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黑煞】(又名【逆天邪传】)(1-3)
【黑煞】(又名【逆天邪传】)(1-3)
                黑煞



                             第一章 凌辱
  江东好风光,美女遍地走。野花遍地采,处处闻啼声。

  在一处大院的一角,却传来一种不寻常的声音。

  「啊!……啊!……亲哥哥……你真会要了我的命……」

  在一块大石的背后,赫然有一男一女正行那交合之事,只见地上女人媚眼如丝,全身颤抖,娇喘如牛的道:「好哥哥……唔……我要飞了……快快嘛……」粉臀不停的往上挺。

  男的双手握住那女子的双肩,一边在她身上用力抽插,一边笑道:「你这淫妇!大哥一死,你就和堡里那么多的男人勾搭上了,你不怕大哥回来找你啊?」
  地上的女子该有二十三、四岁,论容貌绝对称的上是「尤物」,一对玉乳由于激烈的刺激饱满高耸,嫣红的乳头微微的颤动着。肌肤雪白嫩红,这时正骚浪地高叫道:「呸!别提那不中用的东西了,他只是……银样蜡枪头……那能跟……你相比……啊!要不是你们几个设计把他除去,我们怎么能这么快活啊!啊!不行!我……我又要来了……!」

  「你不是老抱怨那些男人的玩意太小,满足不了你的需要吗?现在有大东西喂你,反而吃不消了吗?」

  「噢!……啊!……比起他们你太强了……我吃不消了。」

  男子只觉身下女子一阵紧缩,知道时机已至,连忙加紧冲刺的速度,大笑道:「你这淫妇!我现在就把你送去天堂!」

  女子只觉整个身子像是要爆炸开来似的,魂飞魄散地叫道:「亲哥哥!好哥哥!我要死了……我要快活死了!喔……喔……来了……」

  双手双脚紧紧地死缠在男子身上,再一阵颤抖,娇呼一声,元阴狂泄而出。  那女子缓了一缓,坐了起来,拿起臀下的汗巾,边清理着牝户上的粘液边对地上的男人说道:「老四,听说你们查到易飞俊的下落了。赶快把他除掉,这人太厉害了,让他查出是我们下手杀的老头子,我们一个也活不了。」

  男子听后马上打了一个冷颤说道:「我们是查到他的下落了,可是这里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我正从襄阳调『鬼面修罗』回来,而且还不能让老三知道。」
  「呸!你比那死去的老鬼还没用,我这里有天下第一奇毒『破功散』任他是大罗金仙,只要闻上一闻就会功力全失。你那去用吧!」说完抛出一个小瓶。
  男子拿起小瓶淫笑道:「有了它不但能杀死易飞俊,还能品尝一下『宇内飞仙』是什么味道。」

  当听到『宇内飞仙』的名字时,那女子眼露出了一丝杀机,然后脸一沉说道:「玩归玩,但记住要先办正事,否则……」

  晚风轻拂,温柔好似情人的呼吸,远处飘来桂花的清香。座落在城外的一处大屋,高墙院落、假山流水、庭林相映,一看便知道是大富之人所有。

  院内坐着一男一女,旁边儿还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半大孩子,月夜当空,微风吹拂,可是小男孩却睡得颇为香甜。

  男的玉面朗目,双层斜飞入鬓,刚健但不失儒雅,仰躺在椅子上,深深长叹一声 .旁边的女人忙关切道:「俊哥,有何心事。」

  「唉!转眼半年过去了,大哥!」

  「俊哥,你又想起大哥的事了,都已经过去了何必耿耿于怀呢?现在我们不是生活的很好吗?何况安儿也已经五岁了,我实在是不想再过那种担心受怕的日子了。」

  「倩儿,我就是想不通,大家为什么都一口咬定亲眼看见是我杀死大哥的,别人这么说也就罢了,可最让我伤心的是连三弟也不相信我,而且一见我就要和我拚命。大哥到底是谁杀的,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呢?这半年来我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可怎么也想不明白。」

  「俊哥,不要再想这些问题了?我们现在已经退出江湖了何必再想这些不开心的事呢?何况安儿也这么大了,你也的为我们母子俩想一想啊!」

  顿时,院内沉静下来。只能听见晚风吹拂着枝头碰撞的声音和树上的蝉叫声。原来这夫妻二人就是五年前连手挑了『鬼蜮』而轰动黑白两道的『逍遥神剑』易飞俊和『宇内飞仙』李倩。在那次连手中二人堕入爱河,结为夫妇。但自从半年前『狼堡』堡主被杀,易飞俊被几个结拜兄弟怀疑后,夫妻二人一直被『狼堡』的人追杀。易飞俊由于顾念兄弟之情,不肯和『狼堡』的人正面对敌,所以和妻子躲在这里过着隐居的生活。

