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SM度假生活】(07-08)作者:DevilMayCry
【SM度假生活】(07-08)作者:DevilMayCry
字数:58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

   越野车在高速路上疾驰如飞。

   我握着方向盘,心里充满了对未央——这个坐在身边的神秘女孩——的好奇。
   比如她和真由子女王是什么关系?女王大人对她显然不是驱使奴隶的态度, 但未央对女王大人却毕恭毕敬。不是主人与奴隶的关系,却有点像上司与下属。 话说回来未央到底是S女还是M女?真由子女王没有介绍未央。

   而且「未央」这个名字也不同寻常,倒不是说这个名字在日本稀见,而是我 们这个圈子通常会取那种「日本风」很浓的名字。「未央」在作为日本姓名之前, 已经是汉语中的固有词汇了吧。

   不妨就从名字着手问起。

   「未央小姐,」我打着方向盘看似无心地问,「你的名字挺好听的,有什么 出处么?」

   「啊,你说『未央』?」未央捋了捋耳边的短发,「本来不是这两个汉字的, 跟别人重了,这才改的。」

   「呵呵,」真由子女王在后座突然别有深意地笑了,「未央改名这事儿我知 道,还有一段儿故事呢——」

   「诶,真由子小姐!您就别拿我开玩笑啦…!」

   未央有些着急地打断了真由子女王的叙述,真由子女王也只是轻笑,不再开 口。

   「倒是真由子小姐您,还是不玩Les么?」

   「嗯,我可不像你,彻头彻尾的双性恋。」

   真由子女王不玩Les?可是深雪最开始不就是真由子女王的奴隶么?我有 些好奇:

   「真由子——小姐,」我硬生生把嘴边的『女王』二字咽下去,「深雪在做 我的奴隶之前,不是接受过您的调教么?」

   「啊,主人,」深雪连忙接过话茬,「女王大人会调教虐待我,但不会和我 进行Les性爱,就是那些…主人您也知道的…」

   「嗯,我不会和深雪做爱,不管是用假阳具还是所谓的『磨镜』,」真由子 女王的语气十分平稳,与慌张的深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位未央小姐可是相 当迷恋女性的肉体,如果换她坐在后座,深雪恐怕早就高潮两三次了吧。」
   深雪的俏脸估计又羞得通红了吧,我的角度无法从后视镜看到。

   我对未央感到越来越好奇了,同时也意识到,她成功地把话题转移到了别人 身上,我一时间无法再进一步询问未央的事情。

   沉默的气息短暂地支配了车内的空间,突然未央开口道:

   「对了,真由子小姐,您带雨伞了么?」

   「没有,会下雨么?」

   「听说会下,但不太确定是哪天,要不查一查吧。」

   未央说着,随手拿起我放在车窗前的手机,轻巧地点开了浏览器。

   这时我真痛恨自己图方便,没有给手机设置锁屏密码。但即便设置了,未央 也总有办法问出来吧。

   「嗯哼…」未央愉悦地哼着小曲,手指快速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点击,我甚 至不敢用余光去看她的表情。

   「就是明天呢,中雨转大雨…啊,后天和大后天也有雨。」未央笑吟吟地放 下我的手机。

   「别墅里没有多余的雨伞么?」

   「大概总共只有三四把,怕是不够呢。」

   真由子女王和未央的对话,我完全没有听进耳朵里,满脑子都是手机被未央 看到了这件事。当时的浏览器应该正停在我平时浏览的M论坛,M系资源聚合。 该论坛从名称来看似乎是兼容并包了「各种M系资源」,但实际上只有M男的资 源,几乎没有M女相关的东西。应该说几乎全部注册用户都是M男,少数有一两 位女性露面,也是偏S的那种。

   自称S男的我,却在浏览这种绝无M女性出没的论坛,如果未央当场质问起 来,我该怎么回答?

