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闷骚淫女小吉】(01)【作者:车鱼总司】
【闷骚淫女小吉】(01)【作者:车鱼总司】
字数:115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弹、征服小淫女

  我是去年夏天,正好在西安出差,然后跟同事吃完饭,自己出来溜了一会儿。因为听说西安挺好玩的,就想在酒吧里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艳遇。

  让出租车司机找了个地方,进去倒是不用门票,点酒水就行,有个最低消费。其实也不贵,可以说相当便宜了,在我感觉。不过说实话,一个人喝这么些酒确实也有点多。感觉这种地方适合几个人结伴来。

  就在我犹豫换不换地方的时候,两个小姑娘凑过来了。这两个姑娘看着都小得很,一个稍微成熟点的还稍微化点妆,一个连妆都没化,看架势就不是来泡夜店,估计是来看看热闹,体验体验生活。

  不过就这个没化妆的姑娘,长得还挺漂亮的。除了眼睛不大,五官都相当美了,尤其嘴唇稍微厚一点,还蛮性感的。皮肤特别好,白白嫩嫩,感觉能捏出水来。身材不赖,有胸,大长腿。个子挺高,170左右。

  她一张嘴声音更是好听。很干脆,不嗲,但是就是发声方法让你觉得听起来好像有点绵绵的尾音儿,我一听就很有感觉。她问我要不要拼一下,这样就算一份低消,我们三个AA,各玩各的。

  我一听行啊,本来就愁这个酒喝不完,这么一拼我挺好,还能带俩妹子,虽然看着带不走就是了。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说不定还双飞呢对吧。

  进去坐了一会儿,我扫荡了一下还真没有可以撩的,乖乖和两个妹子撩骚。她们真的特码的是来体验生活的,就听听歌,看看表演。酒也不咋喝,我好歹劝了劝,两个人一人开了一瓶。

  我又仔细看了看那个没化妆妹子。细看还真是好看,而且挺有气质的,一看就是受过教育的。我问他们是哪个大学的啊。没想到人家已经都工作了。好家伙,姑娘比我年龄还大,只是看着嫩而已。

  她还挺不服气地:「怎么啦,嫩还不好。姐姐我打扮一下吓死你。」

  我看聊得也挺开的,就开玩笑:「哟,那一会儿开个房间,找几套衣服展示展示?」

  她们两个有点尴尬的样子,然后那个妹子说:「小弟弟,姐姐们不约。姐姐们就是出来看看哒。」

  她们这么说我也行,所以也就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开个玩笑。」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半天,聊了聊知道两个妹子一个是西安上的学,一个是陕西本地人但是外地上得学,现在回来工作了。而且没看出来,那个成熟一点的妹子倒是单身,嫩一点的那个连男朋友都有了,还是谈婚论嫁那种。我说你都有男朋友了还来泡夜店。她笑笑说:「这不就是体验一下么,再说跟男朋友都报备了。」差不多酒喝完了,她们两个就说不早了要走。我赶紧问能不能留个微信。

  两个妹子互相看看,摇摇头说算了。我有点扫兴,合着就聊了一晚上天,感觉给两个臭丫头当导游呢。

  后来那个成熟妹子打着车先走了。我和另外一个站那儿等。我就问她住哪儿,她说在凤栖原附近。我一听有意思了,离我住的地方很近啊!我忙跟她说太有缘了,我就住那儿,咱一定得加个微信。她还不加。我说你熟悉地形啊,明天我还得附近转转呢,你告诉我哪儿能买东西。

  她拗不过我,最后还是加了微信。我感觉这下有戏了,就说我一定要送你回家,难得这么有缘。不过她还是说自己能找到,不用我送。不过我们还是坐了一个车,我看着她下车了。确实近,离我住的地方也就一站地吧。

