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少女姐妹情深】(完)【作者:齐人】
【美少女姐妹情深】(完)【作者:齐人】
字数:8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美少女姐妹情深

  大四学姐因为要忙出国和毕业论文的事,手上的几个优质家教学生就转让了出来。

  那几个学生都是高中女生,本来不干我的事,但有个女孩的妈妈对家教老师特别挑,学姐推荐的几个女家教都在面试或试教过程中被刷了下来。

  被学姐找上时,我其实没抱多大期待,只是当成跟高中女生联谊。因为那女孩是非常非常漂亮的仪队美腿妹,爸妈想找的家教肯定是女生,就算看在学姐的面子上让我过去看看,肯定也是试教一两次就会把我刷下来吧。

  约好面试的那天,学姐本来要陪我过去,但国外的学校要她补寄一份资料,一定要在期限内搞定,所以她当着我的面打了电话,说她临时有事只有学弟能到场。

  因为本来就觉得毫无希望,只是去欣赏美女而已,我带着轻松的心情,搭了地铁到那个高档小区,在门卫室填资料拿了访客证,按照地址上楼按门铃。
  开门的是个非常非常漂亮的网球裙女孩,短到大腿根的裙摆下露出了一双白白净净的长腿,果然不愧是仪队妹。她的腰很细,让其实不算大的奶子显得很有料,我很努力地把视线从诱人的乳沟和大腿上挪开,定睛直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我出示访客证,用手势和机械性的礼貌语调掩饰自己鼓胀勃起的下体,跟她说我是学姐介绍过来面试的家教老师,不知道她妈妈现在方不方便?

  可能因为不习惯跟男生相处吧,似乎是名叫筠姗的女孩被我直视的目光看得脸红了。微微偏过头的她娇滴滴地说她妈妈不在,不过可以先让我进去试教,面试等妈妈回来再说。

  我本来以为筠姗会去换件比较不那么露的家居服,没想到她只是从房间里拿出了课本和讲义,仍然穿着齐屄超短裙就坐到我身边等着上课。学姐平常上课当然是在筠姗的闺房里,不过我毕竟是男的,本来就没期待能进去,所以虽然只是在客厅试教,能跟一个妙龄美少女单独相处还是让我觉得挺爽的。

  认真起来的我几乎忘了应该要视奸筠姗的美乳和裙底,只是按部就班地了解她的程度、一边在脑袋里梳理准备待会儿试讲的内容。筠姗的程度比我想像的糟,真不知道学姐之前都教了什么。不过想想也是,仪队班的课程本来就比较简单,她妈妈应该也是因为觉得这样不行,才会对家教老师的要求特别高吧。

  跟美少女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明明我觉得好像才过十几分钟而已,大门那边响起声音时窗外的天色却已经完全暗了。从玄关那边走进了一个脸蛋身材长腿都比筠姗更美更迷人的女孩,身上穿着女子仪队名校的超短裙制服,裙摆摇曳间露出了她嫩白无瑕的圆翘屁股、以及什么都遮不住的情趣内裤。从裙子的短度和内裤的骚度来看,应该是来找筠姗的仪队同学或学姐吧?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筠姗的妈妈却还没回来,我就收拾桌上的东西叠在一起,跟坐在身边的美少女说我今天先回去,下次再和学姐过来让她妈妈面试。
  其实我真的很想留下来继续试教,毕竟刚刚走进来的淫媚美腿妹实在太漂亮太迷人了,我好想立刻扑上去干死她、掰开她超短裙下的两条长腿强奸她。她的奶子比筠姗还大,而且制服上衣好透明,鲜艳的胸罩和嫩白的乳房都清清楚楚地透了出来。她的腰肢比筠姗更细、屁股也更翘,百褶裙下全裸的两条长腿嫩白无瑕,裙摆内部的镂空内裤和粉嫩小淫鲍,也因为视角的缘故被坐在沙发上的我一览无遗。

  有陌生男子在场,筠姗的同学显然不太自在。踩着猫步摇着裙摆的她很快就通过客厅、推门进入筠姗的房间。

  筠姗送我出门,我一边穿鞋一边严肃地要她记得把门锁好,还有以后不要像这样随便让陌生男人进来,很危险的。她瞪大眼睛愣了一会儿,然后红着脸蛋甜甜地说好。

  搭电梯到一楼时,遇到一个超级漂亮的初中女孩,裙子也很短。她的脸蛋、气质、美腿都和筠姗有点像,肯定是筠姗的妹妹吧。

  隔天在学校遇到学姐,我跟她说昨天没遇到家长,问她下次是不是能再陪我去一趟。不知为何学姐一脸古怪,该不会是好朋友来了吧?

