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他日晴空】(15)【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15)【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9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他日晴空15(第二卷)

  (如果说第一卷是写挣扎在各自领域小人物的话,那么第二卷就是对各界大人物的意淫了。但因本人没那水平去体验大人物的生活水准,所以也就只能尽量仿真,如有露馅之处,还请多担待)第十五章

  「早,宁总!」

  「早,宁总!」

  两年后某个上班日,早上8点50分,一身西装革履的我准时走进公司,在数十名员工微笑的招呼里,我一边点头致意,一边快步走向我那有些简陋的办公室。

  只不过在进入时,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通知所有人道,「9点10分,所有人来我办公室开会。」

  说完,在员工们的一片哗然声里,我满身疲惫进入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思绪突然一阵恍惚,不禁悲从中来。

  不知不觉,竟都已过去了两年之久。

  自从与晴姐分手后,我就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当中。所幸我当时所在的那家外包小公司工作氛围很好,包括老板梁哥在内,我们都处的十分融洽。后来的半年,通过我们的齐心协力,完成了某资方外包的一款休闲手游。在资方投入到市场上后,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我们公司自此在圈内开始有了些许名气。
  后来我不断学习,吸收同事们给予我的项目经验,并钻研新技术,项目能力一时间得以飞速增长。而不久后,我们公司就意外击败了众多同僚,接到了一个相当大的玄幻手游外包合同,报酬相当于我们这个小公司今后整整十年的运营资金。

  在巨大的诱惑之下,梁哥和我们都欣喜异常,一直信奉机遇稍纵即逝,抓住了就将彻底腾飞的梁哥,当即就表态,立志要打造出一款跨时代史诗级的玄幻手游大作。而第二天,梁哥就在各大招聘网站上开始为公司招兵买马,一时间,我们公司最为鼎盛时,足足拥有几百号人。

  但后来,因为缺乏玄幻动作类手游的经验,再加上甲方突然撤资,并控告我们违反合同规定,最终法院判处我们公司赔偿甲方前期投入以及各方面损失一共2000万元。

  这么多钱,梁哥当然拿不出。在几次申诉失败后,我们公司正式倒闭。
  我犹记得那个深夜,喝的烂醉如泥的梁哥哭了一个晚上。他说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家和公司,一夜之间就什么都没了。他倾家荡产,老婆听到消息后也跟人跑了。

  而那晚过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梁哥,就仿若人间蒸发了一般。

  而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社会的险恶。偌大的一个公司,一夜之间说败落就败落,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

  而那家甲方的做法,直到今天,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后来,不甘心就这样人走茶凉的我,拿出了我这一年来所有的积蓄,再外加四处借债,召集了最初那十多位关系最为密切的同事,建立了一家崭新的游戏研发公司。

  公司很小,我们最初不得不窝在出租房里办公,但我们却从没有为现实所低头。我们团结拼搏,就在那个出租房里,我们做出了一款又一款成本低廉、制作周期极短的迷你休闲手游。

  而这些手游,投入市场后最终达到了我们的预期,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们得以赚到了公司的第一桶金。

  有了资金的积累,我开始为公司做出长远规划。而在与同事们一番激烈的争吵后,我们开始将矛头对准了玄幻动作领域,曾经我们失败过的地方。

  但这次我吸取了梁哥的教训,并没有盲目扩张公司规模,只是仅仅招收了十来位拥有玄幻动作类手游经验的老员工,另外将公司搬进了目前这座办公楼里,当然,我们只租的起一间。

  我们首先是在外包上试水,在成功完成了几个外包项目后,信心大增的我,终于决定自主研发一款成本低廉的玄幻手游。

  而研发成本低廉的手游,这也一直都是我们公司的强项。

  但只是,在玄幻动作这个领域,虽然说是成本低廉,但那庞大的资金还是我所承受不起的。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我决定开始寻找融资。

  于是,大地公司便进入了我们的眼帘。

           (这些背景还是要看一下的)

