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他日晴空】(08)【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08)【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5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看到有人说让我不要总写绿,也多点温馨的片段,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但我这篇已经是规划好了的,贸然改动会花时间。而就目前进度来看,后面几章恐怕也都只能是唐晴跟刘满贵乱搞的荒淫场面,因为约定的奖励,花样还没玩完……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那就是本文不会是一个badend,宁空最终会和唐晴在一起,并且两人相爱。)

             第八章 晴姐的补偿

  想必刘满贵,刚才就是去楼下车里拿这情趣内衣去了。

  我想了想,不禁有些佩服起这刘满贵来。别看这刘满贵长的黑瘦矮小,面相丑陋可恶,但他此番在对晴姐性情以及态度的把捏上却堪称是宗师级别。

  我捋了捋,大概有这样两点。

  第一,刘满贵没有第一次上楼时就把情趣内衣带着,而是丢在车里。或许是因为他还并不太清楚晴姐目前是个什么态度以及心情如何,如果贸然被晴姐发现情趣内衣,可能会弄巧成拙,坏了今晚的好事。

  第二,通过门口的激烈爱抚和浴室里的纵情欢好后,刘满贵又开始恢复了自信。特别是颜射晴姐成功,使得他相信这一切的局势,尚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因为就算当时晴姐还处于高潮余韵之中,但如果她真想拒绝颜射的话,只要用手堵住龟头亦或者把肉棒推开即可。可晴姐什么也没做,任由刘满贵在她脸上射精。

  虽然之后晴姐来了个马后炮,严厉斥责了刘满贵一番,但傻子都看得出来,晴姐潜意识里还是愿意接受刘满贵对她做任何只要不触犯她底线的事的。

  这会儿,随着浴室里晴姐洗澡的水声传来,这刘满贵竟然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身旁放着的,就是那件布料少到几乎与绳带无异的情趣内衣。
  我在黑暗里向右侧挪了挪,这个位置,刚好可以将整张沙发尽收眼底。
  「满贵,帮我拿下睡衣。」

  这时,浴室里的水声渐小,传来晴姐慵懒的声音。

  我看到刘满贵立马精神抖擞的站起,应了声,便匆匆去往卧室去了。

  没过会儿,刘满贵就拿了件干净清爽的睡衣出来,真可谓是轻车熟路。我不禁想到晴姐扔下楼的那条男式内裤,喉咙里不由再次一阵干呕。

  随后,刘满贵自然是进浴室里去了,但由于电视放着,浴室里两人的对话我听得不太清楚。但好像还是听到了一句晴姐的娇喝,「你这人……还敢动手动脚?」
  可虽然晴姐都这般娇喝过了,但我却发现,刘满贵这次并没有从浴室中出来,并且好几分钟过去了,刘满贵依然还没有出来。

  「嗯……嗯……」

  我侧耳倾听,很快就听到了晴姐的这声呻吟。

  好家伙,竟然来了个回马枪,又干起来了?

  就在我这般猜想时,电视这一刻正好安静了下来,只有低缓悠扬的音乐飘荡而出。我便听到浴室那边,「啪」打在手上的一声,晴姐的声音已经软了下来,「嗯……别摸了……先出去再说。」

  再说?

  两人难不成还在里面商量了什么?

  不多时,我就看到晴姐和刘满贵一前一后来到了沙发前。晴姐穿着睡衣,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件纯白的真丝睡袍。晴姐下身露着光溜溜的修长美腿,睡袍腰间的腰带也是随意扎了个结,松松垮垮,使得领口大开,胸前春光乍泄,半个乳房都看得毕真毕现。乳头随着走动而晃动,时而藏在睡袍的丝薄之下,时而又娇羞地崭露头角,性感至极。

  很显然,晴姐睡袍里面,是真空的,什么也没穿。

  而晴姐,对此浑不在意,只管走到沙发前坐下,径自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而刘满贵则屁颠屁颠尾随而至,也坐在沙发上,满眼渴望地盯着喝茶的晴姐。
  「你有病吧,我喝茶你也看?」看得出晴姐是有意要刁难眼前的男人,故意蹙眉道。

  刘满贵顿即傻了眼,支支吾吾道,「不是,唐姐……你刚才不是说好了……」
  「我说过什么?」晴姐反问。

  刘满贵咽了口唾沫,悄悄瞅了晴姐旁边的情趣内衣一眼,「你说会穿上它……」

  晴姐不由放下茶杯,假装这才看到身旁的那件情趣内衣,我可以明显看到晴姐那裸露在外的白皙胸口在微微起伏着。

  然后我就听到晴姐娇声鄙夷道,「瞧你那没出息的紧张样,我有说过不穿么?」
  晴姐这看似冷嘲热讽的前半句,可到了后半句却陡然就变成了无尽魅惑,顿时勾起了刘满贵的淫邪欲望,他狂喜不已,捂住裤裆里支起的帐篷道,「那……那现在就穿上吧!」