   所幸接下来未央并没有提及手机的问题,话题转向了这次SM度假旅行的情 况。我不敢插嘴,听了一会儿,得知别墅的所有者是个S男,举办这次度假的也 是他,但他有事还在外地,今晚才能赶到。而我们大约下午四点就可以到达,各 自休息一下,晚上八点钟会聚在一起,决定怎么安排我们八个人之间的SM关系。
   随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车子也驶进了第二个休息站。按照预定的计划, 真由子女王和深雪在车内休息,我去站内的快餐店买些速食回来。

   「真由子小姐,我和新治先生一起去吧。」

   未央突然提议,我心口一紧。真由子女王却不以为然:

   「不用,定好了由新治去买午餐的。」

   「我看那边有家生活用品店,应该有雨伞卖,去买三四把比较好吧。新治先 生一个人,恐怕拿不了那么多东西呢。」

   这番话合情合理,真由子女王也顺理成章地同意了。我和未央两人下车,郊 外的风远比市区来得强烈,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更明显了。

   未央径直向生活用品店走去,步伐不缓不急,很有职场女性的英气。我跟在 后面,眼睛盯在她的丝袜美腿上。强制要求工作的女性穿一身丝袜高跟鞋,有权 有势的男人真会制订一些满足眼福的社会规则。假如这世上90% 的资本家都是 女性,男性会被要求作何打扮呢?

   走到店门前,未央却没有进店,绕向店后走去,同时头也不回地说:

   「你跟我来。」

   短短的四个字,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S口吻。我自知被未央拿捏着把柄,只 得低着头乖乖跟着她来到店后,一片不大的空地上。

   「未央小姐,咱们不是要…?」

   「还在装什么,M男?想做奴隶就自己跪下。」

   未央的淡眉轻轻挑起,似笑非笑的表情夹杂着鄙夷与傲慢。这一刻我深切地 感受到了未央的S性,但我还试图拼死挽回自己的尊严:

   「您、您说什么呢!我可不…不是M男!」

   「哦?『S男』新治大人没事儿用自己的手机逛M男论坛,还在看什么小说 来着…?自己拿出来!」未央的表情变得严厉,被她的声音威慑着,我不由自主 地拿出了手机…

  「哦,对,是这篇。」未央故意一字一句地读出屏幕上的文字,「夫妻奴隶 (完),短篇自白,M女第一人称讲述。作者,DevilMayCry。什么 名字,『恶魔五月哭』?」

   「应该是『鬼泣』——」

   我的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脸上挨了未央一记耳光。

   「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变态的M男没资格顶嘴。」

   「我、我不——」

   「哈哈,真正的S男被女人掌掴了会像你这样红着脸争辩『我不是M男』?」 未央不屑地笑出了声,突然伸手握住了我的下面,「果然呢,光天化日之下,被 女人打了一耳光辱骂了两句,就不知羞耻地硬起来了呢。」

   「我…我承认自己确实被真由子…女王调教过,但我也是有S——」

   「变态M男,我对你这种只有被女人侮辱才会兴奋的身体毫无兴趣,我想征 服的是深雪,她被你这种M男调教还不如跟了我这个女人。」

   深雪是真由子女王赏赐给我的女奴隶,我也是真由子女王的奴隶。虽然未央 很有S性,但我还是强忍住给她下跪表示服从的欲念,尽力提起声音说:

   「深雪现在还是我的奴隶,你想征服她,也得看今晚大家商定之后的情况。」
   「哼…?」未央冷笑了一声,松开了握住我下面的手,「喜欢『夫妻奴隶』 的都是寝取M男。现在不把你的奴隶献给我,今晚让你更加屈辱地请求我征服深 雪的身体。」

   我没有回答,未央头也不回地走掉了。我连忙跟上未央,和她一起去买了雨 伞和快餐。

   回到车上,未央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甜甜地笑着给大家分发食物。女性 为了保持身材,对这类西式快餐一向有所控制;而我仍然处在不安的心理波动中, 也没有什么胃口,最终浪费了一大半。

   离开这个休息站,就换做未央驾驶了。我坐在副席上,快速把手机浏览器的 记录全部清空。也许是昨晚睡得太少,昏昏沉沉地,我竟倚着靠背陷入了梦乡。
                 (八)

   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夕阳从车窗洒进来,灿烂的金黄色稍稍有些眩目。
   我喝了口水。驾驶席上的未央微笑着:「这都要到了,睡得真足。看来晚上 能玩到尽兴了呢。」