  ……

  此刻,办公室里,三十多双年轻而富有朝气的眼睛望着我,他们这般突然被我叫来开早会,而今天本是没有会议安排的,当然都很有些莫名其妙。

  这一刻,被大家这样凝望着,我突然感到了自己责任的重大。这一年来,不,对于这里很多人来说,我们已经一起共事两年之久了。

  现在,我不光是他们的老板,更是他们的引路人,带领他们走向赚钱、养家道路的人,甚至有可能的话,还会带领他们走向行业的巅峰。

  所以公司的每一位员工都很尊敬我,即便很多年龄都比我大,资历都比我深。
  「我今天把大家都叫来……」拥挤的办公室内,我竟不知该如何出口,很是怕看到他们失望的表情。

  但最终我还是道,「有件事不得不告诉大家,那就是大地公司于昨晚突然撤资了……」

  「什么?撤资了!?」负责这个项目的华哥顿时惊声道。

  旋即他火冒三丈,「如今大地才刚融了一轮,而且现在项目正是急需资金的时候,他们现在撤资了,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办公室里顿即议论纷纭,这一幕,就好像是当初梁哥的遭遇重演了一样。我怕事态再这样发展下去会控制不住,当即就喝止众人,冷静道,「都别慌!听我说!」

  「我会尽快查明大地这次为什么会撤资,我也会尽全力挽留住他们。」
  「但如果他们执意要撕毁协议选择撤资的话,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会尽快寻找新的融资,毕竟项目现在都已经做了三分之一,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其黄了的。」

  「总之还是那句话,这个项目是我们的心血,我们的孩子,更将是我们今后成功的基石!」

  「所以,拥有无坚不摧信念的我们,又怎么可能会被眼下这区区困难所打倒?」
  我这演讲般的话,顿时就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一时间人人又都恢复了起斗志来。

  而我这些话,无疑是给他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我感叹于我这口才,不去搞传销还真是可惜了。

  「那么就这样,大家都开始上班吧。」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后,我躺倒在办公椅里,疲惫地呼出一口浊气。

  哎,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融资方又岂是那么好找的啊?想我们公司籍籍无名,这个低成本项目本来就没人看好,当初能被大地公司所眷顾,那也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而以目前公司的微薄财力,顶多也就能够支撑这个项目三天时间。

  所以,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当即给大地公司当初的融资负责人打去电话,恳请他们再慎重考虑一下。然而对方却措词强硬地表示撤资是公司上层的一致决定,他们并不看好我们这款廉价手游的前景。

  妈的,想当初为了拿到大地的融资,我可陪着这家伙胡吃海喝了好一阵子,天天陪他花天酒地,然而如今说翻脸就翻脸?一点情面都不讲?

  我骂骂咧咧挂了电话,没有头绪。可是过了片刻,那家伙竟然又打电话过来了。

  「喂,宁总,不好意思,刚才人太多了,不方便说话,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我一愣,旋即惊喜异常,心想有戏,却赶紧谦逊道,「杨哥你这哪里话!哈哈,咱俩什么交情?」

  我说到这里,连我自己都感到一阵恶心,但却堆着笑容,以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真诚一些。

  「那是那是……」对面顿即舒坦的笑了。

  当然了,对面有可能也是装的,逢场作戏嘛。

  但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在一番你来我往的废话之后,对面终于严肃下来道,「宁总,老实说,这事其实我也很惊讶,明明之前运作的一直都很好,可却突然就被上层亲自给喊了停。」

  我皱眉,继续听下去。

  「而以往,这些小资金流动,根本就惊动不了上层那些大佬们的。然后我刚才就偷偷去打听了下,听到了一些传闻……」

  「这样吧,我今天再去多证实一下,你明天等我消息。」

  我点点头,陪上笑脸道,「那就麻烦杨哥了,有空再来玩啊。」

  挂断电话,我这才安心下来。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便出去查看项目进度。
  而公司当天,一切都与往日一样,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动荡。

  ……

  等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看了看表,谢绝了项目经理华哥的晚餐请客,对他道,「华哥,我今天有事,先下班了。」