  中午吃饭时学姐传了信息过来,说那个女孩对试教非常满意,已经说服她妈妈点头了。另外,我昨天遇到的另一个女孩也想要补习,希望我可以一次教两个。一想到立刻又可以见到那位淫媚诱人的短裙妹,我的肉棒马上就狠狠地勃起了。
  从当天下午开始,我每个礼拜一到五都去筠姗家上课,时间有冲突的家教通通辞掉、或是挪到周末。那位超漂亮超性感的短裙妹叫作幼琳,她的程度比筠姗好很多,一点都看不出是胸大无脑的仪队队长。

  不知道为什么,网路上好像没有幼琳指挥仪队比赛的影片。不过除了第一次试教,之后每次上课时筠姗和幼琳两个女孩都是刚刚练完仪队、还穿着半透明校服和齐屄超短裙,就在客厅里等我上课。两个美少女的香肩乳沟、裸臀长腿都毫不设防地任我视奸意淫,所以我很快就懒得找影片了,反正每天过去都可以细细欣赏幼琳超短裙下完美迷人的淫尻骚屄、翘臀裸腿。

  跟美少女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我常常会上课上到太晚,直到筠姗的妹妹筠婷补习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对我很有好感、常常甜甜地对我笑,希望不是我的错觉。读初一的筠婷虽然身材还比较单薄,脸蛋却比幼琳、筠姗都漂亮,笑起来时两朵甜甜的酒窝十分令人迷醉,我觉得她将来肯定会成为比幼琳更性感更迷人的绝色仪队妹。

  明明已经去上过好多次课了,我的薪水却都是从筠姗拿的,一直没有见到她妈妈。其实照惯例我应该要收两人份的钱,不过能有机会和两位大美女亲近,我就藉口说因为教起来很轻松,只要拿一份就好了。看在我教得好又便宜的份上,想必她们的父母也不会随便换掉我吧?

  筠姗的程度很差,常常课上到一半就会摸鱼去分蛋糕、切水果、泡柠檬水。虽然美少女亲手准备茶点让我觉得很爽,但如果她成绩不好我也会头痛,所以我总是叫她乖乖坐好专心写题,要喝水的话我自己去拿就行。

  因为客厅里随时都有两位淫媚半裸的短裙美少女依偎在我身边,我常常需要喝冰水降火。意外发生那天,两个女孩在客厅写题,我跟往常一样走到厨房,喝下冰箱里一整罐的冰凉液体。

  昏迷过去的我被紧急载到医院,毫无知觉地接受了七天七夜的全身体液美颜水置换疗程。从昏迷中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变成了比幼琳、筠婷、筠姗都更漂亮更迷人的绝色美少女。

  我又晕过去了。

  因为我本来就是孤儿,变成女孩后看起来又像是初中生,就被年方28岁的幼琳姐收养,成为筠姗的妹妹、筠婷的姐姐。

  头一次到筠姗家按铃那天,为我开门、看起来像是高中女生的长腿女孩,其实是在某男子高中任教的美女国文老师陈幼琳。因为我误以为她是筠姗、傻傻地为她试教,糊里糊涂就通过了面试,成为她大女儿筠姗的家教老师。

  因为女儿实在太漂亮太性感太迷人了,怕男老师会动什么奇怪的念头,幼琳姐那天就想先单独面试,吩咐女儿晚点回来。那位性感短裙妹自然就是真正的筠姗,只是我以为她叫幼琳,难怪怎么找也找不到她指挥仪队比赛的影片。

  筠婷虽然才读初一,却已经是她们全校公认的校花,绝美的脸蛋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因为被男生追求很烦,她平常其实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山模样。不过每次听到我叫她妈妈筠姗、叫她姐姐幼琳,筠婷总是忍不住笑出来,所以幸运的我常常能看到她甜美诱人的笑靥娇颜。

