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吃掉青梅竹马】(01)【作者:九叶草】
【吃掉青梅竹马】(01)【作者:九叶草】
字数:72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凌,小凌,快醒醒。」

  在半梦半醒之间,徐凌感觉自己正在被人摇晃,柔美的声音正在不断的呼唤着他的名字,想将他唤醒。

  徐凌奋力的睁开双眼,挣扎着从冰凉的石板上坐起身,环顾四周,昏暗的房间,华美的装饰,古朴的仿佛宫殿一般的房间透露着一种历经无尽岁月的沧桑古朴之感,整个房间被位于中央的祭坛占据了约十分之一的空间,仔细看去,一块晶莹剔透的紫色宝石被静静的放在祭坛中央,在数十火把的照耀下,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辉。

  「这是,哪里?」

  徐凌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昨晚在进行了一些剧烈运动之后便直接在家中床上睡下了,不知为何,被人摇醒之后便来到此地。
  徐凌转头向着房间里除了自己唯一的人看去。

  「你是……丁琪?」

  徐凌有些愕然。

        ——————————————————

  曾经。

  两人坐在床边,却相顾无言,双方均是面色微红,但两只手掌却是紧紧的握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给彼此带来的温暖。

  最终,还是徐凌作为一名男人,掌握了主动,他站起身,走到丁琪的面前,双手捧起她的面颊,俯下身来,轻轻吮吸着她那两瓣樱花色的嘴唇,两人深情的目光交接,丁琪看着徐凌那深邃的双眸,眼中渐渐泛起了迷醉之色,感受着嘴唇被吮吸的快感,丁琪将双眼闭上,任由徐凌将她压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徐凌将丁琪压倒在床上之后,并没有急切的脱衣,他一只手放在丁琪的脑后,轻抚着丁琪秀发的同时也让她无法逃离,舌尖轻启贝齿,两条舌头紧紧的交缠在了一起。

  徐凌另一只手责揉捏起了丁琪胸前饱满的乳房,柔软的触感令徐凌欲罢不能,越是揉捏,越是不想放手,仿佛手掌被紧紧的吸住了一般。

  丁琪只感觉全身酥麻,仿佛力气都被抽干,只能瘫软在大床上,香舌迎合着徐凌的亲吻,身体却任由他亵玩。

  因为是夏天,丁琪身上除了内衣之外,紧紧穿着一件T恤和一条短裤,小麦色的肌肤光洁无暇,充满着诱人的美丽,纤细的十指抓着传单,抵抗着来自身体的快感,两条修长的大腿骨肉均匀,完美的腿型在诱人的肤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完美,现在却轻轻地摩擦着,一种湿润的感觉逐渐蔓延开来。

  但丁琪最美丽的,还是那一双樱花色的唇瓣,那诱人的嘴唇一张一合之间,还有那诱人的无比的小香舌,无不令人联想到床。

  在加上俏丽的面容,胸前丰满的一对乳房,纤细的腰肢,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甚至隐约透出诱人的人鱼线的小腹,怎能不令男人痴狂。

  最终,还是徐凌采到了这朵玫瑰,两人虽然自幼便是青梅竹马,但是徐凌认为,能够追求到丁琪,是他的幸运,毕竟追求她的人不少,其中条件比自己好的人并非没有,他也曾问过丁琪,为什么会选择自己,虽然丁琪听到这个问题表示很苦恼,但是还是给了他答案。

  「要说为什么的话,除了咱们是青梅竹马之外……大概就是你的眼睛了。」
  「眼睛?」

  徐凌当时有些疑惑,一只手环住她的纤腰,将丁琪在怀中抱更紧了一些,另一只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双眼。

  两只柔嫩温暖的手按上了徐凌的脸颊,丁琪将头向后仰去,美丽的眸子和徐凌疑惑的双眼对上了视线,徐凌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看着自己女朋友很少见的调皮模样,还是将疑惑抛弃,轻轻的抓住覆盖在自己脸上的手掌,眼神之中充满了温柔的笑意。

  丁琪那俏丽的脸颊突然一红,连忙将视线转开,嘴中嘟囔着:「对,就是这个表情,太犯规了。」

  随后不等徐凌说些什么,慌慌张张的将手从徐凌的手中抽了回来:「好了好了,都这么晚了,我也有些困顿了,就先睡了。」

  说完急急忙忙的脱离了徐凌的怀抱,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徐凌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这才七点吧……」

