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家,二次方】(02)作者:panda86
【家,二次方】(02)作者:panda86
字数:40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今天是一个星期天,渺渺早早就跟她的同学出门逛街去了,妻子也和她的闺蜜跑去了购物,由此可以看出这娘俩绝对是亲生的,一到休息日子就闲不住,所以只留下了我一人留守大本营。

 不过这样一来也恰好方便了我计划了好几天的打探渺渺私生活的打算的实施
  ,都说要尊重孩子的隐私权,像渺渺这么大的孩子家长是不应该再过多干涉她的个人生活的。

  但基於她有可能偷偷背着我们在学校里交了男朋友,妻子放心不下才起了主意让我打探清楚情况,却也恰恰暗合我心里的那点小心思。

  拿着备用的钥匙轻松地打开了女儿的房间,迎面而来的是满屋子的清香,那是一种少女独有的香味,女人年纪大了就慢慢消失被化妆品和香水味取代了。
  别看渺渺成绩不怎么样,房间收拾得倒整整齐齐,物品归置完好,那一床的粉红色大床上还丢着一件她刚刚可能换下来的内衣。

  渺渺现在的身体早已经发育明显了,那种初中生带着的小肚兜已经不适合她了,妻子给她买了成人的内衣胸罩,平时在家里的阳台上也能够看见挂那晒,但平时我又怎敢多看一眼。

  而现在它就这么躺在我的眼前,手里抚摸着那柔软的文胸,看着那小巧的罩杯我的脑海里就能大概地想象出渺渺赤裸的身材。

  下身迅速充血,这是好久没有过的沖动了,年纪大了以后和妻子亲热都需要她帮我做许多前戏才能进入状态,而现在我惊讶地发现阴茎的勃起程度不亚於我还是二十多岁年轻小夥子的时候。

  都说年轻的女孩子是老男人最好的春药,这就是老男人在外面玩找女人都为什么喜欢找年轻小姑娘的原因,这是要在她们身上找到年轻的感觉。

  我把文胸凑近了鼻孔,用力地吸了口气,仿佛渺渺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只要一伸舌头就能舔到她的蓓蕾。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非要在女儿的房间里『亲手解决』不可。

  对了,我是来找渺渺早恋的重要情报的,还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就回来了,要抓紧时间了。

  我忙活了大半个小时,把渺渺房间里翻了个底朝天,她的书包自然是重中之重、首要任务,但却是什么也找不到,想来她真要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也不可能放在这么明显让人发现的地方。

  房间的衣橱就连床底下我都查过了,并没有藏着什么可疑的东西。

  不对!我的视线移向了那个书桌右边的大抽屉上,那是我唯一还没有查过的,因为它的外头上了一把锁,我不记得家里有过这种锁,应该是渺渺自己买的。
  这么看来她的许多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都应该是放在了这个大抽屉里,我拨弄了几下那把浅绿色的铁锁,这看起来可不容易打开。

  我又没有电视剧里发钗开锁的功夫,有想过找外面的锁匠来帮忙,但这毕竟是我闺女的房间,你让别人怎么看我,想了想这个办法仍是不妥。

  今天这功夫算是白费了,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恢复成原样退出了渺渺的房间,只能再另外想办法。

  孩子长大了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小的时候我总能记得儿子从幼稚园回来便滔滔不绝地跟我和前妻讲诉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现在的他也长大了,不再愿意跟我说这些了,问他什么也是简简单单地回答你。

  人就是有这么一种特殊的心理,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否则那种感觉犹如隔靴搔痒浑身难受。

  我原打算和妻子一起商量对策,看她有什么办法打开那道锁没有,但转念一想如果让妻子得到了钥匙也就再不需要我的帮忙,她完全可以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思考再三我没有告诉妻子今天的发现,反而安慰着她不要想太多女儿一切正常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其实男孩子小时候都玩过捉迷藏又或者有过把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小玩
  具当作宝贝地收藏,所以按照曾经的经验去推理其实也不难知道渺渺会把钥匙藏在什么地方。

  房间总共就那么大,能找的地方我几乎是一个不落都找了个遍,肯定不会是放在房间里。

  书包这些能藏东西又每天带着的大件东西我也没有放过,那天查下来还是没有收获,如此一来我有很大的把握猜测那把钥匙就在渺渺自己的身上,她肯定是每天带在自己的身边。

  一个问题的解决又引出了另一个复杂的问题,怎么样才能把渺渺身上带着的钥匙偷过来呢,这是一个讽刺又好笑的事情,后爸想从女儿身上偷钥匙,简直比虚拟游戏还要刺激。

  「待会吃完饭,妈带你去买衣服吧。」

  别看妻子对渺渺的学习抓得紧,但生活上的穿着打扮她也从来没有马虎,按她的意思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可不得好好打扮打扮让邻居羨慕,非得打扮的土里土气的才好吗,所以女儿要说叛逆确实有点,但对她妈还是比较听从和孝顺的。
  「那待会我也跟你们去吧。」

  妻子和渺渺同时惊讶地朝向了我,我老脸微微一红有些尴尬,自己平时可是请都请不动的,哪有主动要求陪着逛街的好事,她们会觉得我脑子坏了吧。
  「你今天怎么了,平时叫你去你也不去。」

  「我一个人在家也是无聊,你们母女俩买东西不得找个拎包的。」

  妻子她们笑做一团,也不深究下去,难得我肯去当免费苦力当然求之不得。
  「这件怎么样……那件呢,那件颜色会不会太素了。」

  女人买衣服男人从来只是在旁边等待付钱,她们或许会问你一句哪件好看,其实答案她们自己心中有数,你的回答无法左右她们的选择。

  「更衣室在哪?」

  渺渺在导购员的带领下往店铺里面的更衣室走去,她进去大概三四分钟后又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刚才挑选的牛仔衬衫,英姿飒爽又不失女孩的娇柔。