  突然,窗前挂的风铃响了起来,起风了。不,是人风,五个黑影站在夫妻二人的面前。

  李倩不由的从后面抓紧了易飞俊的双手,惊道:「俊哥,有……」

  易飞俊捏了一下李倩不的手打断了她的话声,在她的手背上写着:「争取时间逼毒。」原来夫妻二人竟然中了毒。

  其一个黑衣人看了易飞俊夫妻二人和凳上熟睡的安儿一眼后说道:「二哥,二嫂一向可好,小弟有礼了。」说完施了一礼,然后用眼盯着易飞俊直看。
  易飞俊看出他顾忌自己的功力深厚不敢上前来,知道现在要是不回话就会被这个精明的老四严明看出自己功力已全失了。连忙抬头用眼光看着严明朗声喝道:「老四,你们终于找到这里来了。你越来越没长进了,已为用这种破药就能迷到我吗?」

  严明笑着说道:「二哥你已中了我的『破功散』,现在只是纸扎的老虎,你吓唬谁呢!」

  易飞俊瞥了严明一眼冷冷说道:「不信可以试一试。」

  「别听他的,老七,莫要让这家伙活着出去。」

  后面的老七听了大笑道:「原来只是在摆门面吓人!易飞俊,你忘了当年你是怎么打瘸我一条腿的吗?今天我就要亲手把你这无敌大侠的心脏挖出来喂狗!」说罢以媲美野狼猎捕动物的速度疾扑过去,掌化成爪,直取易飞俊的胸口。
  易飞俊脸色沉重,下盘一动也不动,却不知是不愿动,还是不能动。只有等到老七爪势兵临城下的时候,他才有了动作,右手轻飘飘的递出,迎向后者的十指。这样看来不带半点功力的一掌,怎么可能挡得住老七猛拳呢?所有人都认为易飞俊只是在做必死无疑的时候,老七的扑通一声栽到再地上,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没有人看清易飞俊是如何出手的。

  易飞俊连眼都没眨一下说道:「严明下一个该轮到你了。」

  「啊!」一声尖叫,严明越墙而跑,后面几个黑衣人先是一楞,然后也陆续逃了出去。

  李倩转忧为喜的说道:「俊哥,你的毒排出去了。」忽然又看到易飞俊脸色十分难看,焦急的问道:「俊哥,你……你怎么了?」

  易飞俊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刚才我是用匕首刺死老七的。快,趁老四没有回过神,我们赶快走。」

  突然一声冷哼传来,接着一个女声听有人冷冷说道:「可惜你已经来不及了。」这个声音飘飘忽忽的,捉摸不定。

  话声刚落,只见前面一个绝色的女子,正是堡主夫人。后面跟着去而复返的老四一伙人。

  堡主夫人走上前来,伸出纤纤细指飞快的点在易飞俊和李倩身上。

  易飞俊脸色一变说道:「『销魂指』,你是『鬼蜮』的人。」

  「不错,我就是『鬼蜮』的公主『玉面毒蛛』温翠萍,五年前你夫妻二人亡了我们『鬼蜮』我无时无刻都想着报仇,今天终于让我等到这个机会了。哈!哈!」温翠萍说完狂笑起来。

  易飞俊又问道:「这么说大哥也是你杀死的?」

  温翠萍娇笑了一声说道:「不错,那死鬼是我下手杀的。我先对他下了『破功散』,然后找了一个和你长的有点像的人故意当着老三等人面杀死老头子的。」
  「老四,听见没有是她杀死大哥的,你还不快给大哥报仇。」

  「大哥老糊涂了,早就该死了。」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

  「原来你们都串通好了,怪不得老三一口咬定是我杀死大哥的。」易飞俊喃喃说道,忽然又大声质问道:「既然你找我报仇,为什么要害死大哥?」

  「哈!哈!你太天真了,你当我杀死老头子就是为嫁祸给你,现在我是『太平道』的十二宫主,我来主要目的是为了『王莽宝藏』,顺便找你报仇。知道『王莽宝藏』只有你们三兄弟,老头子已死,就剩下你和老三了,怎么样说出『宝藏』密图,我或许考虑放你一家一条生路。」温翠萍说道。

