,抬高屁股,跪在他们旁边,俏皮地扭动腰肢,「小俊,你不操我了?你好偏心呀!」陈启俊抽出肉棒,插入林乐诗的淫穴内,疯狂地奸淫她。

  未几,陈启俊下体一阵骚麻,一泡精液喷到林乐诗的内裤中。

              *** *** ***

  在陈启俊偷拿林乐诗的内衣裤打手枪的同时,林乐诗也在奸淫着李书云。
  最近的两三个月,李书云见到母亲经常笑容满面,一星期总有一两晚比较晚归。她用少女的心去观察种种迹象,一厢情愿地以为母亲拍拖了。所以当母亲支支吾吾地说周末要到内地公干,明知母亲在撒谎,李书云反而积极地鼓励母亲。
  林乐诗听说后,马上嚷着要陪李书云过夜,要李书云还清之前欠下的肉债。
  她们吃过晚餐,一起喝下整瓶香槟。林乐诗兴之所至,穿上名为「队长」的假阳具,狠狠地奸淫李书云,把她操至高潮连连。在酒精与性欲的加持下,李书云愈发放荡。她软倒在沙发上,闭上双眼,含着体积较小的「小俊」,双脚掰开,任由林乐诗舔弄她早已湿得一片狼藉的阴户。

  林乐诗和粗枝大叶的男人不同,她细意挑逗着李书云每一个敏感点。大脚内侧、阴唇、阴核、阴户的末端、甚至是菊花口,林乐诗都用她灵巧的小舌舔过数遍。李书云发出娇羞的呻吟声,显示她进入了淫乐喜悦的大门。

  林乐诗翻开李书云的阴唇,用舌尖在红红嫩嫩的媚肉上打转。同为女儿身,林乐诗也情不自禁地沉醉在李书云阴户传来的幽香,品嚐每滴甘甜的爱液。
  「呀嗯,不要这样!」李书云的嫩穴早已不堪刺激,弓起腰,打算躲开林乐诗灵蛇般的舌头。

  林乐诗捉实李书云的下盆,竭力舔吮李书云的阴户,使细小的客厅充斥着淫秽的吸吮声。

  林乐诗察觉到李书云的阴户不由自主地抽搐,下半身不断扭动,本能地渴求男人的肉棒。林乐诗握住胯下的假阳具,用龟头磨擦着李书云的阴唇。

  「想要吗?小云,队长的大鸡巴要来啰!」

  不知是醉意渐浓,还是肉欲横流,李书云彷彿听到暗恋已久的蓝球队队长在耳边低声说话,她张开双脚,等待队长的佔有。

  「别偷懒哦,要好好服侍小俊。」

  李书云张开小嘴,伸出小舌,把从头到尾电动阳具舔了一遍才放进嘴里吞吐。
  看着李书云发情的模样,林乐诗笑骂一句:「死姣婆!」然后把假阳具塞进李书云的阴户里。

  「呀!痛啊!」李书云始终无法适应「队长」的尺寸,一下子被撑开的感觉把她从甜美的幻觉扯回现实。林乐诗已经太了解李书云,她不慌不忙地一下一下的抽插,进进出出十多次后,李书云已经隐隐愉悦的呻吟声。

  「又有感觉了吗,小淫娃?现在是3P,要好好含住小俊才行。」林乐诗慢慢地抽动腰肢,同时不忘提醒李书云要好好吞吐「小俊」。

  林乐诗稍稍加大了力度,李书云很快地又进入了爱欲的幻觉中。李书云感到队长正用他的大手扶着她的腰肢,狠狠地刺穿她的阴户。巨大的肉棒填满整个娇嫩的阴道,她恨不得大声呼叫,但她的嘴里却塞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

  紧闭双眼的李书云不能确定她服侍哪个男人的肉棒,只知道要好好吞吐口中的阳具。连吞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李书云一直卖力地吸吮男人的鸡巴。

  沉醉在幻想和愉悦里,快感开始蚕蚀着李书云的理智。她觉得队长用强壮的手臂抬起她的双脚,更用力、更快速地抽插她的小穴。又一波的快感从下半身刺激着大脑,李书云离现实越来越远。

  此时操弄着李书云的已经不是队长,而是另一个不知名的男人。

  「小淫娃,谁叫你拔出小俊的鸡巴,不、好、吃、吗?」在说最后四个字时,林乐诗刻意用力摆动腰肢,把假阴茎顶往花芯深处。

  「呀,呀,呀,呀!」李书云在痛楚与喜悦之间荡漾着。

  李书云见到男人猥琐地舔着自己的小腿,同时间,队长的大手也一边搓揉她饱满的乳房,一边用手指挑拨高高挺起的乳尖。

  陌生的男人同时发出男声和女声,阴阳怪气地说:「小云,你好会玩自己的大咪咪哦!我最喜欢看小淫娃自摸的啦!」

  林乐诗见到李书云弓起腰,脚趾紧紧收起,加上按捺不住的叫床声,她知道李书云到了极限,是高潮的前奏。

  她扶起李书云,让她骑在自己身上,胯下的大阳具顺势顶到阴户尽头,李书云娇嗔一声:「呀!」

  林乐诗与李书云对望着,但李书云的目光却遥望虚空中的某处。林乐诗挪开李书云嘴里的电动阳具,热情地拥吻李书云。李书云忘形地吸吮着林乐诗的舌头,下半身不住上下前后地扭动,她已经停不下来,她好想阴户里的肉棒更激烈地佔有自己。

  见到李书云如痴如迷地骑在假阳具上,林乐诗也把手中的电动阳具塞往李书云的嘴里,再伸出舌尖撩拨李书云的耳珠和劲侧,另一只手则不住搓弄李书云饱满娇嫩的美乳。

  李书云已经分不清是林乐诗、队长、小俊、还是那个陌生的男人在奸淫自己。她感到全身上下有如通了电一样,他们每一下接触,每一次抚摸,都诱发内心深处的兴奋。

  李书云忘我地从林乐诗手中取过电动阳具吞吐,她不分上下前后,疯狂地摆动腰肢,只追求阴户淫穴最大的快感。林乐诗缓缓地躺下,双手搓弄着李书云的巨乳,看着她的痴态。

  「好舒服,啊啊啊,好爽呀,呀呀!我要丢啦,不行了。」李书云全身一阵痉挛,身往后弯,下身不住颤动,一注阴水沿住林乐诗胯下的假阳具徐徐流出。
  「小淫娃,你会不会太会舒服呢?3P有那么爽吗?你真的淫得可以。快起来,还未完呢!我今晚要操你干你十遍。快起来,小荡妇!」

  林乐诗这番话是由心而发。她对李书云的身体又羨慕又妒忌。李书云明明不是同性恋者,明明只是与假阳具性交,她的肉体都可以乐在其中,阴水不断涌出,高潮一浪接一浪。林乐诗却要痛苦地面对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就在上星期,两个男人淫辱了她三个多小时,她痛苦地数着每一分每一秒,支持着她的只有金钱和李书云。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