   不知是不是刚睡醒,头脑还不清楚,听到未央这话,我竟想象出一幅八人在 大厅里群交的混乱场面,甚至可以说有些滑稽。

   「我说…未央小姐,晚上到底要怎么玩,难道大家聚在一起…?」

   「聚在一起?开茶话会?新治先生,你真的是资深SM爱好者么?当然是各 自在房间玩了。」

   「诶,也就是说,深雪仍然是我的奴隶,今晚我可以在房间肆意调教她了?」
   「不,原则上来讲从踏进别墅时起,之前的所有主从关系就都作废了,所有 人到齐之后,会确定新的主从关系。」

   主从关系作废,也就是说我和真由子女王也…?我回头窥视了一下,真由子 女王的表情波澜不惊:

   「挺好的,这样才玩得开。」

   没过多久,车子到达了目的地,B市郊区的一所高档小区。各个楼座并不是 统一规格,有楼房,有联排别墅,也有真正的独门独院。

   未央把车子开到一家独院别墅的地下车库,我们下了车。由于真由子女王调 教过我的事情已经被未央知道了,我也不再强装与真由子女王的平等关系,而是 恭敬地为女王大人打开车门,像仆人一样为女王大人提着行李。

   未央与我并排走着,深雪亦步亦趋地跟在我的身后。我再怎么在深雪面前假 装S,臣服于真由子女王的变态M性还是时时暴露在了她的面前,深雪对我的臣 服也只是表面上的吧,只是为了做M享受被虐的快感,想必内心还是鄙夷我这个 狐假虎威的M男…

  出了地下车库,就是别墅的门前。是一座南向二层的别墅,酒红色的木制大 门,金灿灿的兽头拉环,目测面积虽不是十分大,但很有一种奢靡的华贵感。想 到要在这里抛开一切社会身份,度过主从地位分明且淫乱的一星期,我微微听得 到胸腔内传出的砰砰声。

   未央打开大门,做出迎宾小姐一样的礼仪:

   「三位请进,看来其他人还没到呢。」

   为什么别墅的钥匙由未央掌握,看起来她好像是别墅的常客一样。真由子女 王坦然地走在前面,似乎也不是初次来此。只有深雪和我一样,有些好奇地四处 张望别墅的构造。

   「今天有些累,我先去楼上休息了。」真由子女王大概在车上没有睡,有些 慵懒,「人到齐了的话敲门把我叫起来。」

   我应了一声,拎着行李跟随真由子女王上了二楼。二楼的构造十分简单,正 面、左、右,三扇一模一样的房门,向大门的是护栏,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楼的大 厅。

   真由子女王居住的是西边的房间,房门没有锁,我跟着女王大人进门,屋内 的构造酷似酒店客房,地毯、双人床、沙发,也有带淋浴的卫生间,但面积显然 要大一些。

   「真由子女王,」我放下行李,忍不住压抑了一天的M性,主动给真由子女 王跪下了,「奴才给尊贵的女王大人磕头,求女王大人肆意玩弄变态的M男奴隶!」
   真由子女王笑了笑,坐到沙发里,穿着黑色高跟鞋的鞋尖点了点面前的地毯, 示意我跪爬过去。我明明没有戴着项圈,却像被牵住一样身不由己地跪爬到真由 子女王的脚下,把头深深地伏低。

   「做了深雪的主人,M性不但没减弱,反倒见长?」真由子女王随意地踩着 我的后颈,这是我和女王大人对话时最常见的姿势。

   「是,女王大人。奴才没有S性,奴才是被真由子女王调教出来的纯M男, 谢谢尊贵的女王大人把奴才从S男调教成不被女性侮辱就硬不起来的彻底M男奴 隶!」

   「那你不想调教深雪,更想被深雪那个M女调教?」

   「是,真由子女王…奴才是愿意被M女性调教,服从于M女性的管理的变态 奴隶…」

   「你下去可以重新请深雪做你的主人。也可以去求未央啊,她应该比深雪更 愿意调教你。」

   「可是奴才是…奴才是真由子女王的专属奴隶…」

   「呵呵,」真由子女王虽然笑了,但声音更加严厉,「现在是主从关系作废 期间。你想做我的奴隶,今晚重新决定主从关系的时候再请求不迟,晚上之前的 这段时间你可以去求别人调教。」