  华哥笑道,「喂,你一个老板,拜托你有点老板的横行霸道行不行?提前下班还要跟我这个小喽啰报告吗?」

  我无语道,「我这是在展现以身作则的领导态度好不好!」

  华哥顿即鄙视道,「以身作则?那好啊,早退那可是要扣工资的,这个月你工资扣1000块怎么样?」

  我睁大眼,「我去,这么狠?那……那我还是横行霸道一点吧!」

  说着,我便大摇大摆,十分张狂的出公司而去。

  ……

  自从与晴姐分手后,我都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她了。

  而这两年来,我一直都醉心于工作,根本就没有精力去经营一段像样的爱情。所以在这两年里,我只有少之又少的性,没有爱。

  也或许,是因为我一直都忘不了晴姐的缘故吧。

  晴姐那张清冷寒玉般的脸颜,那漆黑好似穿透一切的双眸,以及那幽暗的楼梯高处,晴姐的满头长发和满脸泪水,我怎么也忘不掉,甚至开始深深地思念。
  可是一想到她曾经那么放荡的模样,被刘满贵压在身下娇喘呻吟的淫靡画面,我就不禁一阵心痛,再也不敢去想。

  没错,直到如今,我对晴姐曾经的种种,依然还是无法释怀。

  不过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临分手前劝她的那句话,要爱惜自己,她开始时似乎是做到了。因为江导那部网剧在播出后,虽然如今早已沦为了一纸笑谈,但不可否认的就是,演员名单里没有晴姐。

  所以我敢肯定,那天晴姐并没有去赴江导的「约」,只是从那以后,晴姐就失去了踪迹。

  我期间有去过晴姐所在的经纪公司打听,但却被告知晴姐已决心离开演艺圈,早就已经与公司解约,不知去了哪里。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虽然有过短暂的担心与紧张,但细细想来,便认为这样也好。因为晴姐至少是离开了这个圈子,没有了那些肮脏的交易与丑陋欲望,如今或许是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了吧?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晴姐以前所在的那家经纪公司,竟然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今年竟有两位艺人相继被某影业集团相中,出演了上半年热播的两部古装大剧,从而一举闻名。而那位我一直都记挂着的李总也沾了旗下这两位艺人的光(虽然第二天就被大公司挖走了),身价一路水涨船高,逐渐步入了成功人士行列。

  而我说晴姐开始时似乎是做到了,因为就在这个冬天刚刚来临之际,又一部IP大剧的热播,将我内心震撼的无以复加。

  这是一部由网络最着名的玄幻小说改编而来,本身就拥有数千万的书迷粉丝。所以当这部大剧热播时,整个冬天都变得不一样了。

  而这部剧的女主角,身为一门之主,外表清冷、实力逆天、一举一动都诠释着骄傲与高贵的唐妃月(虚构,可参照斗破苍穹中的云韵),出演者正是失踪了近两年的晴姐!

  「哗!」

  广场上,突然起风了。

  我站在广场中央,抬头失神地看着那摆放在最显眼位置的巨幅宣传海报。只见上面《神女传》(虚构)三个大字如蛟龙出海,镶金镀银。而神女传左侧,一袭白衣白裙的晴姐擒剑而立,清冷绝艳的美丽脸颜令人不敢直视,一头三千青丝随风飘摇。

  那是怎样的一副高贵圣洁啊!此刻晴姐那双漆黑好似穿透一切的眼眸直视着我,我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快看,是唐妃月欸!」

  稀疏的人群里,耳边传来一阵惊叹声。

  「哇,这里竟然有她的海报!我跟你说,神女传现在超火的,她现在也超火的!」

  「这还用你说!我可是原着党,一直都是唐妃月的忠实粉呢!没想到这次制作方竟然这么良心,这唐妃月简直就和原着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美貌和气质都堪称神还原!」

  「对对对!而且演唐妃月的这个明星叫唐晴,也姓唐!我觉得唐妃月这个角色就是为她量身订做的!制作方这次真是太有眼光了!」

  「走!赶紧过去拍照发朋友圈啦!」

  两个女孩激动的经过我身旁,急急忙忙拍照去了。而我却怔怔地抬头看着,心想晴姐,两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只是你,依然还是没能走出这个圈啊。我不禁心中一疼。

  可是看着晴姐如今这般大红大紫的模样,虽然当初第一眼看到这部剧时非常惊讶,惊讶于女主角竟然会是已经离开娱乐圈的晴姐,但或许这就是她想要的呢?
  晴姐,虽然不知道这两年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还要回来,但很显然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晴姐了。现在的她,才真的称得上是足够的高贵和惊艳。
  而唐妃月这个角色,鉴于和她本人性格很像的缘故,可谓是本色出演,所以一开播就圈粉无数。