  在车上的时候又近距离看了看,越看越觉得有味道。她有点那个,故作淡定。但是我故意靠的很近,所以她就有点紧张,脸红扑扑的。当然也可能跟喝酒有关系,不过这么一来呢,就显得很害羞,更美了,让人真想马上扑倒。

  我回到宾馆,忍不住就想意淫一下。我翻了翻她朋友圈,结果很扫兴,啥都没有。不过我看见她微信号,是姓名全拼+ 日期,估计前面是名字后面是生日。这不就有话题了么。我就直接搭讪:「你是狮子座啊。」

  「对啊,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微信号猜的。」

  她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你还挺会猜呀。」

  「我再猜个你名字?」

  「你猜啊。」

  「猜对了有没有奖励?」

  「要什么奖励?」

  「明天陪我逛街啊。」

  「凭什么啊。」

  「这不是赌么,我又不一定能猜对。」

  「那你猜错呢。」

  「猜错你随便。」

  「让我想想。」

  「你想你想,反正我愿赌服输。」

  她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那要是输了,你把微信名字改成『渣男』。」
  我发了个笑的表情:「这太简单了,没问题。」

  「半年不许改,我监督你。」

  「没问题,说到做到。」

  「那你猜吧。」

  我感觉丫头挺有意思,认真猜一下。我翻了翻,发音JI的汉字没有几个,俗话说人如其名,我就对着气质猜。「* 吉,对不对?」

  她发了个惊叹的表情,然后发了个遗憾的表情:「猜对了。」

  我得意地说那你得出来陪我逛街吧。她说好吧愿赌服输。我一看这明天一定要把这个小丫头泡到手!我感觉她就是属于闷骚那种,开始矜持,但她会主动给你机会。这机会相当于是我争取来的,也是她给的。

  于是我们就商量了一下第二天行程,最后说好我去她家大门口接她。我摩拳擦掌,撸了一管睡了。第二天早上我准备好安全套,还买了一粒伟哥,心想不成功便成仁。

  第二天到了约定时间。一见面我他么惊呆了!跟昨天判若两人啊。虽然还是基本素颜,涂了个非常淡的妆,不过抹了口红以后还是显得嘴唇更性感了。最关键是今天穿了连衣裙,美腿完全露出来了啊!加上套了一条白丝,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昨天穿着裤子只是看个大概,今天让人看了想抱住舔啊。加上踩了一双高跟鞋,性感到爆啊。虽然还是有点放不太开的感觉,不过我心里有数,今天这事儿能成。

  「* 吉你今天咋变这么性感?」

  「啊……就普通穿啊。不过昨天你不是说我们看着太嫩了么。」

  「今天还是嫩,不过昨天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嫩,今天是含苞待放的嫩。」
  她笑了笑,眼睛一眯更显得多情,让人垂涎:「瞎套成语,一看就没文化。」
  我忙接着奉承说哪有你有文化啊,我们都是小本,您研究生毕业。我们打了个车过去,坐在车上我就往她身边凑,盯着她的腿看。她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你咋老看我,看外面啊,看看西安城。」

  「西安城哪儿有你好看啊,西安城我看两眼就有数了,你我能看一年。」
  「真色,能不能矜持点。」

  「我又不是狮子座,我射手座,矜持啥。」

  「射手座果然都是泰迪。」

  我汪汪叫了两声,她一脸无奈,不过还是忍不住笑了。到了地方,我们下去逛街。她还是本着导游精神跟我说这儿说那儿,我哪儿有心思听,我的心早就跑到床上去了!她问我逛街要买啥,我说没啥要买的。

  「那你为啥让我陪你逛街。」

  「这不就为了看你么?」

  「你别撩我哈,我有男朋友。」

  「哪门子男朋友,放下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不管,忙啥呢?」

  「人家有的是正事干,不像你们这些渣男。」

  「我怎么就渣男了。」

  她一脸生气的样子,不理我了。气氛有点尴尬,她甚至都说要没看的就走。我这才装模作样试了几套衣服。眼看两个人要没话,我突然注意到走过一个店面时她好像对一件衣服有了兴趣。我赶紧说:「试试呗,喜欢就试试,让我看看。」
  「不试。」