  在场其他一起陪着女友来挑选衣服的男人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这件衣服不错,要不然再试试这件,好看的都买了。」

  妻子又从身边的衣架上拿过来一件衣服递给了渺渺。

  「你把自己的衣服给妈,别弄脏了。」

  渺渺将自己出门穿着的那件袋鼠兜卫衣交给了妻子,我看着那件卫衣眼睛有些火热。

  「你看那件衣服怎么样?」

  我叫了声妻子给她指了指某件衣服。

  「那件?那件太成熟了吧,不适合渺渺她们这个年纪的。」

  「不是给渺渺的,我是说给你穿的。」

  「我!」

  妻子明白过来再次看了看那件衣服,点了点头说:「好像还行。」

  「那你去试试吧,反正都出来了,你也买几件回去。」

  「还是算了,今天就给渺渺买吧,我改天再买好了。」

  「试试也没关系,去试试吧。」

  我使劲怂恿着妻子,她还在犹豫的时候身边的代购员很识机地去把那件衣服拿了过来,一口一个姐姐地劝诱妻子尝试一下,我当时真是想把最佳助攻的奖项颁给她。

  三下两下地妻子只好拿起那件衣服也往里面的更衣室走去,而我就这么自然地接过了渺渺脱下来的外套。

  一面盯着更衣室的情况一面在外套的遮掩下摸索着往那衣服的兜袋探查,反复确认了两遍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我的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顿时有两种可能性在我的脑海中徘徊,一个是钥匙可能放在渺渺的裤子口袋里,我要再想办法拿到她的裤子才行,另一个就比较郁闷了,万一是放在了渺渺回家后换下的校服口袋里那可错过了白白的大好机会。

  她们母女几乎是同时从更衣室里出来的,一大一小活脱脱地两个美女,一个清纯可人一个妩媚多情,我的脑袋都有些晕了。

  确定好了几件衣服后,导购员还在一旁推销着店里的打折活动,连裤子一起买的话可以打八折,还没等妻子开口我便抢先回答:「那我们要不然看看裤子吧。」
  妻子虽然奇怪,但只要一买起东西加上打折的诱惑,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的,整个的过程和拿到衣服用的方法是大同小异的,我抱着激动的心情在裤子前后的口袋里上下摸索,依然全无所获,我的心整颗沈入海底,看来是自己失算了。
  后面的逛街便显得意兴阑珊,妻子误以为我走累了,又看衣服买的差不多,便带着渺渺我们三人打道回府。

  「热死了,出去走这么久身上全是汗。」

  一回到家渺渺便抱怨个不停。

  「快点去洗个澡就去睡觉去。」

  妻子叮嘱渺渺别忘了洗干净澡先,我坐在客厅里暗想待会等到渺渺去洗澡我不就有机会去她房间找钥匙了,便倒了杯水慢酌慢饮好似口渴体乏的样子。
  渺渺从她房间里拿出换洗的衣物便进了卫生间关起了门,而妻子在卧室里收拾着刚刚买回来的那些衣服,简直是天助我也,错过这次机会恐怕下次再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像小偷似的潜进自己女儿的房间,我想全天下都难找出我这样的父亲,而且是后爸。

  渺渺平时上学所穿的校服就被扔在了床上,她们的校裤是裙子并没有口袋可以藏放东西,只有校服有着两个口袋。

  当我摸到其中一个口袋时发现里面有一串硬邦邦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果然是一串钥匙,里面有家里大门的还有渺渺自己房间的,多出来的一把肯定就是她那个大抽屉的钥匙。

  我有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块特殊的橡皮泥在自己身上,刚才在外走了一路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只是兜兜转转还是让我得到这把钥匙。

  趁着现在没人赶紧把那个钥匙印到了橡皮泥上,由於压力橡皮泥上清晰准确地倒印出钥匙的形状。

  「你在渺渺房间里做什么?」

  好像电视剧的剧情一样巧合,在我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妻子却出现在了门口,疑惑地看着我,将我吓出一身冷汗来。

  「小声点,先回房间,我待会告诉你。」

  好在渺渺还在洗澡,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动静,我急忙拉着妻子快步走回卧室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你忘了不是你让我好好查查渺渺是不是已经交了男朋友吗?我刚才就在帮你调查。」

  妻子经我提醒才想起了这档子事。

  「算了,还是我自己下次有机会的时候亲自问她吧,你一个当爸的进女儿的房间也不好,让渺渺知道就更糟了。」

  我不敢肯定妻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过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乐的卸下这个任务。

  又是一次妻子和渺渺不在家的机会,我握着那把复制回来的钥匙再一次打开了渺渺的房间,来到书桌之前,用手里的钥匙插入锁孔轻轻扭动,锁孔果然转动。
  「哢」

  地一声响预示着这个抽屉已经被人打开,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抽屉抽出,里面会是什么东西等待着我。

  我吓了一跳,抽屉里放着几封精美包装的书信,不用猜都知道是男生写给渺渺的情书,而真正让我吓得瞠目结舌的是那个黝黑粗长、浑身带着颗粒的玩具,这不是按摩棒吗,那个长线挂着的还是我给妻子买的同款跳蛋。

  我的天,我无法想象看起来清纯乖巧的渺渺,还在读高中的她房间里竟然会有这种成人娱乐的玩具,难道她早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她怎么会用上了这种东西,她身上究竟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