  「喂,空哥!」

  就在我思绪这般凋零之际,突然左手被人打了一下。

  我微微一笑,向左手边看去,却是空无一人。

  「啦啦啦啦——笨蛋空哥!」

  我感觉到右手被一双小手拉住,顿时一道清丽俏皮的倩影映入了我的眼帘。
  只见眼前的女孩长发飘飘,脸颜和晴姐竟有些相似。一样有着细长的黛眉,漆黑富有灵韵的眼睛,冰凉的薄唇。只是神韵与晴姐却是大相径庭,女孩一看就属于那种鬼灵精怪、俏皮可爱的类型。

  而女孩穿着一件修身的卡其色风衣,风衣敞开着,露出里面微微耸起的紧身毛衣。脚上则穿着一双高高的皮靴,别提有多潇洒。

  这时候冷风吹来,吹起女孩耳边的发,顿时露出一截白皙可爱的耳朵,以及那闪闪发亮的耳钉。

  我见状,顿时坏笑起来,「呦,这是哪家的小姑娘,长的这么水灵,没人要我可就抱走了啊?」

  说着,我伸手就在她圆滚滚的臀部拍了一下。

  女孩「啊」了一声,旋即小脸羞红,她恨恨抓住我的手,看了看左右,这才瞪了我一眼道,「流氓!讨厌!」

  我不以为意,而我此来目的,也正是为了接她。当下我看了看表,故意皱起眉头道,「你今天放学可要比平时早了有20分35秒啊?唐瑶同学,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

  是了,眼前的女孩,名叫唐瑶……

  是不是很巧?当初我在第一次遇见她时也是这样觉得,随后就毫不讲理的开始频繁接触。而她如今就在这附近某大学读大二,小丫头可爱到不行。

  额,她和我的关系?咳咳……

  是我的……干妹妹……

  唐瑶此刻俏皮的将双手背于身后,俏生生立于我身旁道,「嘻嘻,如果人家告诉你,其实我是提前溜出来的,那你会不会揍我?」

  「什么,这不就是早退吗!?好啊,看我回去不揍哭你!」

  唐瑶瞬间就不依了,将皮靴蹬的蹬蹬响,「空哥坏蛋!」转而她又害羞起来,「嘻嘻,人家还不是想早点见到你嘛!」

  想到什么,她转而好奇道,「对了,刚才空哥在看什么呢?看的魂都没了。」
  说着她扭头看向远处高楼上悬挂的神女传巨幅海报,顿时不满道,「哼,我说在看谁呢,原来又是她!我说空哥你一个大男人,天天抱着神女传这样的小女生电视看也就算了,这都出来约会了,就不能多看看人家啊!」

  看着面前这尊噘着小嘴的小姑奶奶,我只得像往常那样循循善诱道,「瑶瑶,我不是说过吗?这个明星唐晴……」

  「哼,你还真关注她啊,连演员名字都知道了?」唐瑶说着抱胸将头向左边一撇,清丽的发丝遮住了脸,表示不理我了。

  我苦笑,「唐晴现在这么有名,是个人都会知道吧?」

  「那我为什么就不知道啊!」唐瑶瞪了我一眼,再次将头一撇,又不理我了。
  我那个泪啊,只好用出了杀手锏,「好好好,我从实招来就是了!」

  然后我用着古怪神色道,「瑶瑶,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唐晴,和你长得很像?」
  唐瑶「啊」了一声,这次终于将头给转了回来,定定看向那巨幅海报道,「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唉……」

  「其实也没怎么像啦!我超美的好么!」但很快唐瑶就又否定道,还是那样,将头一撇,又不理我了。

  「那会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啊?」我试探问道。

  唐瑶顿时又瞪了我一眼,「我看她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才对!不,应该是失散多年的梦中情人!」

  咳咳……小姑娘,眼神不错嘛,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唐瑶睁大眼睛,「不是吧……你该不会真这样想吧?呸呸,太不要脸了!」
  我这才发现我此刻的笑容有些猥琐,但想一想,却不以为意,反而柔下声揽住她的腰肢道,「那还不是因为她像你啊?你看,我每次在电视里看到她时就好像看到了你,而看到了你心情自然就好了,什么烦恼都一扫而空了。」