  「你傲娇啥嘞,试试呗,反正逛街又不是为我一个人逛。」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试了。别说,她真是个衣架子!穿上那身衣服比模特还好看!我二话不说,跟导购说买。她说不要!我就试试不买。我说试了就要买,送你了,见面礼。她非要自己结账,说是没理由让我买。结果一结账傻眼了,她钱不够。我呵呵一笑,替她买了单。她一脸委屈:「我明天还你钱。」

  就这样,她怪不好意思地拿了衣服。然后说什么也不逛了。我没办法,就带她吃了个饭,然后说我们周围逛逛。我就跟着她走,走着走着,发现她好像走不动了。我问咋了,她皱皱眉头说:「平时不穿高跟鞋,把脚磨了……」

  我当然是关心啦,在路边脱下她鞋子看,果然磨了两个泡。我摸着她的脚:「哎呀,你的脚咋这么娇气呢?」

  她把脚缩回去:「你咋这么明目张胆……摸人家脚……」

  我一把抓住她的美脚:「这不是关心你么?」

  「不许摸。」

  「好好好,不摸,我给你买几个创客贴粘上。」

  她说我带了,然后从包里拿出来。她非要自己贴,我坚决不同意,我说这种时候当然是男生效劳。她拗不过我,只好让我贴。我摸着她的丝袜,说:「这儿脱丝袜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我自己去厕所贴……」

  「那不行!万一厕所里滑倒怎么办?」

  「不会的!」

  「不行,我不允许。」

  「那……那找个地方。」

  我喜上眉梢:「好啊,来来,我背着你。」

  「不要不要,我自己走!」

  她坚决不同意我背,我想生米马上熟饭,也不在乎这点亲密接触,拉着她就进了旁边一个快捷酒店。她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干嘛去酒店啊……」

  「哎呀,酒店方便啊。」

  「……不行……」

  「你放心,我不占你便宜!」我心里有点着急了,我心说你个小丫头还装啥啊,有炮就打,咱俩谁也不亏待谁,我保证喂饱你。

  进了房间,她早已是满脸通红:「不要你给我贴了,你先出去,我自己弄。」
  我狞笑一下:「呵呵,* 吉啊,咱都到了酒店了,还害臊啥,我帮你。」我二话不说,直接把她公主抱扔在床上,然后跪在旁边,抱住她的双脚:「别害臊了呗,我给你换,换完完事好不?」

  她声音明显有点紧张:「说好了……换完就走。」

  「恩恩,」我说着就伸手摸到她裙子下面,「我给你脱丝袜哦。」

  「你干什么!」* 吉发现我不是在脱,而是在摸索,顿时挣扎起来。不过我已经明显感觉她只是半推半就地意思一下,所以便更加肆无忌惮。我把手放在她阴蒂上,一阵摩擦,她象征性地推我的手——自然是推不动的。

  「你说话不算话……啊……」

  「好啦,小* 吉,咱们也不要费工夫啦,来做吧,哥把你喂饱好不好,饿坏了吧。」

  「胡说什么!啊……」她顾此失彼,躲开我亲吻她的舌头,就顾不过来手了。我拉住丝袜,一下子扯开,把她裆部暴露在外。

  「你看,我也没有食言啊!我在脱你丝袜啊,有很多脱法嘛。」

  「讨厌……啊……」

  「你看你都湿了!」她真湿了,摸了两下就湿了。果然是欲求不满,要不然也不能和我走到这一步。我一边揉搓,一边在她脸上亲着,接着用话哄她。
  「我好喜欢你啊* 吉,没见过你这么迷人的小妖精啊!来做吧,咱们都不亏啊……」