  接受了美颜水疗程的我,完完全全变成了100%的女性。跟生身女孩唯一的不同,是美颜水女孩非常不容易受孕、而且就算偶然怀上也很容易滑胎。因为我们美颜妹的脸蛋、肌肤、身材会一直维持在女性最娇美、最诱人的年纪,像怀孕这种容易让身材走样、肌肤变差的生理活动,都会被我们的淫媚身子自动抑制住,就算生下孩子也多半会是早产,从来没有美颜妹能够怀满足月280天。
  幼琳姐、筠姗、筠婷也都是美颜妹,她们原来其实是亲父子。因为初一时仍是男生的他把学姐搞大了肚子、两个小不点登记结婚,之后又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妻子意外亡故后,他带着两个稚龄儿子一同接受了美颜水疗程、三个新生女孩的名字都改为同音的女性化版本。

  筠姗的美颜水疗程已经完全结束了,跟她妈妈一样。筠婷当然也早就是100%的女性,但她年纪小,还可以做2~3次的全身体液美颜水置换疗程。不过她接受的是常规疗程、每次进行的时间很短,像我那种连续七天七夜的疗程只是紧急救命用的,实际上医师本来并不觉得我能活下来。

  家里忽然多出一个读初三的漂亮女儿,邻居肯定会觉得奇怪,所以我出院前幼琳姐就在另一个高档别墅小区租了房子,成为我们母女四人的新家。

  我和筠姗、筠婷没有血缘关系,但我的俏脸与酒窝和筠婷很像、细腰与长腿和筠姗很像。迁入新居、跟妈妈和姐妹一起去邻家拜访时,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三姐妹非常非常相像,谁也没怀疑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

  天天和三位美女一同生活,我的气质仪态很自然就变得100%女性化。妈妈非常非常疼我,完全把我当成了亲生女儿。筠姗对待我就像亲妹妹一样,筠婷也很高兴她多了一个漂亮、迷人、性感、而且又聪明又会念书、让她非常崇拜的二姐。

  在筠婷的疗程完全结束前,排行第二的我都会是三姐妹中最漂亮最性感的女孩。我的脸蛋清丽娇媚、酒窝超迷人;我的奶子又大又挺、乳形超完美;我的柳腰最细最柔、曲线超淫媚;我的美臀又翘又圆、软嫩又滑腻;我的淫鲍粉嫩娇美、蜜液吐芬芳;我的长腿嫩白无瑕、淫媚又性感。

  因为我全身上下都是性感带、非常容易潮吹,妈妈为我挑内衣时伤透了脑筋。如果让我穿普通的女式内衣,不用等多久小裤裤就会被淫水完全浸透,所以不管我穿多么清凉裸露的衣裙,里面都只能搭配最轻薄最暴露、最镂空最诱人的半透明蕾丝胸罩、以及布料面积同样窄小到极限的情趣内裤。

  我的柔肌雪肤实在太娇嫩太敏感了,稍稍摩擦一下就会让我羞红脸蛋娇喘起来、小穴里不由自主地分泌出带有淡淡花香的晶莹汁液。偏偏我完美诱人的嫩白奶子已经比姐姐还大、根本不可能不穿胸罩,所以妈妈在医师建议下联络了顶级内衣厂商,让美到极点的我签约担任内衣模特,总算可以不用再为挑内衣而操心了。

  筠姗、筠婷都很羨慕拥有潮吹名器的我,但刚刚成为女孩的我只觉得麻烦又害羞。一想到以后每节下课都得去厕所换下湿透的小裤裤、再加上每个月都会来的那几天,就让我觉得女孩子实在太辛苦了,哪怕是最漂亮最性感最诱人的女孩。
  年龄和学籍都变成初三女生的我,自然还得再念一次高中。筠姗说仪队班的课程很轻松、作业非常少,每天放学练完仪队后全是自己的时间,所以我报考了仪队特招、成为姐姐的直属学妹。

  为了尽快适应仪队妹的生活、每天被男人视奸,我清早起来都会穿露肩露背的半透明小可爱、短到大腿根的网球裙,在社区的花香步道里慢跑。我的胸罩通通都是三分之一杯的情趣款式、根本遮不住粉红色的乳头乳晕,我的内裤通通都是蕾丝系带T-back,轻轻跑动一下就会被小穴里甜美馨香的蜜液浸透。
  自从我开始每天的晨跑,社区里的男人就都起得好早。体力不好的我常常跑着跑着就得停下来休息、打直双腿弯腰、用小手撑住膝盖,让身后粗喘着气的男人可以尽情欣赏我几乎全裸的翘臀美腿、嫩屄淫尻。