  我这并不是胡编乱造,更不是用来哄骗小女孩的把戏。唐瑶确实是这样一个富有活泼因子的女孩,所以我每次有了烦恼时就会约她出来。

  这时候,唐瑶俏脸抹现一丝羞红,她白了我一眼,打开我的手,向前走去,「哼……不理你了!」

  我笑了笑,赶忙追上去,「我说,你要再不理我,人家蛋糕店可就要关门了。」
  唐瑶踩着皮靴在前面走的风风火火,卡其色风衣迎风摇摆,露出那一截修长的玉腿,「我不管!今天是我生日,如果晚上我吃不到蛋糕,你就再也别想见到我啦!」

  ……

  就像唐瑶所说的,今天是她生日,作为干哥哥的我,自然要腾出时间来陪她。
  随后我们去了附近商场逛到黑夜,然后就近开了间宾馆。没办法,兵贵神速嘛。

  「喜欢吗?」

  昏暗的光线下,我将蛋糕放到她面前,上面20根蜡烛映照在她那天真欢喜的俏脸上。

  唐瑶看了看我,「喜欢。」

  「有多喜欢?」

  「好喜欢好喜欢。」

  我不禁一愣,似是想起了某些往事,旋即我笑道,「快许愿吹蜡烛吧。」
  「嗯!」

  良久,当我们两人打打闹闹将蛋糕吃的差不多时,我毫无征兆的就将她给推倒在了床上。

  那个,干妹妹,自然是用来干的,否则谁闲的蛋疼去认干妹妹?

  「……坏蛋……放开我啊!」

  我将唐瑶压在身下,嘴巴吻在唐瑶光洁精致的俏脸上,她细哼反抗着,冰凉的薄唇却立刻就被我吻了个结实。

  「唔唔……」

  唐瑶小手在我胸膛微微推拒一番,便情动地紧紧抱住了我,任由我施为了。而她的薄唇也开始热情地回应我,在我用舌头撬开她的小嘴后,一条香滑的小舌头立刻就缠了上来。

  「嗯嗯……」

  我吸允着她香舌的芬芳,她浓密的长发铺在床上,我轻抚着她的发丝,她高挑清香的身子便开始扭动起来。

  我的手这时候滑落下去,落在她紧身毛衣的胸口,一手握住其中一个椒乳,隔着紧身毛衣忘情地揉捏。很快,唐瑶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湿热的气息喷吐在我的口腔之中。

  我的嘴巴却是没停,吻的更加投入和耐心,舌头不住搅拌着她的口腔,几乎要将唐瑶小嘴内都舔个遍似的。而揉搓她乳房的手,这时候也急切地来到毛衣下摆,从下摆伸进去,隔着胸罩继续揉捏起唐瑶的乳房来。

  紧身毛衣在我手臂的动作下,此刻已经被带到了胸部位置,使得唐瑶光滑平坦的雪白小腹都露了出来。在揉捏几下之后,我用手指便推开薄纱胸罩,终于握在了她那温热柔软的乳房上。

  唐瑶的身子一颤,她唔唔道,「好凉……」

  「乖,一会儿就不凉了。」我嘴巴离开她的唇,低声道。

  唐瑶有些迷离的眸子眯成了一道细线,她细声嗔道,「嗯……空哥真讨厌,过生日也不放过人家……」

  「这不是好久都没做了吗?我快要憋死了。」我歉意道。

  唐瑶闻言,含情眸子注视着我,她一双细白葱玉的手臂勾上我的脖子,娇滴滴道,「那也不见你来找我?」

  「这不是工作忙嘛。」我干笑敷衍着,再次对着她的薄唇吻下去,顿时,她便又深情地回应起来。

  「嗯啊……」

  她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

  而我的手则一直都没离开过她的秀乳,乳房滑腻柔软,好似要融化在胸口似的,被带起来的紧身毛衣下,微微能看到露出来的那一抹香艳乳肉。我温柔的抓捏着,指缝之间,夹着唐瑶的乳头,乳头已经开始充血发硬了。

  唐瑶的乳房并不大,至少相比于晴姐是这样。但贵在乳房挺拔,而且乳型很美,雪白饱满的乳肉上,有着硬币大小的乳晕,乳晕中间,粉嫩嫩的乳头如含苞待放,令人迷醉。

  平日里,特别是弯下腰之际,唐瑶的乳房完全就看不出任何娇小模样。特别是戴上文胸之后,胸前鼓胀胀的,总让人心生涟漪。

  而此时,我一手轮番揉搓着唐瑶那对美乳,悄悄地,另一只手却已经摸到了她紧致的大腿上,在摸了摸她细长笔直的玉腿后,便迫不及待地摸向她的腿间,准确找到阴户位置,轻轻按压抚弄起来。