  「不要……我有男朋友……」

  「我也有女朋友,那又怎么样,这叫发乎情止乎礼……」我抱住她,在她脖子旁边一通舔,还舔她耳根。她耳朵很敏感,被我舔得直躲。

  「胡说,这是啥发乎情止乎……啊……痒……」

  我把她尚在挣扎的手固定在床面上,腾出一只手摸进她衣服里各种摸,摸到她内衣果断啪一下打开。她两团青春弹性足足的奶就腾一下弹出来,那手感!
  「……你……你纯属蓄谋……啊……」

  我不让她絮叨了,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沿着她口腔舔舐,然后卷住她小小舌尖舌吻,湿哒哒地,用力啃着。原以为她会推脱,没想到很快她舌头就主动缠上来了!我便用舌尖卷着她,还吸着她的舌尖,不放她走。这样,她终于在我的亲吻和抚摸下越来越柔软,完全钻到我怀里了。

  吻了一会儿,我拨开她的内裤,把将手指伸进她阴道里,触摸她的G点。*吉马上被我抠得叫出声来,眼睛也合上,双手紧紧抓住我肩膀,然后咬住嘴唇,还想隐忍一下,结果马上就忍不住又叫起来。

  「啊……咋这么……这么坏……」

  我解开自己腰带,将已经暴涨的鸡八露出来,对准她的阴道口。我摸着她的脸蛋说:「我进去了哦。」

  她闭上眼睛,扭过头,嘟着嘴:「唔……被你推倒了……」

  我操!这骚逼样子谁还能等得住!我毫不犹豫,手指摸着她阴唇的缝隙,下身一用力就插入了。好爽!简直他么的名器啊!里面一层一层,插进去好像几张嘴同时口交,抽出时更是要「留客」似的,强拉着鸡巴不让走。我努力抽插起来,每一下都好像被按摩到酸处,感到一阵肉麻往后背攒。我操,真他么爽,我也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小骚逼这么紧,我也不敢怠慢,各种使用技巧,上下探,找她敏感点。果然她还是往下壁用劲比较敏感。我把她屁股往下拉了拉,抓了个枕头垫在下面,然后使劲往下砸。* 吉的浪叫声逐渐变响亮,身体也舒展起来,闭着眼睛嗯嗯啊啊,叫的又香甜又急促。简直比我还享受。她被我插得花枝乱颤,手抓紧床单,身子都涨红了,只有傻叫的份儿。

  我拍拍她脸蛋儿:「怎么样,小骚货,爽不爽?」

  「唔……唔……你欺负我……」

  我掐住她脖子:「问你爽不爽,老实交代!」

  「爽……爽……好舒服……啊……啊……」

  我伸手去摸了下她的阴道口,感觉着自己的阴茎在她小穴里出入,阴道口完全紧绷,好像一个皮圈,快撑断了。感觉自己充满了她的阴道,我成就感爆棚。而且那里水真是多啊。鸡巴能感觉到黏糊糊的分泌物裹着,手指还能摸到往出流的稀一些的水,两种液体。稀的那种跟小溪一样,直往下流。

  我凑到她耳边:「我操,* 吉你看你水多不多,床单都湿透了!」

  「啊……啊……还不是让你欺负……欺负的……啊啊啊……」

  她说着下面一紧,感觉要高了,我赶紧加速抽几下,送她上高潮。只见她下体抖动起来,阴道抽搐着,夹得我鸡巴生疼。然后忽然一阵热浪射在我龟头上,小骚货濒死般「啊」地叫了一声,身子直了,弓了起来,我都能看见她腹肌在抽筋。