  「呸!做你的白日梦,我恨当年没有杀干净你们这些邪魔歪道,给我个痛快。」
  「痛快,哈!哈!哈!我会让你和『宇内飞仙』在痛苦和羞辱中死去,至于你的儿子,我会把他抚养大,然后把他培养成最出色的采花贼,让你死后都得蒙羞。」温翠萍阴阴的说道。

  「卑鄙!你这贱女人,孩子是无辜的。你太阴险了!」『宇内飞仙』李倩破口大骂道。

  「先别叫,留点力气我会让你叫的更爽,现在先让你看看你丈夫的表演。」说罢温翠萍开始褪下自己的衣裤。

  一具娇媚的女体展现在众人面前,圆圆高耸的玉乳,看来十分坚挺,乳岭上粉红的乳头,十分鲜嫩,而她三角地带下的牝户上,长着细嫩的阴毛,呈倒三角形。娇嫩的肉缝向外突起,粉红色细长的阴唇向两边翻着,可以看到双唇之内是嫩嫩的、略有皱褶的肉壁,和鲜红的骚牝,牝口窄洞外两层粉红肉褶,像活生生的蚌肉,正在亢奋嗡合蠕动,还不时往下流着淫液。

  在场的所有男人除了易飞俊裤裆都顶起一座小帐篷。

  温翠萍蹲在易飞俊头上,骚牝正对着易飞俊的脸,还不时用手在肉缝上滑动,娇媚撩人呻吟道:「啊!……嗯!美吗?」

  「呸!」一口痰正唾在蠕动的骚牝内。

  「下贱!」在旁边的李倩看到这女人正在挑逗自己的男人,脱口骂道。
  「咯!咯!一会儿,让你比我更淫荡。」温翠萍娇笑道。

  温翠萍双腿跪在易飞俊胯下,翘起丰满肥硕的玉臀,骚红的牝户正对着后面的众人,由于两腿紧闭,臀部上翘的姿势,两瓣粉红色柔嫩的阴唇紧紧的闭着,只有粉嫩的阴蒂茁壮的凸起在阴沟上面。

  『毒蛛』温翠萍伸手掏出还像小蛇一样的『软杵』,娇哧道:「让你尝尝奴家『冰火五重天』的功力。」话罢,鲜红的樱桃小嘴一张,含住『杵头』吸吮起来,香舌猛舔,吃得「滋滋」有声。

  『毒蛛』温翠萍的一只手扶着易飞俊的『钢矛』用嘴套弄着,一只手从纤细的腰枝一路抚摸到自己翘起的玉臀上,直至隆起的肉牝裂缝处,手指在两片娇嫩的肉瓣上轻轻抚摸,好像故意引诱着后面观看的众人。严明等所有人的眼光一律都集中在『毒蛛』温翠萍的凸起的肉牝。

  温翠萍故意,慢慢分开的双腿,两片紧闭的肉唇正颤抖着张开。在大家的注视下,温翠萍缓缓地用手指拉开两片肉唇,顿时引起后面的一片骚动,粉红色的唇肉翻开,细嫩的构造让众人一览无遗,虽然天色已黑,但是充满诱惑的肉牝口在月光的照射下,还是看得一清二楚。『毒蛛』的口中虽然含着易飞俊的『钢矛』,但也不时的「喔!啊!」地娇喘几声,让旁观众人看得如痴如醉。

  有好几个人看的忍不住,掏出『长矛』对着温翠萍凸出的牝户套弄起来。连李倩也看的嫩脸娇红,气喘嘘嘘。

  「啊!不要……」李倩尖叫起来。原来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对!『宇内飞仙』李倩动起手脚来,躺在地下的易飞俊听到妻子的叫声后,只能无奈的闭上了双眼,顺着眼角流下了两滴英雄泪。

  只见『毒蛛』娇躯横陈,移肩扭腰,撩人遐思。左手离开了易飞俊的『钢矛』,开始抚摸着颤动的玉乳及翘起的乳豆,但嘴上却加快了吞含的速度;右手阴沟的两片肉瓣一直上滑到顶端,对着小巧的阴蒂揉捏捻转。这时淫水如决堤般从牝户中渲泄而出,沾湿了阴蒂、肉瓣及丰满的丛草,使得黑色的丛草看起来极为光亮晶莹,有时在兴奋之余,竟以食指权充男人的『长矛』,在自己湿漉的牝户中抽抽插插。