  周末或休假不用上课时,晨跑后的我会匆匆梳洗一下,然后换上最性感最诱人的情趣泳装,到社区泳池里练习瑜伽、美体操、水上芭蕾,任由社区里的男人视奸拍照录影。

  姐姐一年级时就当上了仪队队长,比她更美、更性感、更迷人的我,自然一入学就从姐姐手上接下了指挥棒。仪队姐妹经常跟不同学校的男生联谊,洽谈时男方问的第一件事往往就是仪队队长会不会去,所以除了时间冲突以外,我几乎每一场联谊都会出席。

  全身上下都是性感带的我,跟男生联谊时总是穿得跟平常上学一样又骚浪又淫荡,领口超低裙子极短、酥胸半露大腿全裸,裙里的镂空蕾丝和美尻淫屄肯定都会被男生视奸个够。

  因为姐姐说我怕晒太阳、又喜欢运动,联谊时常常会去保龄球馆,让穿着百褶迷你裙的我在无数男生围绕视奸中、摇着轻飘飘的齐屄裙摆弯腰掷球。

  裙里几乎全裸的小嫩屄被男生色瞇瞇地一直盯着看,真的让人家很羞很羞很羞,所以每隔几次掷球我就会藉口说要去洗手间补妆,但实际上只是去换下湿淋淋的蕾丝内裤。

  其实乾内裤和湿内裤的颜色、光影表现根本不同,再怎么换都一定会被男生看出来,所以有时不小心带了颜色或款式不同的内裤,我也只能红着脸蛋在洗手间换上,羞答答地回球道上接受男生的点评、欢呼、讚叹。

  虽然联谊比想像中有趣、每个男生都像是对待公主或女神一般地讨好我、呵护我、爱抚我、亲吻我,但姐妹们口中那些帅到不行的学长我实在没什么感觉,没有一个能打动我的芳心。姐姐和妈妈、妹妹讨论过后,瞒着我连系了一所大学名校。联谊当天我跟平常一样乖乖让姐姐打扮、傻傻地陪她一起出门,到达集合地点才发现对面那些男生,全都是我原来的大学同班同学,包括我的三个室友。
  被曾经的好友视奸欣赏我的奶子和美腿,真的让人家羞得差点晕倒。虽然知道他们绝对不可能认出我,脸蛋通红、羞得想死的我还是立刻转过身子拔腿想逃。早有准备的姐姐和另一个学姐一左一右勒住了我的玉臂,让羞愤欲死的我怎么也没法逃开。

  当初那个最照顾我的室友,成了被我抽到钥匙的幸运男生。看到他眼中对我的惊艳与迷恋,我原本就只剩下薄薄一层的心理抗拒,就在那奔腾昂扬的浓情目光中被他敲碎、打破、融化、解开了防禦.

  事后想想,其实那天不管谁被抽到,肯定都会趁虚而入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吧?毕竟那天的我实在太容易害羞、太容易脸红、太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傍晚联谊结束时我就红着脸蛋答应了前室友的告白和追求,站在旁边笑吟吟的姐姐立刻就把我的手机号码交给了他。

  头一次跟男友单独约会,深陷情网的我就半推半就的被他用公主抱捧上床,前后两个名器小穴都在那个晚上、那张床上被亲爱的男友开苞,隔天被他干醒后他又兴致勃勃地教我怎么用樱桃小嘴为他口交,害人家吃早餐时都还满嘴的精液味道。

  被他破身之后的我,才发现男友是个喜欢暴露女友的死变态,每次约会他总是想尽办法让别的男人欣赏我的奶子和小屄。

  虽然非常非常害羞,但我的潮吹体质本来就只能穿很骚很辣很淫荡的衣裙,所以每次跟男友出门,我都会乖乖换上他指定的衣物、搭配最淫荡最暴露的胸罩和内裤,让他系上的指导教授、他身边的男性友人,通通都能视奸我淫媚无比的半裸娇躯、欣赏我粉红色的乳头乳晕、以及超短裙下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嫩鲍美屄。

