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VB同人-淫欲天使篇】(02)【作者:筱藏夜】
【VB同人-淫欲天使篇】(02)【作者:筱藏夜】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即便被无数的精液所玷污,但是在她心中,想要守护妹妹的那颗赤诚之心却绝不会被外来的污浊所染没。

  哪怕是刚醒过来,被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东西弄得极为不舒服,她都还是第一时间,开始寻找自己妹妹的身影——

  「拉,你在哪里?拉?」

  「啊,卡奥斯姐姐,别太紧张,我就在这里啊,就在你身后。」

  「……」

  是自己太紧张了么?

  扭过头去,看到自己背后端坐在那里的洁白天使,卡奥斯暗骂自己现在一点都不沉稳。明明妹妹就在身边,慌个什么啊?

  ……说到底,还是那天失去妹妹的打击,对自己太过于严重了么?所以才这么珍惜失而复得的妹妹。

  失而复得啊……

  但是她,真的是……

  「怎么了吗?卡奥斯姐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让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

  天使好奇的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嗯,我看看你有没有被那些可恶的触手弄脏而已,要是弄脏了的话,得赶紧清洗才行。」

  找了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搪塞过去,卡奥斯心中的疑惑依旧没有散开。

  说到底,已经死去的妹妹,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点实在是太过于超出常理了,即便是以自己司掌死亡的权能,也做不到将拉从那样神魂俱散的状态下将拉复活。

  或许现在已经不能以常理而论的盖娅确实做得到这一点吧,可是,她有这么好心么?

  往小了说,她可能在拉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往大了说——

  眼前的这个天使,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是拉。而是披着拉的外皮的,另外的什么人。

  「没什么的话那我就放心了,请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卡奥斯姐姐。」
  天使从身边的水盆中捞起一块毛巾,拧干之后,擦了擦卡奥斯的额头。
  「!?」

  看着她的动作,卡奥斯的目光稍稍转向一边,摆放在两人身边的水盆。
  水盆里或许原来还是一盆清水吧,但是现在,一块块粘稠的白浊飘在水面上,实在是让人感觉……

  「不要乱动,卡奥斯姐姐,这样的话可能擦不干净。」

  天使略显埋怨的说了一声,手中的毛巾将卡奥斯额头上沾着的精渍洗去。
  「你在之前就在这样帮我清洗么?拉?」卡奥斯问道。

  「嗯,虽然有点慢,不过已经快洗干净了,卡奥斯姐姐。」

  天使的脸上满挂着疲累与欣喜交织的笑容,将沾着精液的毛巾浸入到水中,又摞洗了一遍。

  「拉,你……」

  「怎么了?总感觉你今天有些不对劲啊,卡奥斯姐姐?有什么话请直接和我说吧。」

  天使摆正了姿势,缓声对卡奥斯说着:「我们是姐妹吧?不管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难道有什么事情还不能和我这个妹妹说吗?姐姐!」

  「……不,真的没什么,拉。唔,真要说的话……我只是,重新见到你之后,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就是了。」

  「真的吗?我感觉你在骗我。」

  「没、没有啦。」

  看不出眼前的妹妹到底是不是有什么异常,不管是相貌、性格、习惯上,看上去暂且都和自己印象中的拉没什么区别。

  但是、还不能就这么相信她。暂且,还是先观察一下好了。

  卡奥斯叹了口气。

  「剩下的我自己来洗吧,拉。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歇息。」

  自己已经不能承受再失去一次妹妹的痛苦了,在没有确定性的证据面前,不能疏远眼前的妹妹。

  反正,自己现在除了妹妹以外,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

  「嗯、嗯~~」

  好热。

  今天的气温也没有多高啊?而且,对自己来说,气温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的吧?