        ——————————————————

  徐凌将丁琪身上的T恤从下往上掀起,而丁琪也配合的将双手举到头顶,白色的T恤被脱掉,徐凌右手轻轻抚摸着丁琪光滑的裸背,丝滑的触感让徐凌爱不释手,摸到背后的扣子,徐凌轻轻一拨,两团硕大饱满的蜜色乳房从束缚之中解放了出来。

  「呀!」丁琪没想到徐凌动作这么快,在没做好心里准备的情况,下意识的将两只手臂挡在胸前,纤细的玉臂挤压着饱满的双峰,蜜色的乳肉被挤压的变形,显得更加诱人。

  徐凌看着丁琪这个羞涩却又魅惑至极的动作,心中欲望越加高涨,他将丁琪遮掩在胸前的双臂,轻轻的将它压在头顶。

  「真漂亮。」

  徐凌不禁发出了这样的赞叹,丁琪的肌肤光洁完美,饱满的蜜色乳房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沉甸甸的乳肉充满着想让人揉捏的冲动,诱人的粉红色乳晕仿佛吸引着人去吮吸。

  「好害羞……」

  丁琪不安的扭动着那凸凹有致的身体,诱人的粉红色逐渐爬满俏脸,两条修长光洁的美腿轻轻的摩擦着。

  徐凌将嘴凑近丁琪胸前,含住了那粉红色的乳尖,舌头和牙齿熟练的配合,让丁琪不禁发出了一声诱人的樱哼,同时左手揉捏着另一只乳房,右手伸进热裤之中,手指轻轻的挑动着少女下体的神秘之处。

  丁琪的俏脸越发羞红,原本勾人的双眸在纯情的表情下更是充满着一种魔性的魅力,她双手覆盖在自己樱花色的嘴唇上,好似是有些惊奇自己竟然会发出这么诱人的声音。

  但随着徐凌的动作,丁琪渐渐的也压制不住喉咙之中不停传来的呻吟之声。
  「你这个家伙这么熟练,一定是祸害了不少女孩子……嗯啊~.」

  丁琪双手按在徐凌的头上,感受着他吸吮揉捏自己乳尖所带来的快感,有些像抱怨一样的撒娇于她得口中吐露了出来。

  「我哪个曾经的女朋友你没见到过?」

  徐凌有些模糊的回应了一句,将右手从热裤之中抽了出来,亮晶晶的水光在手指上闪烁。

  「啧啧啧,这是什么东西啊。」

  徐凌将沾满爱液的手指在丁琪眼前轻轻的晃动:「我记得曾经有人说过,自己可是绝对不会对我有感觉的。」

  「那……那是以前嘛。」

  丁琪看着在自己眼前不断晃动的手指,俏脸却是越来越红,神使鬼差的,丁琪突然将徐凌的手指含住,嫩滑的小香舌舔牴着徐凌那白皙的手指。

  一种酥麻的感觉于被舔邸的手指尖传来,徐凌的下身越发的坚挺。

  他将丁琪下身热裤解开,顺着那修长诱惑的美腿脱了下来,纯白的棉质内裤映入他的眼中,随后也被脱掉,两片粉红色的花瓣一张一合,晶莹的液体如同溪水般潺潺流下。

  徐凌飞快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下体巨大的阳具看的丁琪满脸羞红,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徐凌的挑逗越来越酥麻无力,只能任由徐凌分开她那双修长的美腿,把那硕大的男根在自己的下体处不停的摩擦。

  徐凌轻轻的摩擦着丁琪的下体,挑动着丁琪的情欲,随后双手握住那纤细的腰肢,硕大的龟头撑开了丁琪那片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啊——」

  丁琪轻呼一声,感受着那火热的异物插入了自己身体之中,脑中思绪却十分杂乱。

  「我今天就要被开苞了,看小凌那硕大的肉棒,还有高超的技术,恐怕会把我调教成没有他的肉棒就活不下去的性奴隶。」

  「在公园的深处把我脱得一丝不挂,强行按在树上,拍打我圆润的翘臀,用后入式把那硕大的肉棒插到我的身体里面,我只能一边担心着是否有人经过,一边被他玩弄的高潮连连」

  「然后把我带上项圈,一丝不挂的把我牵到大街上宣布这是我的母狗。」
  「最后,他把我玩腻了,于是我只能作为一名肉畜被他亲手宰杀,然后这诱人的胴体被他一口一口————吃掉」