  虽然已经有了男友,身为仪队队长的我还是参加了不少联谊。尝过了性爱滋味的我,对男生的抵抗力变得好弱好弱,每次联谊结束后都一定会被当天的幸运男生载去情人旅店,任由头一次见面的他用热腾腾的大肉棒鞭鞑我、深入我、在人家诱人无比的淫荡小穴里生中出。不知道为什么,每个干我的男生体力都好强,总是能从傍晚开始就一直把人家干到天亮,而且干得人家好快乐好愉悦好舒服。
  男友虽然才读大二却已经很受器重,我头一次去他系上参观后不久,他就被教授指名拉进研究团队。教授非常非常关心我,总是吩咐我男友一定要常常带女友过来玩,不要因为忙於实验就冷落了美丽性感的女朋友。

  为了感谢教授对我们小俩口的关爱与照顾,周末去找男友时他总是要我换上最性感最淫荡的衣裙,然后拉着淫媚半裸的我上教授家作客、顺便在那留宿一晚。男友这个死变态总是会假装喝多了、醉倒到沙发上,让裤裆早就高高鼓起的教授可以毫无顾虑地扑上来亲吻我、爱抚我、舔弄我、奸淫我,一边吃药一边连续不断地把我干到隔天中午。

  仪队队长的义务之一,是接待对学校有高额捐款的贵宾、为他们导览校园,用我们淫媚诱人的绝美身子满足他们的邪欲。当然啦,仪队妹并不是援交妹,校方绝对不会强迫学生跟贵宾上床。不过…如果是女生自己同意、你情我愿的话,校方也准备了最高规格的包厢卧房,让仪队队长可以自行安插在导览的任何一站。
  因为我是提前接任队长,之前的导览活动都是姐姐替我接待贵宾。轮到我的时候,我红着脸蛋问她有没有跟贵宾…那个,姐姐她也红着脸说,如果有遇到又高又帅的…

  虽然姐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我已经明白了。

  仪队班的课程本来就超级简单,第二次上高中的我不用念书也能次次考第一。寒假后校方为我安排的接待行程很快就填得满满当当,除了每天早晚固定的仪队练习以外,我几乎每节课都要去接待那些花了大钱排队预约的贵宾。

  美丽无比又骚浪无比的我,早就爱上了被不同男人抽插的感觉,哪怕对方是中年大叔,我也很少会拒绝被他们干。不过不知为何,明明人家觉得自己非常淫荡,每个干我的男人却都觉得我羞涩甜美、无比清纯,就连已经干过我几十次的那几位高富帅熟客,都觉得每一次干我时都像是又上了个处女。

  升高二后我仍然继续担任队长,捐款人也对既淫荡又清纯的我极其满意,谁也不愿意更换接待人选。筠婷在初中毕业前完成了最后三次的美颜水疗程,疗程结束后的她脸蛋身材蜜穴菊屄都发育得跟我十分相似。我们俩手牵手走在路上时总是被当成双胞胎,就连在床上的骚浪表现也无分轩轾。

  筠婷一升上高中我就将队长的棒子交给了她。不过高三课程仍然很无聊,所以我常常替筠婷接待贵宾,毕竟她还得学习、考试、不能总是缺课。

  筠婷跟我一样没法抗拒男人、又超级容易潮吹,很快就变成跟我一样的清纯小淫娃。遇到长得特别帅、技巧又特好的贵宾,我就会在导览中用广播把妹妹叫出来,让她陪我一起、姐妹齐上,让帅气多金的贵宾享用我们这对淫娃姐妹花。
  淘气的筠婷有时会在单独接待贵宾时伪装成我,然后在广播中用暗语提醒我伪装成她。许多从以前就常常干我的熟客都被这招骗到,完全无法区分我们姐妹俩。不过有个中年丧偶的帅气大叔从来没被考倒,不管我和筠婷怎么装傻哄骗,他都能马上识别、叫破我们俩的正确芳名。

  大叔的性爱技巧真的好棒好棒,被他干上瘾的我实在舍不得离开他。一想到毕业后可能就再也没法跟他做爱,我私下先找了筠婷、又找了同样被大叔干过许多次的姐姐,三姐妹一同将大叔介绍给我们亲爱的妈妈。