  她高了十几秒我就忍不住继续抽插了,但她还没高完,伸手抵住我胸口:「不要不要,让我高……让我高……」

  我不听她的,继续抽插:「一次高潮稀罕啥啊,看哥哥再让你高一次!」
  果然,我只是又抽了几下她就再次抖动起来:「啊……欧巴……欧巴好会做……好帅……啊……啊……啊……」她呻吟会甩出一个婉转的尾音,让人欲罢不能。啊,真是爽啊!西安,我爱死这座城市了,这绝对是老子最爽的一次艳遇。
  她开始动自己的下体,配合我的抽插,跟准确地说是拱起淫穴,让抽插更深入。她一下一下地耸动简直淫荡难以形容。这种刺激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尤其是鸡巴被她肉壁裹得,有种要被撸出来的感觉。我几乎就感觉精关松了,赶紧刹车:「小骚货,换个体位。」

  她迅速地坐起来,十分听话地更换体位,翻过身就往我鸡巴上杵。我说你咋这么着急呢。

  「唔……快高了……欧巴快插……」

  我马上成全她,涨得发疼的阳具放在外面还真是不舒服,裹在小骚穴里面才舒服。我扶着她屁股,从后位大力抽插,像操一条母狗。由于体位的改变,现在* 吉和我的交合处已经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了,全是白浆,铺满了小母狗的下体,黏黏糊糊一片,啪起来水声啧啧,那个爽啊。我今天也太在状态了,真是又大又硬,将* 吉的阴道口完完全全撑开,粉红色粘膜一闪一闪、薄如蝉翼。我去,她整个下半身似乎都要被撕裂了一样,我感觉我使点劲似乎就能把她两瓣可爱的小圆屁股分开似的。

  正当我注视之时,* 吉的下体就又一次颤抖起来!仿佛那阴部并不完全属于* 吉,完全自动的,就跟发条断了一样抽啊抽。她就这样又一次高潮,这回她都尖叫了,就好像被捅了一刀似的,然后身子就跟弹簧被放开一样,弹了一下又蜷回来,成了个C型。持续了几秒钟之后,她脱力了,重重砸在床上。

  看她这么淫糜,我也受不了了,也不管她还在高潮,压在她屁股上继续插,然后感觉自己的睾丸一缩,好大一股精液射在她里面!精液烫的她又叫了起来,然后好像一下子清醒了,惊慌地扭过头来:「你射了!?」

  「恩……没忍住……」

  她一脸委屈:「咋办啊……」

  「没事,可以吃药。」

  「那个药对身体不好。」

  「那咋办,我都射了。正好,今天反正也射了,一会儿咱再干一次,还射里面。内射多爽啊。」我说着把鸡巴抽出来,正看见精液从她已经一塌糊涂的下体流淌出来。刺激啊!我也是头一回内射!

  她轻轻叫了一声,下意识用手去捂,然后精液就淌在她手上。她又气又羞,随手就把精液往我身上抹:「脏死了!」

  「我不嫌脏!」我嘿嘿一笑,抱住她在她身上蹭,倒把精液涂了她一身。
  「脏死啦脏死啦,我要洗澡!」

  「洗啥澡啊,不再来一次?」

  「你不都射了么?」

  「谁告诉你射了就不能再来啦?」

  「你都软了……啊……」

  我抱住她,继续抚摸她的下体,同时攻击她的乳头,舌尖舔舐她的耳根,让她继续兴奋:「让我摸一会儿,摸个五分钟我就可以再来啦,你不想要?」
  「唔……要倒是……可以再来一下……」

  我哈哈一笑,把她抱紧,两个肉体完全缠绕在一起:「这就对了,乖乖的,咱们好好享受嘛。」

  她被我摸得嗯嗯啊啊叫起来:「讨厌死了讨厌死了!」

  「我就当你在夸我了,刚才干得都叫欧巴了,下次不得叫爸爸?」

  「滚蛋……啊……」

  「嘿嘿,看你爽得样子。怎么样,我是不是比你男朋友厉害啊?」

  我的手指在她G点那小小一堆粗糙隆起上摩擦,让她再次迷乱起来,身体仿佛已经在呼唤我的阳具。果然,很快她就伸手摸到我的鸡巴,撸动起来。我顺势把她内裤和丝袜脱掉,尽情抚摸起她的肉体。丝袜虽美,但是全湿了,也还是很影响体验的。