  那么,为什么会这么热?连觉都睡不着了。

  满头大汗的卡奥斯,郁郁的躺在牢房里的床上,看着冰冷的天花板。

  妹妹在自己的身旁熟睡,看样子,她似乎并没有因为热而睡不着,相反,还睡的十分香甜,隐隐约约还能听得到她在微微打鼾。

  但是卡奥斯的身上却是浑身燥热。明明是冷血的不死系生物,现在她估计自己的体温都快比常人发烧时候还高了。

  这肯定不正常。

  而且,不只是体温不正常的升高这么简单而已。

  总感觉有些痒,好想、去摸一下啊、那里……

  卡奥斯犹豫的看向自己的身体。

  是因为真的太热了吗?总感觉胸部那里涨涨的,体内有一股热流在乱窜。更加难以启齿的是……嗯,那个……

  尿尿的那里,里面感觉好痒,还好像热的出汗了一样,非常难受。

  脑子都被烧的昏昏沉沉的,眼前浮现出些类似幻觉的画面,热的想把衣服给脱掉。

  不对!这种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感冒发烧吧?倒像是,某个十分恶趣味的人非常喜欢干的小手脚啊?

  卡奥斯的脑中浮现出盖娅那恶质味的笑容。

  自己现在的状况,好像、用「发情」来解释会更加合理?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发情的?盖娅到底在哪里动了手脚,让我变成这样?

  卡奥斯绝对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盖娅,特别是现在落为阶下囚的身份,盖娅想对自己动什么手脚简直是轻轻松松。更别说只是给卡奥斯下点春药让她发情这种「小菜一碟」的事情了。

  算了,懒得去想盖娅到底在哪里动了手脚。反正随便你怎么玩吧,我按我的法子来抗就是了。

  想清楚了这一点,卡奥斯呸了一声,干脆的闭起眼睛,随便这团邪火在自己身体里如何乱窜,就是不去管一步。

  「嗯、嗯……姐姐……」

  「唉!?」

  突然被妹妹叫了一声,卡奥斯浑身抖了个激灵。

  不过,身边的妹妹只是稍微的调换了一下睡姿而已,那身声音,估计也只是梦呓一类的话。她的眼皮依旧闭合著,只有一对樱唇在细微的开合、呼吸。
  ——呃,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今天总是疑神疑鬼的?

  卡奥斯自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可是,她注意到,经由刚刚的一个转身,妹妹的睡颜已经变得朝向自己的方向了。

  妹妹均匀的呼吸声,泛着轻微的热气,吹在卡奥斯的身上。

  呃、这样更热了啊……?

  不,好像也不单是温度上变热了这么简单?

  总感觉……只是看着拉而已,自己就变得……唔……

  有些胡思乱想起来了……?

  好想去吻一下拉啊……趁着她现在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吻她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嗯,不知道拉的嘴唇是什么味道的呢……

  等会等会!!我在想些什么啊,身为姐姐,怎么能对自己的妹妹起这种歪念头?

  嗯嗯嗯……不能乱想不能乱想……睡觉、睡觉!!

  睡着了就好了……睡着了就好……要是不趁着这些触手休息的时候睡觉,可是没机会休养精神的!

  睡觉……

  ···

  「嗯、啊啊~~~~~拉,你的身体好美~~」

  「真的么,你、你喜欢这样的拉么,姐姐?」

  「嗯嗯,喜欢,姐姐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啊,拉,我的妹妹~~」

  「太好了、太好了姐姐,拉最喜欢的也是姐姐你啊……撒,姐姐,我们、我们一起高潮吧姐姐……」

  「啊、啊啊啊啊~~~!!!」

  卡奥斯突然惊醒了过来。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神中透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自己身边的妹妹。
  天使依旧闭着眼睛,均匀的喘息着,显然是还在睡。

  「哈、哈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卡奥斯捂着脸,脸色不正常的绯红。

  有些难以启齿,刚刚她做了一个春梦。

  而且还是关于和她妹妹之间的春梦,她梦见自己将妹妹压倒在身下,肆意的侵犯妹妹的纯洁。

  「唔……」

  她眼神略显纠结,右手在自己的身下摸了一把。

  已经全部湿透了,满手上都是自己的小穴中分泌出来的淫水。

  虽然只是个春梦,但是就实际感受来说可是无比的真实,她现在都还回忆的起来妹妹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的娇吟,以及自己在妹妹身上高潮的那种绝美的感受。