  妈妈嫁给大叔当天,娇媚无比的三个女儿担任伴娘,我和筠婷完全被男方亲友当成了双胞胎。喜宴上我们姐妹的伴郎男友都被灌得不醒人事,洞房花烛夜时新上任的爸爸就和我们母女四美一起玩5P,用他滚烫烫的浓精喂饱我们每个女孩的淫嫩蜜穴。

  因为担心我们姐妹搬家后住不惯,爸爸把我们原来租的高档别墅买了下来,又把旁边最近的另外三栋也拿下了,预留给我们姐妹当嫁妆。

  姐姐笑着说她沾了我和筠婷的光,爸爸一定是舍不得我们这对双胞胎。只要我们俩出嫁后仍然住在附近,爸爸就可以常常找机会跟我们玩姐妹双飞。

  其实我觉得妈妈和筠姗这对母女丼,对爸爸来说吸引力好像不输给我和筠婷这对姐妹丼. 不过姐姐私下做了调查统计,按照她的数据显示,爸爸最迷恋、最疼爱、最喜欢插入、最经常生中出的,一直都是家中四美里最漂亮最诱人、最性感最淫媚的那一位…

  嗯…姐姐说的就是我啦。虽然觉得不太敢相信,但如果数据没出错的话,爸爸好像真的对人家特别偏心耶?不管是前戏次数、爱抚次数、法式激吻次数、舔舐小穴次数、小穴插入次数、还是生中出内射次数,我的纪录都遥遥领先…她们三个人通通加起来乘以二也比不上我。

  一想到爸爸这么喜欢人家、疼爱人家、迷恋人家,我就忍不住想将自己的身子通通交给他。明明其他男人都无法分辨我和筠婷,就连我们俩各自的男友都被骗倒,爸爸他却总是能在性爱激情中清清楚楚地区分出容貌、淫屄都十分相似的妹妹和我,将他努力保留的滚烫浓精反覆射进他最心爱、最疼惜、最迷恋的二女儿体内。

  因为爸爸实在太舍不得我,明明筠婷都先出嫁了,他还是对我的初恋男友百般刁难,直到我25岁生日前他才含泪松手、哭天抢地的把我嫁到二十公尺外。
  终於等到亲爱的二姐出嫁,淘气的筠婷就像婚前一样又找我互换身份,各自住到姐妹家里,让我亲爱的妹夫干我,让她亲爱的二姐夫干她。虽然妹夫总是一边干我一边高喊我的芳名,但筠婷说他跟她做爱时也是这样,所以我们姐妹互换身份的事应该还没暴露。筠婷本来就跟我一样美又一样骚,所以我那个变态老公的淫妻小把戏完全难不倒她,反倒让淘气的筠婷乐在其中。

  大姐夫跟筠姗十分恩爱,小俩口的生活甜得蜜里调油。不过姐姐怀上身子后就死也不让他干,深怕不小心滑胎,所以那几个月我和筠婷都分别跟大姐夫上了床,姐姐坐月子时我们俩更是姐妹齐上,让大姐夫完全迷上了他的双胞胎小姨子,总是趁着美妻洗澡或喂奶时在客厅里把媚眼如丝的我和筠婷恶狠狠地干个饱。
  不知为何,大姐夫也特别喜欢干我,每次我们姐妹花一起到访,姐夫虽然雨露均霑,却总是很少射在「筠婷」的小穴里,几乎每次都会搂着另一个小姨子,一边喊着我的芳名一边在身下女孩的淫屄里生中出。

  不过筠婷常常和我交换身份,所以大姐夫其实是非常公平地轮流射在我们姐妹体内。不管我当时是自己还是正扮演着筠婷,姐夫总是特别偏爱「筠婷」的二姐,完全没发现他最心爱的女孩其实正在旁边摇着屁股,等待亲亲姐夫的肉棒垂怜。

  三姐妹都住在娘家旁边,平日里就经常齐聚一堂,不必非等到逢年过节。每次三个女婿一同陪美妻回来,他们总是会被岳父灌倒,当天晚上爸爸就会兴高采烈地跟我们母女玩5P,并且将他的每一注浓精都灌进他的二女儿体内。

  小穴里被灌得饱饱,甜甜地依偎在爸爸怀中的我,偶尔会想起刚刚变成女孩时的日子。

  还记得那时的我,觉得潮吹体质麻烦得要死。

  然而如今的我,想法跟当初完全不一样了呢~?

                En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