  「都自己摸了,怎么样,大不大?」

  「大……」

  「比你男朋友厉害吧?」

  「我……我和他没做过呢……」

  「啊?」我笑出声来,「那你这个绿他绿的可厉害啊。」

  她有点委屈:「那……我打算结婚再做来着……」

  「哈哈哈,可以啊可以啊。这样,结婚前和我做,结婚后再和男朋友做,挺好,挺好……」

  「本来这就是个神圣的事情嘛……啊……你……」

  我这时候已经硬了,果断插了进去:「恩恩,神圣的事情,我们俩先神圣,让他等结婚以后再神圣。」

  * 吉被我插入,顿时满足地长叹一声,然后就满足地娇喘起来。侧位方便我一边揉搓她的阴蒂一边抽插,她很快被干得花容失色,一边抖动一边呻吟,直喊:「欧巴……欧巴……欧巴欧巴欧巴……啊啊……」她很快高潮,这回我正好鸡巴不小心滑出,她啊地喊了一声,随着痉挛竟然射出了一阵潮吹!虽然只射了一下子,但是我因为在侧位,正好看见那束水柱砸在床单上,激开一片潮湿!

  我兴奋地把她压过来,赶紧继续插入:「我操!小骚货你还会潮吹呢!」
  她表情已经再次迷离得像喝醉了似的,双手紧紧搂住我脖子,两条大长腿紧紧缠绕在我腰间。她眼睛本来就不大,迷离起来像一条线似的,似开似闭,感觉沉醉得不行。

  「还不是……让你欺负的……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顶到里面了……啊……轻点轻点……腰腰疼……啊……啊啊……」

  我笑着说:「腰疼啊?腰疼说明还是打针打得太少……嗯……」

  我说着插入得更深了一些,在鸡八的极限深度开始搅动,* 吉的叫声马上高亢起来:「啊啊……不行……不行……太深了……* 吉……* 吉受不了了……小肚子疼!啊……」

  「这就受不了了?你再尝尝这个……」我开始大幅度地抽插,每一下都重重抵在宫颈上,能感觉到她柔软的宫颈被我顶得摇来晃去。她花心早已泛滥,淫水一阵阵往我龟头上浇,顺着交合处大量地流出,床单早已经湿透了。我伸手一摸,我操,床单就跟洗过一样,哪儿还有干得地方。

  我让她翻过来,从后位继续插:「身子下面全都凉了,你不冰啊?」

  「冰……冰……恩……这样就不冰了……」

  「再高一次咱们去窗边好不好,对着西安城干?」

  「……唔……唔……可以啊……* 吉……* 吉稍微……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这么快!要高了……」

  * 吉随即唔得一声,高潮了。这回是瘫在床上,但下体还紧紧扣在我鸡巴上,小腿翘起来,脚趾都蜷缩着,紧绷了一会儿才开始抖动。等她高完,我把她抱起来,一边操一边带到窗台旁,让她扶着酒店的窗户被干。

  外面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里面是个闷骚小淫女被干得欲罢不能,哈哈,这画面真美。我拍着她的屁股,大力抽动,干得她站不住直往下滑。她一滑我就用力打,让她站直。她被我搞得又气又爽:「唔唔……你们男人怎么……怎么都喜欢打人家屁股……」