  「你急什么?」晴姐白了刘满贵一眼,却是伸出白玉小手,将那件情趣内衣拿在了手里。

  但见内衣布料极少,穿上去肯定暴露至极,晴姐不禁雪颜一红,低骂了声,「真是龌龊!」

  旋即,她拿着情趣内衣起身,瞥了正襟危坐的刘满贵一眼道,「你在这里等着。」

  说着,晴姐就要往卧室而去,刘满贵当然知道她要干嘛,赶忙拉住道,「唐姐,我想看你就在这里换。」

  「你……」看得出来晴姐生气了,但两人就这般僵持片刻,也不知晴姐在想些什么,忽而横了刘满贵一眼,「好吧,便宜你了。」

  刘满贵大喜过望,他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盯着晴姐睡袍下的身体。而被刘满贵这火辣辣的目光紧盯着,晴姐哼了一声,居高临下睁着那双看似清冷的狭长眸子,脸颜却是带着丝嫣红。

  晴姐伸手解开睡袍腰带,霎时间睡袍没了束缚,向两边绽开,露出了大半个滑腻秀乳,以及下身三角地带,那隆起的耻丘。

  我想刘满贵此刻一定看了个舒服,毕竟晴姐是站在他面前。他一定仰望到了晴姐那阴户上的杂草丛生,和那若隐若现的诱人裂缝,还有那高耸傲立、剑拔弩张的两团美乳。

  从下往上所看到的景象,是决然也不一样的。

  刘满贵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晴姐却是视而不见,她脱掉睡袍,将一具完美的女性酮体展现出来。她手上动作顿了顿,便找出情趣内衣中的内裤,动作优雅地将之穿上,旋即是胸罩。
  而当晴姐穿上后,连她自己都脸红了。

  此时此刻,只见晴姐全身上下,仅有那寸缕的情趣内衣着身。胸罩显得有些紧,将晴姐那饱满的胸乳勒的如碗般大,而胸罩布料极少,仅有的那两片布料仅能遮住乳肉上沿,被一条丝带连接着。而且胸罩薄如蝉翼,几乎透明,使得晴姐被遮挡下的美乳丝毫毕现,连乳头都看得清细。

  内裤则更要性感暴露,如果不看前面那一狭长堪堪包裹住阴户的小片布料,当真跟丁字裤无异。而最令人血脉喷张的是,遮掩阴户的那片布料上,竟然还开着一条缝,只要晴姐稍稍张腿,那条缝就会完美裂开,露出里面粉嫩湿热的小穴来。

  刘满贵已经眼都看直了,晴姐好似已经完全放了开,她夹紧双臂,将胸前胸罩下若隐若现的乳房夹的几至要破衣而出,她扬起唇角道,「喜欢么?」

  刘满贵顿时咽着口水点头,「喜欢!」

  「喜欢你还不过来?」晴姐嫣然一笑,百媚横生。

  我看到这里,冷哼一声,这已经是主动勾引了吧?

  呵呵,曾经那个清冷高贵的晴姐,此刻正穿着一身极为淫乱的情趣内衣,勾引着一位矮小黑瘦、相貌丑陋的男人,渴望着男人的肉棒插入她的小穴。

  这可当真是极有冲击的画面啊,我拿出手机,开始了录制。

  可是眼角,不知何时,一滴泪水流了下来。

  ……

  沙发那边,刘满贵已经扑向了晴姐,双手在晴姐身上胡乱抚摸着,时而摸到胸罩下的美乳,时而摸到纤细的腰肢,时而揉捏挺翘妙臀,时而隔着情趣内裤抚摸阴户。

  「嗯嗯……」

  只摸的晴姐又开始动情了。

  刘满贵在胡乱摸了一通后,就将重点放在了晴姐乳肉半露的双乳和下身的耻丘地带。

  沙发前,晴姐睁着一双淋漓水意的双眼,看着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的黑瘦男人,不断在自己欣长白皙的颈间亲吻着,而胸前半透明几乎全被看了去的美乳,被一只黑手揉捏的狼藉至极,却又是那么舒服。