  『毒蛛』突然双手扶住易飞俊的『钢矛』,只见易飞俊身子一颤,一股浓浓的阳精一股脑地射入『毒蛛』的嘴里。把『毒蛛』温翠萍的樱桃小口射的满满的,部分阳精还顺着『毒蛛』的嘴角流下。

  温翠萍站了起来,竟然把阳精全部吞入口中,还用舌头舔舔了嘴边好像还不满足的感觉。

  再看易飞俊的『龙根』粗得吓死人,青筋纠结,『杵头』涨得像李子般大小,一挺一挺的向上直翘,似乎在找寻猎物一样,好不酥痒。连李倩也看的吓了一条,心中暗想和丈夫已成婚五年来,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雄壮。

  『毒蛛』温翠萍向众人抛了一个媚眼,故意看了李倩一眼后对易飞俊说道:「刚才你享受了奴家的『冰火五重天』,滋味如何?现在再让你品尝一下奴家的『玄女九牝』。」话罢半蹲着开始运气。

  『毒蛛』的牝户渐渐地发生了变化,把后面的众人都看呆了。只见殷红的阴唇急速翕张不已,渐渐收缩成一道小缝,形成一圈一圈的肉褶子,如同千瓣螺旋花朵一样 .

  『毒蛛』温翠萍自己用手轻轻弹了一下肉褶子,竟然把她的手给弹开了。然后妩媚的说道:「『玄女九牝』就是使女阴迅速收缩,产生弹性。男人干时好像同时干九个『牝』一样的爽。」

  然后跨蹲在易飞俊身上,一只手按在自己的牝户上,另一只手握住『龙杵』,把『杵头』顶在刚刚收缩成肉褶子的裂缝上。扶着『杵头』沿着裂缝上下移动,有时会施加一点压力,让它陷进肉褶子里面,只见淫水如泉般从肉褶子里面涌出。
  「噗滋」一声,『杵头』滑入『牝洞』,温翠萍爽的大叫了一声,雪白的臀部开始上下起伏,后面的人可以清楚看到『龙杵』刺穿了肉褶子,肉褶子的嫩肉向两边翻翻着。

  温翠萍爽得眉梢带春,媚眼微张,朦胧含春,娇靥的面容流露出满足而愉悦的甜笑,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愉悦地娇吟一声 .

  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交欢,李倩心里不是滋味,但下身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已经湿了,慢慢想起和丈夫交欢时的情景。正在陶醉时,忽听到丈夫的一声惨叫,吓的她连忙向丈夫那里望去。

  原来温翠萍手握着一支金簪,每起伏一下,温翠萍就用金簪在易飞俊身上插一下 .

  李倩心疼的连忙喊到:「不要!求……」

  可她的喊声丝毫不管用,『毒蛛』继续着她的虐待行动。

  这时,众人发现『毒蛛』温翠萍的下身起了变化,原来向两边翻着的肉褶子,开始像肉蚌一样紧紧的裹住『龙杵』,顺着肉缝还不时的冒出一些阳精。再看易飞俊的的脸色开始变的苍白,头一歪背过气了。

  「噗!」的一声,『毒蛛』温翠萍把『龙杵』从自己的『玉牝』中拔出,『杵头』还向外喷着阳精。

  温翠萍低头拣起自己的汗巾,开始试搽自己的牝户和双腿间的黏液。后面的严明等人都看的,额头青筋凸现,星目布满血丝,气息粗浊,欲火直冒。

  温翠萍低头一看易飞俊已然,七窍流血,精尽而亡。旁边的李倩看到此场景大叫一声,昏到在地上。

  『毒蛛』温翠萍一看皱了一下眉说道:「我本来让他们夫妻互相观看对方受辱,现在易飞俊竟然提前死去。这样吧,严明你把『宇内飞仙』的儿子弄醒,让他看看他的母亲是如何发浪的。」

  严明淫笑着推醒了正在熟睡的安儿。安儿醒后用小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当看到父母都倒在地上,尤其是父亲满身是鲜血,小跑过去用小手推着父母,口中还喊着:「爸爸!妈妈!」

  再说李倩,过了许久才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石桌上,所幸衣裤整齐,儿子安儿正用小手摇着自己喊着:「妈妈!妈妈!」正疑惑间,严明淫笑着来到自己面前,「二嫂,二哥已经死了你不如从我算了。」