   「是,真由子女王…」

   真由子女王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

   「度假结束后你还是我的专属奴隶,新治,而且要用更加恭顺的态度绝对服 从于我的美脚。」

   我屈服地跪在真由子女王脚下,被女王大人傲慢的声音和语气彻底慑服,大 声承认自己臣服于真由子女王的脚支配。在得到女王大人的允许后,才磕头起身, 恭敬地倒退着离开女王大人的房间。

   下楼之后,能听见未央和深雪的讲话声,两人却只有行李留在大厅。我环顾 了一下,一楼与二楼构造基本相同,正面是与二楼同样的房门,右手边看起来是 一座浴场,未央讲话的声音是从左手边传来的。

   我循声进了左手边的屋子,发现这是一间不小的餐厅兼厨房。未央和深雪正 对坐在桌子两边,看起来已经颇为熟络了。见我进来,未央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上去那么久,被女王大人好好疼爱了?」

   我脸上一烫,没有回答未央,抽出椅子坐在深雪旁边。

   「我刚才正问到深雪,愿不愿意继续做你的奴隶。深雪,你再回答一遍给你 的主人听听。」

   「在重新决定主从关系之前…我愿意继续做新治大人的奴隶…」

   「哈哈,新治,『重新决定主从关系之前』哦。深雪现在勉强做你的奴隶, 内心也渴望被真正的S男调教吧?」

   深雪被S男调教…?我试图在脑海中构建场景,却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 觉。兴奋?期待?反感?厌恶?我一时分辨不清。

   「新治,现在没人不知道你的M本性,也就不用再装了。」

   「我虽然是M男不假——」

   「我要在这里强奸深雪,你喜欢么?」

   诶!?

   没想到未央竟然如此突兀地提出,我有些慌神,不知道怎么回答。

   深雪显然也大受动摇:「这、这里不行的吧,未央姐…万一后面来的人…」
   「喜欢受虐的M女只有撅起屁股请求插弄的份儿,我在和你的主人谈判。放 心,姐姐的假阳具比这个M男的小牙签儿强多了。」

   「新治,到底怎样,你愿意么。」

   「我…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

   「作为你把女奴献给我的奖赏,你可以跪在我和深雪的身后,近距离看着深 雪怎么被女性征服身体,嗅着两位美女私处的淫靡味道,套弄你的M肉棒,射出 下贱的受虐汁来。」

   未央的一番话让我的阳具突然胀大起来了,不能否认,这正是我平时手淫经 常幻想的场景之一。未央看起来像个精明干练的女秘书,实际上果然是经验丰富 的女性,我这样的M男的下贱性癖,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未、未央姐!」深雪被未央描述的场景说得满脸绯红,「不要让男人在后 面看着…太…太羞耻了…」

   「呵呵,只是不要男人看着?被作为女性的我插弄却是要的?」未央突然起 身,把深雪推在墙边。

   「未、未央姐…」

   「但是你是新治的奴隶啊,不让新治跪在咱们后面发情地嗅女性的味道,他 可不会把你献出来供我品尝呢。是不是,新治?」

   「唔…嗯…」我吞着口水,呆呆地望着发生在眼前的这幅职场女性与女大学 生的Les好戏。

   「未央姐…我不想那样的时候有男人在后面手淫…那样…太变态了…等晚上 确定了新的主从关系再…可不可以…?」

   未央像是思考了两秒,突然低下头强吻了深雪。毫无准备的深雪膝盖一软, 纤细的腰肢随即被未央抱住。未央的深吻很有舌技,接吻的声音和深雪的娇喘声 混在一起,勾得我也迫不及待地想发泄欲火了。

   强吻大约持续了一分钟,未央才放过深雪,把她按回到椅子里:

   「好久没玩到这样的小雏儿了,这次先放过你,好好休息休息,今晚姐姐要 通宵把你的清纯身体开发成离不开同性的小荡妇。」

   深雪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顺从地目送未央离开餐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