  「啊,要被吃掉了。」

  丁琪脑中不停的循环着这个念头,诱人的呻吟声不停的从她口中传出,两条修长的美腿不知何时已经盘在了徐凌的腰上,被徐凌吃掉这个念头每在她的脑海中循环一次,她便感受到身体越发的酥麻,莫名的快感也不停的摧残着她的理智,连徐凌将她破处的疼痛感也没能感觉到。

  徐凌感受到自己的肉棒被紧紧的夹住,在将丁琪开苞,戳破她的处女膜之后,她的两条美腿便盘在了自己腰上,紧紧的夹住了自己。

  而自己的肉棒在插入丁琪体内之后,也被软肉紧紧的吸住,双重快感夹击之下,让徐凌一时间没办法进行抽插,只能抵着子宫口轻轻地跳动。

  徐凌轻轻地咬了咬丁琪的耳垂:「夹的太紧了,放松点。」

  丁琪正沉浸在被吃掉的幻想之中,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耳垂被咬了咬,巨大的恐惧感和渴望被吃掉的快感在让她瞬间高潮了,她身体猛然弓了起来,修长圆润的双腿紧紧的夹住徐凌的腰,长长的娇吟声从诱人的嘴唇中传出,随后无力的摊到在床上。

  「怎么突然就……」

  徐凌感到十分奇怪,但这份疑惑并不能停止他接下来的动作,看着丁琪高潮之后的美艳姿态,徐凌的肉棒越发坚挺,感受着仿佛被软肉吮吸的感觉。

  「果然,我这个青梅竹马的肉体十分极品。」

  徐凌将丁琪抱了起来,摆成了一个面对面的姿势一只手搂住那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揉捏着那诱人的乳房,肉棒缓缓的在丁琪体内运动。

  丁琪星眸半闭,蜜色的肌肤在少许香汗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诱人,她只感觉全身酥麻无力,只能任由徐凌摆弄自己,乳房被徐凌揉捏让她有着一种被征服的快感。

  下体火辣辣的疼痛和徐凌温柔的动作下带来的快感混合在了一起,让她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点点血迹从两人交合之处落下,染红了白色的床单,徐凌在抽插了数百下之后,终于忍不住仿佛被吮吸的快感,腰眼一麻,肉棒抵住丁琪的子宫口,在不停的跳动之中将精液射了出来。

  丁琪两条手臂环住徐凌的脖子,娇吟之声在徐凌的耳边回响,饱满柔软的乳房压在徐凌的胸膛上,诱人的胴体无力地瘫软。

  丁琪面色一变,感受着徐凌本来在射精之后软了下来的肉棒再次变得坚挺。
  「你……你怎么又硬起来了!」

  徐凌将丁琪摆成了一个跪趴在床上的姿势,看着红白之色的不知名液体在丁琪有些红肿的花之中流下,顺着修长的玉腿滴在了床单上,硕大的肉棒再次插入了丁琪的阴户,撞击着那美妙的花心,让她再次不停的呻吟起来。

  「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

      ————————野生的分割线————————

  「怎么说呢……真是好久不见啊。」

  徐凌的内心百感交集,当初因为父母工作调动而分手的前女友,现在再见面,两人内心的复杂也是可想而知。

  丁琪也十分的感慨,原本当初分开之后,以为这辈子便不会再见面了,没想到竟然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再次遇见。

  「好久不见……」

  两人一时有些尴尬,虽然再次见面,但多年时光的分离,让他们早就没有以前的那种默契,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还是徐凌先打破了这种令人尴尬的氛围:「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徐凌看着比以前更加成熟美艳的前女友,问出了当前这个局面十分关键的问题,然而丁琪却也是迷惑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在她的记忆里,昨晚她在自己的房间睡着之后,醒过来便到了这个奇怪的,类似于祭祀用的密闭空间。

  这时,一道冰冷的机械似的声音骤然在徐凌的脑海之中响起。

  「宿主成功被拉进传承仓之中,现在开始记忆传输。」

  话音刚落,原本十分昏暗的房间四周墙壁上的壁画纷纷散发出微弱的光芒,仔细看去,这些华美的壁画内容,竟然是许多女性或类人女性被宰杀后烹食的场面。

  耳朵尖尖,类似于西方传说之中的精灵的角色,被麻绳勒住脖子吊了起来,白皙的玉臂被绑在身后,两条修长的美腿在空中舞动着,一对饱满的玉兔也随之上下跃,一名高大俊美的男人坐在她的面前欣赏这优美的舞蹈。