  「是不?哈哈,看样子你被很多人干过啊?说,有过几个男人?」

  「唔唔……没有很多……」

  「几个啊?」

  「三四个……」

  「三个还是四个?」

  「啊啊……啊……四个……四个……」

  「我操,你都让四个人操过了,居然不让你男朋友上,你真忍心……」
  「啊……性质……性质不一样……」

  「好你个性质不一样,我干死你个小骚婊子!替你男朋友出出气!」

  我加速抽插,她很快又一次高潮!这回扶都扶不住了,高潮完马上腿软滑倒在地,我便就在地上压着她继续干……

  就这样,我和* 吉肉体交流了整整一天,我吃了伟哥后又来了两发,一共射了四次方休,感觉射得都是水了,鸡巴酸疼。* 吉也是被我干得失魂落魄……几乎昏死……

  这也是我的人生记录,后来再也没有干过这么久,感觉男人的状态真是可遇不可求啊。一夜七次郎我佩服,反正我射四次就真干不动了。

  不过稳稳征服了这个小闷骚妞儿。做完以后已经晚上十点了,算起来干了六个多小时,其中有至少三个小时是肉体交合的状态。我已经是累坏了,* 吉更是脱力躺在床上,腿都软了,气喘吁吁的。

  我摸了摸她,她身上潮潮的,汗液蒸发之后有些凉。我抱着她,问:「怎么样啊?开心不?」

  「开心……就是腿好软啊,酸酸的,感觉合不上了……」她蜷在我怀里,双腿确实还是张开的。我低头看了一眼,两片阴唇真的有点肿,翻开的状态,精液还有一点粘在阴毛上,下体仍是湿漉漉的。

  我摸了一下她阴蒂,她便又颤抖了下:「别弄我了……一会儿又想要了……」
  「还没够啊?那你帮我口口,我再试试……」

  她翻过身去,摇了摇头:「不敢了不敢了……再弄怕要干坏了……」

  「哈哈,服气了呀。」

  「服气了……欧巴你太凶了。」

  我把她搂住:「嘿嘿,你这样子真可爱,我也是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你真是个小骚货。」

  「不要叫人家骚货……难听死了。」

  「矮油,刚才干得时候叫骚逼都没问题。」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洗澡么?」

  「洗……」

  我扶着她起来,可是走了两步她就腿软走不动了,最后放弃洗澡。她躺在床上,抱着膝盖:「唔……感觉下半身都不是自己的了……」

  于是我自己去洗澡了,回来她已经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真是惹人爱怜。我看着她暴露在外的下体,一瞬间又想来一发,不过虽然勃起了但是硬度不够,身上又实在乏得不行,只好作罢。

  第二天早上醒来,周吉说后悔,说下面疼。我帮她「检查」了一下,又赏了她一点「药物」。这回她一直喊疼,可是我不动了她又求我动,真是让我受用得不要不要的。感觉女人淫荡起来真是厉害啊,无底洞啊。

  做完之后她穿好衣服,说是饿得不行了,要出去吃饭。她让我给她把内裤找过来,我这才发现,内裤早被扔到地上了,黏了不少精液,脏脏的。我拿给她看,她一脸委屈:「这还咋穿啊。」

  我把内裤直接扔进垃圾桶:「那就真空吧。」

  她急得跺脚:「不行不行你给我买!」

  我才不给她买,当然是让她真空上街。我让她穿上昨天买的衣服,欣赏了一下。穿好之后,她允许我拍了个照片,但是不让拍脸。

  走出宾馆之后,她本来胯就疼,加上下面凉飕飕的,走路显得很不自然:「这样太不习惯了。」

  我嘲笑了她一番,她羞得不行,蹭到我身上:「你太讨厌了!果然是坏男人,死渣男。」

  我们打了个车,送她回家,然后我回住的地方拿东西。可惜啊,那个酒店挺不错的,不过机缘巧合没用上,在快捷酒店把她干了。

  在车上,我当然忍不住把手伸到她裙底啦!毕竟真空,毫无防御啊,她起先还想阻拦一下,但是又不好意思,最后任我抠摸。这样摸了一会儿,还没到地方,她就淫液横流!我看着她眼神迷离,心想可怜的小妮子,一会儿自己解决吧。
  她快到了我抽出手指,她便气恼地捶了我一下,低声跟我说裙子都湿了,出去丢死人了。