  「嗯……」

  晴姐忍不住又呻吟出声,原来是下身在刘满贵另一只手的抚摸下,她不动声色配合地悄悄张开了些双腿,顿时使得情趣内裤上的缝隙拉开,刘满贵粗糙的手立刻就进了去。

  「嗯嗯啊啊……嗯嗯唔唔……」

  虽然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晴姐腿间的情景,但听着晴姐这抑制不住的阵阵呻吟,我猜刘满贵的手肯定正在晴姐的小穴里抠挖着,因为我看到晴姐腿下,已经有淫水滴落下来。

  「唐姐,躺沙发上。」

  抠挖了一阵,刘满贵便将双眼含情的晴姐摆弄到了沙发上,他则从晴姐的脚趾吻起,一路向上,吻过晴姐小巧的玉足,吻过那修长白皙的美腿,吻到腿间,却是略过了那最重要的阴户,而是直接吻向了肚脐。

  晴姐不禁夹动起双腿,好似腿间很是瘙痒,需要刘满贵的嘴去做些什么。
  而刘满贵此刻的嘴巴,已经停留在了晴姐的胸罩上方,他直勾勾盯着眼下那两团在情趣内衣中若隐若现的美乳,咽着口水试探道,「唐姐,这隔着奶罩呢,可以亲吧?」

  看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晴姐那「自我安慰」般可有可无的原则来,不许刘满贵亲嘴和亲乳房。

  而此刻,晴姐又会怎样做?毕竟这胸罩那么薄,而且几乎透明,如果让刘满贵亲上去,这跟直接亲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尚还没等到晴姐说话,刘满贵就自作主张地将嘴落了下去,直接落在晴姐情趣内衣下已经硬挺的乳头上,亲的「啧啧」水声响个不停。

  「嗯嗯……嗯啊……」

  然而晴姐的嘴中只是发出这般阵阵美妙的呻吟,好似许久未被刘满贵嘴巴染指的双乳如今又遭临幸,她特别容易情动似的,双眼迷离,湿漉漉的发丝铺了一沙发。

  可晴姐依然没有表示什么,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刘满贵见此,嘴巴便动的更加肆无忌惮了。他隔着薄如蝉翼的胸罩又亲又舔,又咬又吸,甚至还将舌头直接舔向胸罩下沿那小半边遮掩不及、被勒出布料外的洁白滑腻乳肉,狼吞虎咽地舔着。

  「嗯嗯……别……」

  晴姐口中,终于发出了这样含糊地一个字。可是她的胸前,早已经狼藉不堪,口水浸湿了布料,使得胸罩变得更加透明,乳房上那朵樱红葡萄都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刘满贵似乎特别钟意于晴姐胸前的这对美乳,也似乎是许久没亲过了,他亲的格外卖力,格外仔细。在刘满贵这般不要命的亲舔下,晴姐很快眼中就只剩下了意乱情迷。

  所以等到晴姐反应过来时,她这才赫然发现,她胸前胸罩上那本已可怜的两块布料,不知何时竟也各自开了一道缝!而缝隙被刘满贵的舌头早已舔的向两边大张,将整个乳房都露了出来。

  浑圆饱满的乳房上香汗淋漓,口水遍布,乳晕正中,两颗性感蓓蕾迎风挺立……刘满贵的双手,此刻正一手握着她的一个美乳,舌头在她的乳头上玩弄着,打着圈,缠绕不停。

  「嗯……嗯……」

  「你……」

  晴姐恨恨吐出道,可身体越来越热,她不由夹紧双腿,到口的斥责转而就变成了……「下面……也亲亲啊……」

  下面也亲亲?

  我不禁冷笑不已,内心深处却有一丝撕裂的痛楚蔓延开来。呵,唐晴,这就是你所谓的原则?

  很显然,晴姐已经默许了刘满贵亲她的乳房。而目前,刘满贵也在不遗余力的亲着,他含住晴姐的乳头,半带着轻咬,将乳房玩命地向上拽起。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只见晴姐的左乳,被刘满贵用嘴拽的变了形,晴姐脸上露出吃痛表情,却依然没有阻止。

  乳房直到被拽到不能再拽时,刘满贵这才满意地松开嘴,霎时间,晴姐的那只乳房「砰」地一声就弹了回去,柔软的乳房晃动不停。

  「啊……」

  受到这般刺激,晴姐发出动人的呻吟,却是双手抱住刘满贵的头,将之引导向腿间湿淋淋的穴口,「亲……下面啊……」

  刘满贵不敢违背,只好弃了日思夜梦的那一对美乳,将舌头转战到晴姐的下身,又是一番舔弄。

  「嗯嗯啊啊啊啊啊……」

  晴姐满足地闭上眼睛,双手紧紧将腿间那颗耸动的头压向腿心,享受着刘满贵的口舌服务。

  可是忽然,刘满贵吃痛叫了声,舔弄晴姐小穴的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我看到,晴姐微微张开那慵懒迷醉的双眼,眼波含情地稍稍起身看向刘满贵道,「怎么了?」