  后背长着一对肉翼,头生双角,好似是魅魔一般的女性跪趴在断头台上,柔软饱满的乳房被身体压成一个肉饼,同样是那名男人拿着一把斧子准备将她斩首。
  一名金发的人类女性四肢着地,像一只母犬一样跪趴在石桌上,肥硕的乳肉自然下垂,一根穿刺杆从这名英气的女骑士阴部穿入,闪烁着寒光的铁头从那诱人的嘴唇伸出,在旁边,闪烁着火光的,类似于烤炉一般的机械正长着大嘴,仿佛迫不及待的想将这名女骑士烤成诱人的金黄色。

  许许多多的宰杀肉畜的壁画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画在墙壁上,方式多种多样,但唯一的共同点是,壁画之中每一名即将被宰杀的肉畜,脸上都充满着迷乱的神色,仿佛都是自愿被宰杀吃掉一般。

  丁琪看着这些美丽的,仿佛引人堕落的恶魔一样的壁画,莫名的酥麻感充斥着她的身体,使她脸色发红,双腿发软,几乎没有办法站着,一种渴望感在她的内心蔓延开来。

  而徐凌仿佛被什么吸引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向房间中央那个祭坛,一直走到块美丽的宝石面前,他半跪下来,双手将宝石捧起,以一种谦卑的姿态将它按在了自己的眉心上。

  无数纷杂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之中闪过,异世界的知识,宰杀肉畜的经验,关于这块宝石的来历,料理肉畜的方法,徐凌仿佛一块海绵,疯狂的吸收着这些知识。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徐凌终于在这种状态下清醒了过来,而他按在眉心上那块宝石,也失去了那种魔性的感觉。

  徐凌随手将宝石放到睡衣的口袋里,站起身来,走依然沉浸在壁画之中的丁琪旁边,以一种看肉畜的方式打量着她。

  不得不说,比起几年前那个高中生,现在已经成年的丁琪出落的越发诱人,饱满的胸部比起以前大了许多,纤细的腰肢却没变粗,依然那么诱人,翘挺的仿佛水蜜桃一般的臀部让人十分想要揉捏,由于被传送过来的时候正在睡觉,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诱人的蜜色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有一种凌乱的美感。

  「全身上下肉质近乎完美,看起来很适合整体烧烤。」

  徐凌看着俏脸上布满红晕,痴迷的看着四周宰杀肉畜的壁画的丁琪,嘴角轻轻勾起。

  「看起来很容易就能宰杀掉她呢。」

  徐凌轻轻的拍了拍丁琪的肩膀,将她从妄想之中叫醒,没给她思考的时间,便直截了当的问道:「小琪,要不要当我的肉畜?」

  丁琪一开始还有些迷惑的眨了眨眼睛,仿佛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随后便迅速反映了过来,发出了一声惊叫:「肉肉肉肉肉肉肉,肉畜!?」

  徐凌点了点头:「没错,做我的肉畜怎么样,我会在这里把你宰杀掉,然后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可可可……那样我不会死掉吗?」

  「没错,会死掉,不过你在死前可以品尝到肉畜一生之中最为强烈的快感。」
  徐凌这么回答了丁琪,随后轻轻的将丁琪的脸捧起,和她四目相对:「做我的肉畜把,我会把你用穿刺杆穿刺之后放在魔法烤炉里烤制,你的身体会被刷上酱料,烤熟,说不能你还能体会到自己烤熟的肉被我在嘴里撕咬的感觉。」
  丁琪下意识想要拒绝,但内心的渴望阻止了她的行动,看着徐凌有些泛着紫意的眼睛,神使鬼差的答应了下来:「我……愿意做你的肉畜。」

  听见丁琪红着脸说出了这句话,徐凌给予了丁琪一个令她心跳骤然加快的笑容。随后吻上了她那樱花色的嘴唇。

  庞大的魔力从徐凌的嘴唇之中为起点,向丁琪身体之中涌入,魔力改变着丁琪的肉质,洗涤着她身体之中的杂质,同时也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快感,大量的淫水顺着那修长的大腿留了下来,丁琪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瘫软在了徐凌的怀里。