  不过……仅仅是个梦而已啊……

  卡奥斯的眼神,不自觉的又转移到还在熟睡着的妹妹身上——

  妹妹那微张的柔软双唇,轻微的开合著,简直是,如同蜜桃一般的诱人……以及,她那仅仅是初具规模的平坦胸部,随着妹妹的呼吸一起一伏,那种青涩的诱惑力,简直像是毒药一样诱人。

  不行,我到底在想什么!

  猛地甩了甩头,卡奥斯暗骂自己现在胡思乱想。

  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能真的对拉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出来,自己可是她的姐姐!刚才的只不过是梦而已,绝对不能当真!

  嗯,只是,梦而已……

  但是……

  好想要……

  虽然难以启齿,但是,身上那种滚烫的难受感觉,实在是……

  唔嗯嗯嗯……好难受……就算,就算不去动拉,但是,自己,自己稍微的缓解一下,应该没有问题的吧……?

  她犹豫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妹妹。

  天使依旧是均匀的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卡奥斯默默的吞了口唾沫,缓缓将身子侧过去,背对着自己的妹妹侧躺着。
  手指比较灵敏的,将自己的晚礼裙卸下小半,将自己那一对同样算不上大的鸽乳露出,那柔嫩的乳尖暴露在空气中,像是受了惊一样的抖了一抖,开始缓缓直立起来。

  卡奥斯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手指,轻轻地夹住自己那突起的乳头。

  「嗯、嗯嗯……」

  和做春梦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酥麻的电流从胸部上向着全身扩散,虽然不是多么剧烈,却无比真实的带来感官上的快乐。

  「嗯嗯、啊啊啊~~好、好舒服~~~」

  她食髓知味的揉捏着自己的乳头,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当然,为了避免吵醒自己的妹妹,她很有意志力的压抑自己的呻吟,维持在一个很小的音量上。

  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尖,她犹豫了一下,另一只手也向着自己的裙下游去,拨开自己的裙摆,将裙下已经湿得黏糊糊的内裤给脱了下来,半穿在自己的大腿根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只是让汁水淋漓的小穴里微微扣入了一个指节而已,但是给身体带来的刺激,却远远不是揉捏乳头带来的刺激可以相比的。

  仅仅是这样浅浅的插入进去,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小穴那仿佛无底洞一样饥渴的吸吮,要将手指更深的拉入到这一处桃源之中。

  特别是,自己的背后,随时可能醒来,一醒来就必然会发现自己这个姐姐,正在做如此下流的事情。这样的担心、转化为更深的刺激,让卡奥斯愈发沉迷起来。

  「真不敢相信……我在,妹妹的身边,这样……自慰……要是、要是被拉发现的话……没办法辩解的吧,我这个姐姐一定会被拉讨厌的吧……?」

  可即便这样——

  啊啊,如果、如果现在,在玩弄着我身体的手指不只是我的,而是拉的,该有多好?

  仅仅是幻想了一下妹妹来替自己自慰,满足自己欲望的场面,就让卡奥斯浑身又是一个激灵,肉穴更加扭曲了起来。

  「啊啊啊……拉……拉……」

  她闭着眼睛,开始幻想自己的妹妹替自己手淫的场面——

  「姐姐,是这里么?」

  妹妹亲吻着自己的乳房,剥开自己身下的阴蒂,挑逗性的拨弄那敏感的红豆。

  「啊啊啊、拉……」

  「这样就坚持不住了么?呵呵,真是淫乱的姐姐呢,居然会在妹妹的面前,在妹妹的挑逗下发情,你一定很想侵犯你的妹妹吧,变态姐姐。」

  「不是、不是……」

  但是,停不下来!