  「嗯……」

  唐瑶最敏感的地方受袭,顿时使劲地夹紧大腿,将我的手夹在了腿间,温热从腿间深处传来。

  我的手尚还抵在唐瑶的阴户上,被夹得动弹不得。就在我想将手抽出来,另寻他计时,却突然感受到她的大腿微微松开了些,我不由再次抚摸阴户,她却又夹紧了。

  如此反复,直到最后,她却是夹着我的手,大腿自己摩擦起来。

  与晴姐不同的是,我认识唐瑶时,她依然还是个处女。而她的一血,当然是被我拿了。

  但只不过,我与她的关系,却又有些复杂。或许就像晴姐与刘满贵一样,我们属于各取所需。我从她身上得到性,而她从我身上得到能够让她基本满足的物质需求。

  所以在做爱上,唐瑶还是很稚嫩的。

  「来,把衣服脱了。」

  在抚摸亲吻了一阵后,我起身,示意她脱衣服。

  唐瑶白了我一眼,坐起身,却听话地开始一件件脱衣服。等到她脱的只剩下内裤时,我已经全身光溜溜地挺着一根肉棒站在她面前了。

  「哎呀,你真恶心!」唐瑶顿时蹙紧秀眉,露出嗔怪神色。

  可随即,她的目光却是动也不动落在我的肉棒上,看得有些发呆。我发现她胸前两团挺拔的乳房微微起伏,乳头亦是俏生生挺立。

  「是不是想要了?」我坏笑道。

  唐瑶将枕头扔了过来,「你不要脸!」

  「对,我不要脸。来乖,先帮我含含。」我厚着脸皮说着就上了床,双手扶着肉棒就朝她嘴边递去。

  唐瑶俏脸倏地飞出一朵红霞,她瞪了我一眼,同时半裸身子向后缩去道,「呸!才不帮你……」似乎对于这最后一个字很是难以企口,她在停顿足足数秒后,才红着脸接着道,「含呢!」

  「呦呵,还反了你不成!」

  「含不含?」

  这小丫头,难道每次口交都要用强才行?

  当下我开玩笑般,假装露出凶神恶煞的神色,上床就去捉她。

  「就不……含!」

  而唐瑶霎时间就跑下了床,跑路去了。

  「含不含?」

  我立马跟在后面追,但房间实在太小,完全就不够我们发挥。

  唐瑶「咯咯」在前跑着,胸前一对白兔蹦蹦跳跳,她突然回眸笑嘻嘻道,「你来抓我呀?抓到我,人家就给你……含!」

  这小丫头……

  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魅惑这招?

  霎时间,我胯间的肉棒就挺立起来,然后看着唐瑶竟然自投罗网地跑进了浴室,我露出阴笑,大摇大摆走进去。

  「哗哗哗!」

  然而就在我刚进入浴室时,却顿时就被突来的水光给喷了个全身!

  「哈哈,笨蛋空哥,让你欺负我!」耳旁传来唐瑶的娇笑声。

  我赶紧抹了抹脸,就见到唐瑶站在浴缸里,正拿着莲蓬头在朝我作怪。我气的哭笑不得,幸好这是热水,否则要是冷水,还不得凉死我?

  「你这鬼灵精怪的小妞,看哥哥今天不好好治治你!」

  当下我快步就冲了上去,在唐瑶「啊」的一声扔下莲蓬头想要逃跑之际,我眼疾手快就将她抵在了浴缸边缘,然后将她强行按身下去,蜷坐在浴缸里。此刻被扔在浴缸里的莲蓬头向上喷洒出的水流,刚好喷在了唐瑶的嘴巴和胸前。
  我立即挺起胯间的肉棒,在水流如注里,一下就插进了她湿热的小嘴中。
  「呼,这下舒坦了。」我感慨道。

  (因为怕剧情太短,所以这里就开了个妹子支线,用来支撑这段职场起伏中没有肉戏的枯燥,反正就是强行肉戏。但我首先申明,唐瑶这妹子只是个客串,她与宁空的关系很现实,也很毁三观。)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