  良久,徐凌的嘴唇离开了丁琪那樱花色的嘴唇,一大滩湿漉漉的液体在丁琪脚下蔓延开来,而丁琪诱人的小腹出,也多出了一道奇异的花纹。

  徐凌将瘫软在他身上的丁琪抱了起来,走到壁画之前,伸手按了按那名被穿刺的女骑士的图像,随着嘎吱嘎吱的响声,祭坛沉了下去,一座石桌和一件奇怪的机械浮了上来,徐凌将丁琪放在了石桌之上,拍了拍她那翘挺的臀部:「趴好。」
  饱满臀肉随着徐凌这一拍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显得无比的诱人,徐凌从桌子下面掏出了穿刺杆,在丁琪那仿佛要滴出蜜一样的阴唇上比量了一下。

  丁琪感受着冰凉的穿刺杆在自己身后,不禁更加的恐惧了,然而要被吃掉的快感却压倒了这种恐惧,让她轻轻摇摆着臀部来表达着自己的渴望。

  徐凌将手中穿刺杆摆正位置,向前一伸,穿刺杆伴随着丁琪一声娇吟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进来了,好舒服,我已经变成一只即将被烤熟的肉畜了,而且还要被自己唯一喜欢的青梅竹马吃掉,真是太棒了。」

  随着丁琪胡乱的呻吟,穿刺杆慢慢的插入,将那两片饱满的阴唇撑的更加快开了。

  「啊,刺破我的子宫了,为什么被穿刺会这么舒服。」

  徐凌手中穿刺杆稳稳地前进,右手轻轻地挑起丁琪的下巴,一条火热的通道从丁琪身体之中被开辟了出来。

  「张嘴。」

  丁琪张开了她那诱人的粉红色樱唇,闪烁着冰冷银光的穿刺杆从她的嘴中伸了出来。

  「呜呜~ 」

  丁琪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呻吟,徐凌凑近她耳边:「马上就开始烧烤了,小肉畜。」

  徐凌看着穿刺杆上那诱人的蜜色躯体,左手打开烤炉,源源不断的魔力输入了进去,右手将穿刺好的肉畜放在烤炉之中的架子上,对着丁琪露出了最后一个笑容:「再见了,我的青梅竹马。」

  丁琪被放进烤炉之后,烤炉之中数条机械手便伸了出来,将她的双手绑在了后背,修长圆润的双腿也被绑成了火鸡一样的形式,由魔力催动的火焰不停地炙烤着丁琪那蜜色的肌肤,魔力催动的机械手也不停的将烤肉酱刷遍了丁琪的全身上下。

  丁琪那蜜色的身体在烤炉之中显得愈发的诱人,她并没有感受到疼痛,反而,如同潮水一般的快感和温暖之感侵袭着她。

  「啊,好舒服,这就是被烤熟的感觉吗。」

  丁琪完美的身躯在穿刺杆上不停地蠕动着:「好香啊,这是什么味道。」
  她不禁咽了咽口水,然而充满香气的肉汁从喉咙之中涌了上来:「好香啊,这就是我烤熟的味道吗。」

  终于,她在快感和香气之中失去了意识。

  徐凌抽动着鼻子大口的呼着这美妙的香气:「果然是极品的肉畜,这香气就非同一般啊。」

  再次触发了几个机关,徐凌将考好的肉畜从烤炉之中取出,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丁琪整个人跪趴在盘子里,诱人的翘臀高高的翘了起来,饱满的阴部烤熟之后更加诱人,原本蜜色的身体被烤成了诱人的金黄色,饱满的乳房不禁让人食欲大开。

  抹上了防火涂料的头在她死去之后就被切了下来,那诱人的表情标志着她是在安详和幸福之中死去。

  徐凌切下一片臀肉放进嘴里,只感觉肉片缠绕着他的舌头,一种浓郁的香味在他的口腔之中爆发开来。

  「真不愧是极品的肉畜。」

  说罢,徐凌切下了那最诱人的阴部放在嘴中,阴排入口十分嫩滑,仿佛在舌吻一般,香甜的肉汁比刚才的臀肉更加美味。

  饱餐过后,整整一盘烤肉被徐凌吃的丝毫不剩,他摊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

  「系统,是否凑够了穿越世界所需要的能量?」

  一到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能量已经足够,是否进行穿越?」
  「那就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尝试吃别的世界的肉畜了!」

  丁琪被切下来的头颅依然带着安详的表情被放在一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