  想到那样的场面,仅仅是幻想了一下妹妹替自己手淫的那种场面,就让卡奥斯来到了最顶峰的高潮——

  「咿、咿啊啊啊……」

  本来还在揉稔着乳尖的手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的呻吟声真的爆发出来。

  但是另一只正在小穴里自慰的手指却停不下来,反倒,更加激烈的抽弄着自己的小穴,在一阵阵「叽咕叽咕」的水声之中,卡奥斯翻着白眼,全身竭力的往后弓起——

  去了、去了——去了啊啊啊!!高潮了啊——!!!

  在妹妹的手下,在妹妹面前,我这个做姐姐的,高潮了啊!!!

  高潮的激烈程度,整整持续的几分钟之久。

  甚至,在高潮渐渐消退之后,她整个人都似乎还沉浸在那快美的高潮之中不愿意离去的样子,眼神迷离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

  手指从泛滥的小穴之中抽出,看着已经湿滑一片的手指,卡奥斯迷离的将其放入到自己的口中,将自己的淫水舔食干净。

  但是,即便是这样激烈的高潮,也似乎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身体的燥热,在高潮退去之后,还是没有消散的迹象。

  「哈、哈啊啊啊……」

  她自责的将自己的脑袋低下。

  刚刚,她确实的,幻想着自己的妹妹和自己发生不伦的场景,在这样不伦的幻想中达到了高潮。

  这是、她作为姐姐的失格。虽然并不会有别人知道,但是这样的罪,让她心中难以脱疚。

  可这样的幻想……确实……好舒服……

  不行、绝对不行!刚刚的已经是最后一次了,已经解渴了,自己不应该再在这种不洁的欲望中沉沦下去了——

  把、把衣服内裤穿好,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唔唔,姐姐……」

  「唉!?」

  被突然的呼声吓了一跳的卡奥斯扭过头去,看到的依旧是妹妹那熟睡的睡颜。

  呼,没醒么,只是在说梦话而已,吓死我了。

  可是——

  「拉、拉……?」

  妹妹没有听见,依旧在睡着。

  可是,她因为突然的侧身调换睡姿,她的右手,非常不雅的搭在了卡奥斯的身上。

  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可是卡奥斯刚刚才自慰一次,晚礼服是半脱下来的,这样一来,妹妹搭在姐姐身上的手,就好巧不巧的,正好压在姐姐暴露在外的乳房上面。

  「啊、啊啊~~」

  敏感的乳头突然被妹妹的手掌按在身上,摩擦妹妹那柔嫩的掌心,这种触感所带来的电流,差点让卡奥斯又忍不住呻吟出声。

  妹妹还在睡着,她的手掌又放在这样敏感的地方,要是把拉叫醒的话——这样尴尬的场面,可不好向拉解释吧?

  那、那干脆就别叫醒拉,就保持这样的姿势……

  让、让拉的手就这样搭在自己的胸口上?

  鬼使神差的,卡奥斯轻轻拉动了一下妹妹的手掌。

  妹妹依旧在熟睡着,对此没有一丝反应。

  反倒是自己那敏感的乳尖在拉的掌心中摩挲了一下,刚刚在发泄出去的热流,似乎又开始在心中燃烧起来了。

  既然妹妹没有反应的话……现在,把她的手放回去怎么样?

  她舔了舔嘴唇,一个大胆的念头从心头涌现了出来。

  手掌轻轻拿住妹妹的手,隔着妹妹的手掌,她轻轻的揉捏起自己的胸部。
  在她的引导下,妹妹轻柔的指尖一次次的摩刮突起的乳尖,让她一次次的发出满足的叹息。

  一边美肉在姐妹俩合在一起的手掌下肆意的变换起形状,乳肉形成的波浪充满了淫靡的味道,隐隐约约冒出的香味,也不知道是姐妹两人的体香,还是少许的乳香。

  ——啊啊啊~~~~~拉的手,果然好舒服……

  她满足的发出呻吟。

  或许是妹妹一直熟睡的模样更加壮大了她的胆子,她拉扯着妹妹的手,开始一路向自己的身下游去。

  就像是情人间的挑逗一样,妹妹的指尖从姐姐的冰凉肌肤上缓缓滑下。
  ——姐姐,那里已经很湿了哦?