  刘满贵揉起还有些红肿的左脸,痛哼道,「没事,就是碰到了一下脸。」
  晴姐好似想到了刘满贵这张脸晚间可是挨了我狠狠一拳,后来又被她重重打了一巴掌,她不禁露出怜惜神色,支起身柔声道,「让我看看。」

  说着,晴姐撑起慵懒的身子,起身挪到刘满贵身前,她用手轻轻抚摸上刘满贵左脸的红肿部分,整个香滑酮体都贴了上去。

  此刻,她胸前潮湿的情趣内衣大开着,就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刚好将一对美乳露了出来,挺翘柔软的乳房挤压在刘满贵的胸膛上。

  就在我和刘满贵都不知道晴姐要干什么的时候,忽然就见晴姐伸出舌头,照着刘满贵那红肿的丑陋脸庞就轻轻舔了上去。这一舔,刘满贵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而晴姐还在舔着,香舌在刘满贵那黑瘦而又粗糙的脸上一寸寸的舔,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下得了口的,但晴姐好像舔的十分用心。

  「还疼么?」

  少时,晴姐已经放下了所有的高贵和矜持,边舔边问道。

  刘满贵好似还从未享受过此等待遇,激动的他赶忙开口道,「不疼……不不不,还有点疼!」

  晴姐闻言,仰起螓首瞪了刘满贵一眼,小嘴却是未停,继续舔舐着刘满贵的伤处。而原本放在刘满贵胸膛前抚摸的玉手,竟也摸索着一路来到裤裆处,隔着宽松的西装裤就抚弄起那高高耸立的帐篷来。

  「哦哦……」刘满贵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而在我眼里,就看到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几近赤裸的晴姐蜷坐在一道黑瘦矮小男人的怀里,她的长发飘然,美丽的脸颜尚还能看到一丝清冷神韵。可她的双唇,却戏剧性地一次次落在男人粗糙干瘪的脸上,调情般舌头轻轻舔弄。
  在此之时,晴姐胸前饱满的双乳被破开的情趣内衣包裹着,傲然挺立,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是那样的诱人心弦,却就那样轻易地,被黑瘦矮小的男人胸膛,随着自己的舔弄动作,一次次挤压成发扁的香艳乳肉,乳头与男人的乳头摩擦不停。

  而晴姐莲藕般的白皙手臂更是随着双唇的舔弄,已经伸到男人的裤裆上,玉手隔着裤子轻抚棒身。

  抚弄了会儿,晴姐的手就熟练找到了裤子拉链,轻车熟路就将刘满贵那粗长惊人的肉棒从内裤里给释放了出来。

  「啊……唐姐……」刘满贵呻吟道。

  晴姐的手握住棒身开始套弄,嘴上却是没停,舔了片刻后,喘息道,「这是给你的补偿。」

  刘满贵愣了愣,这才意识到补偿是啥意思,他伸手到晴姐胸前抓了乳房一把,喘着粗气道,「唐姐,既然是补偿,那就也帮我含含吧,你好久都没帮我含了……」

  好久?呵呵,果然是口交过的啊。唐晴,你这个贱货!竟然愿意给这样恶心的人口交?

  只见在晴姐玉手套弄下的肉棒,昂首挺立,肉棒根部,茂密的阴毛又脏又乱,隐藏在阴毛下的,是两个乒乓球大小的卵蛋。黑乌乌的棒身难看非常,上面依稀可以看见血管青筋在跳动,和着癞蛤蟆表皮般的褶皱,恶心至极。不过龟头硕大无比,马眼处已经有精水流了出来。

  这样一个令人生呕的肉棒,晴姐能够接纳它进入她尚还粉嫩紧窄的小穴也就算了,可她那张性感怎么看也怎么纯洁的小嘴,竟然也吃得下去?

  「你呀……」

  然而就在我的怀疑里,就见晴姐依然没有丝毫斥责的意思,她娇媚一声,便听话地下了沙发,蹲在了刘满贵腿间,狭长的双眸动情地看着眼下湿热粗大的肉棒。

  这是……晴姐难道真要给刘满贵口交?

  我脸上的青筋在跳动。

  须臾,只见晴姐先是将散落的长发抚弄到脑后,露出她那精致如玉的美丽脸颜,就在我还没看清那张脸是如何地骄傲高贵时,她唇角微动,低头就将那根丑陋地肉棒给含进了嘴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