  我还嘲笑她,她就拉住我让我下车,要借我衣服挡着。

  我心想坏了……这妮子要上我。不过没有办法,她说得有情有理,我只好跟她出去,送她回家。一进门,她就扑到我身上,拉开我拉链,抱着我蹭:「想要……」

  我说不行啊,你看都不咋硬,被你榨干了。她扭捏地说:「那……我给你亲亲?」

  我愣了一下,说好,你口硬了我当然干了。* 吉随即跪在我身下,开始口交。不得不说,她的技术很好!我不仅喊出一声我操。她嘴唇本来就肉肉的很有感,现在这么连舔带撸,更是让我鸡巴爽得飞起!我觉得头皮一阵发痒,被她舔得整个人都酥麻下来。口交不一会儿,我明明感觉还是软的,睁眼一看却发现已经是一柱擎天了。

  我们相拥着滚上沙发。她衣服都没脱,撩起裙子,张开手臂,双腿盘上我的腰间,阴唇便好像认得路一样,摩擦上我的龟头。我轻轻一滑,鸡巴便从淫水中滑进她的骚穴。时间紧张,我决定速战速决,一开始就奋力抽插!

  「啊!欧巴……欧巴……啊啊啊……干我干我……啊啊,干这么快……你慢点啊……」

  「还不是你这么骚,你主动求操,我还慢慢来?灭火懂不懂啊!」

  「还不是被你撩拨的……」

  我各种用言语侮辱她,她也照单全收,果然骚起来脸都是可以不要的。不禁想到前天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很难上呢,现在都被我操熟了。我们在她家里各种体位操了四十分钟,她又高潮了好几次……

  内射之后,我着急走。穿好衣服以后,她非要送我,抱着我的胳膊:「好舍不得你……多待一天多好……」

  「下次,下次我可以再来赏你啊,小妖精。」

  「没有下次了……」她这么说着,但是明显都没有底气。

  「真没有下次了?」

  「啊……这次被你骗的,下次我要有意志力!」

  她变得又软又萌,抱着我那个撒娇啊。可爱得像个小猫。不禁感慨女人真是难以猜度。可怜她男朋友,肯定见不到她如此软萌的一面……我下午三点的飞机,她一直把我送到机场,进闸机之前还两眼忽闪着跟我说:「你可把我害惨了……我要怀孕了咋办呢。」

  「不是吃药了么,没事的,那个挺靠谱。」

  「唔……好吧,要是出事儿了我找你算账。」

  「好好,我随时欢迎你找我算账。」

  我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感觉她还想再来一发。可惜啊,哥哥我实在是腰酸腿软,巴不得赶紧跑回北京啊……

  事后我们成了长期炮友。因为不在一个地方不太方便,所以只干了四次。不过都特刺激。第二次还是在西安,正好她男朋友来,白天陪男朋友,晚上陪我。哈哈。她都不让男朋友进门,因为屋里有个男人!他男朋友在火车上还给她打电话,我正干着呢,让她接她不干。我想帮她把电话打开,结果她把手机扔到地上了。可惜了,没玩成一边接电话一边被干的戏码。

  第三次是在北京,她千里送炮。她男朋友也在北京,她连他男朋友面都没见,被我整整干了三天!我问她为什么不和她男朋友上床,她居然说骗男朋友自己是处女,害怕他发现不是……

  第四次最刺激,我和她以前一个炮友3P。她这个炮友也是有意思,是她闺蜜的前男友,不知咋的两个人就搞在一起了。我感觉她的处就是这个男的破的。这次3P也是我唯一一次3P,搞得天昏地暗,最后她实在疼得不行了我们才作罢,轮流内射结束。估计这两天她那个炮友还要去找她,可能还带了一个人,估计也是3P上瘾。可惜我没时间,要不然就能4P了。

  她说结婚之前可以这么玩,结婚之后她就绝对不玩了。我看她这个样子,估计够呛啊,哈哈。不过争取她结婚之前走一下后门,她好像也可以接受。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