  啊啊啊~~~~~~拉、拉~~~~~

  妹妹的手掌覆盖在火热的阴户上,小穴口那敏感的神经接触到妹妹冰凉的手掌,变得更加的火热起来,越发泛滥起来的汁水,催促着赶紧让什么东西插入进来。

  「啊啊、啊啊啊~~~」

  根本没有忍耐的意思,卡奥斯拉住妹妹的食指,缓慢的送入到了自己饥渴的小穴之中。

  妹妹冰凉的手指插入到火热的淫穴之中,那种冷与热的刺激,几乎立时让卡奥斯的小穴为之痉挛起来,肉壶贪婪的吮吸着妹妹的手指,向卡奥斯的大脑回馈满足的信号。

  再多一点……再、深一点……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到最后,卡奥斯拉着妹妹整整三根的手指,拉住它们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虽然比不上真正的肉棒那样粗壮与火热,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妹妹的手指,那种背德一般的官能,让卡奥斯几乎窒息,迷醉的享受着这种如同毒瘾一样的快乐。

  「拉、拉………啊啊啊~~~~~拉!!」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居然,会对自己的妹妹发情,还拉着妹妹的手给自己自慰……明明,这样的事情,以前连想都不会去想的……

  但是……好爽……好舒服啊,拉的手指……唔嗯嗯嗯~~~插到更里面来了~~~

  已经、已经没办法去思考了……至少,至少现在……

  「啊、啊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拉!!」

  至少现在,让我……放开一切吧……~~~~!!

  「咿、啊、啊啊啊…………」

  痉挛。

  远远比之前自慰得来的高潮,还要更强烈十倍之多的高潮感官,瞬间席卷了卡奥斯的全身,让她说不出话、甚至连动都没办法再动一下。只能,这样紧绷着身子,被动的去迎接这种前所未有的高潮。

  只不过是、拉的手指、而已……!!?

  啊、啊啊啊……思考、不了了……脑袋,一片空白……只能……高潮了、啊啊……!!

  如同久堵的洪水一朝决堤的场面,卡奥斯的小穴中,因为高潮而喷出的淫水,简直像是一道水箭一样,直直喷向了一米多远的地方,在中间画出一条亮丽的银线。

  「哈啊啊……~~~~」

  她慵懒的、满足的叹息一声,整个人像是还依旧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一样,满脸的愉悦与快乐。

  「啵」的一声,妹妹的手指从小穴中抽出的时候,每根手指上自不必说是满挂了透明的淫水。从指尖的地方,随着手指被抽离出小穴中,姐姐湿滑的粘液垂落成一条条的丝线,粘结在妹妹的手指上,显得极为淫靡。

  「哈啊、哈啊……」

  说不清是喘息,还是看到这样一幅场面又一次隐隐约约的动情,卡奥斯的呻吟变得更加急促起来,眼神死死地盯在妹妹的手指上。

  不能就这样放掉啊,要是拉醒来之后看见自己的手上沾了这么多这种东西……该怎么和她解释啊?

  这当然是理性的判断,可是,自己真的是因为这样理性的思考而决定这样去做的么?

  「啊~~呜,啾咕~~~」

  将妹妹的手指伸入到自己的口中,卡奥斯也不嫌脏,反倒颇为专注的,舔食着妹妹手指上,属于自己这个姐姐的淫水。

  也许,当她舔食赶紧之后,会放开自己的妹妹吧。

  不过,沉浸在自己欲望之中的她可能没发现,在她的背后,那双戏谑的眼睛,正注视着她那有如掩耳盗铃的表演。

  ——加油哦,姐姐。

  我会、让你离不开我的。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