  「俊哥,我马上就随你去。你们这群恶贼都不得好死。」李倩骂完用幽恨的眼光看着周围所有的人,尤其是狠狠的看着『毒蛛』温翠萍,当看到儿子安儿时目光中又露出慈祥般的母爱。

  「咯!咯!呦!你们夫妻真恩爱啊!你现在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把那小杂种带过来,让他看看『宇内飞仙』是如何发浪的。」『毒蛛』温翠萍浪笑着说道。

  过来两人把安儿带到温翠萍身边边,严明一脸淫笑,色迷迷的盯着李倩的娇容说道:「二嫂,真不愧是江东第一美女,害得我为你是茶饭不香。不过,美人儿你如果跟了我的话,我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还可以让你享受到无穷的乐趣。」
  「住嘴!淫贼!」李倩气得粉面铁青,「严明,姑奶奶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贱人,给你脸不要脸,待会儿让你生不如死。」严明凶相毕露。

  严明的走到李倩面前,淫笑道:「兄弟们,这就是五年前艳名轰动江湖的『宇内飞仙』,不知迷得了多少少年英侠,虽然生过小孩,但现在才二十三岁,还是风韵犹存,等会儿兄弟们一起乐一乐好不好?」

  「好!」严明身后的人齐声喊到。

  「嘶」的一声,李倩的衣襟给撕了下去了,露出了白丝的肚兜,上边用淡黄色丝线精工绣制了一对鸳鸯,随着胸脯的起伏,栩栩如生,严明欢呼一声,蒲扇似的手掌便握了下去。

  「畜生!」李倩的珠泪彷如缺堤般汨汨而下,除了丈夫没让别的男人碰过,别说是娇嫩的粉乳,何况这只是开始,更难受的还在后头。

  「咯!咯!你要温柔一点呀!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宇内飞仙』啊!」『毒蛛』温翠萍浪笑道。

  「你认命吧!」严明这时已经揪下了肚兜,「噗!」李倩丰满白嫩的玉乳顿时弹了出来,像发酵出笼的馒头,又挺又白,上面还微微的耸起了两粒,红得发亮的鸡头肉,直把严明看的的欲火填胸,不由得又用手揉搓起来,埋首在羊脂白玉似的胸脯贪婪地吸吮了好一会。

  「嘿嘿,正是美乳!不愧是江东第一美女『宇内飞仙』啊!」一只手捻住她的一只乳头,狠命揉搓。另一只手,开始解李倩的亵裤。

  「畜生!你敢碰我!」李倩没命地扭动着,嘴里不停的骂着,但是如何能使严明住手,腹下一凉,亵裤便离开了她的身体。

  「碰你?这里的每个男人今天都要上你!」『毒蛛』温翠萍冷嘲热讽的说道。
  「放……放开我妈妈。」安儿在旁边喊到。「啊!」温翠萍一声尖叫,原来安儿一口正咬在她的骚牝上。

  「啪!」安儿被温翠萍打昏在地上。

  『毒蛛』温翠萍揉揉被咬疼的牝户浪笑着对李倩说道:「你儿子天生就是当淫贼的料,这么小就懂得为老娘舔牝了。」

  「畜生!他还是孩子。啊!……不……不要啊!」原来严明的淫手已经穿过她胯下的了汗巾,刁钻的指头在水蜜桃上轻佻慢拈。

  严明一碰到她的肌肤,李倩立刻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只觉得心中欲吐,扭动身体想要摆脱,嘴里叫道:「住手!」

  李倩扭动身体却更加激起了严明的淫欲,手指用力拨开阴唇,中指往上一点,就找到那微微突起的阴蒂,借着淫水的滋润,拨弄裂缝中的阴蒂,食指又往她的阴唇之中的『迷洞』探去,拨弄着鲜润的嫩肉。李倩敏感之处受到侵犯,身体立刻诚实的做出反应,峰峦上的肉粒,立刻变的涨卜卜的,好像熟透的葡萄泛着粉红色的光芒。

  「已经湿了,要不要我用大鸡巴给你捅几下嫂子。」严明挑逗着李倩。
  「杀了我吧!……你这个畜生!……住手!」李倩歇思底里地叫。

  「嫂子那里跟处女一样紧,乳晕还是粉红色的,是不是二哥没有好好疼你啊?」手指继续拨弄着那柔嫩似水的肉唇。「啊!桃丘饱满……肉唇湿润而富有弹性……滑腻柔软,用得不多吧!二哥是不是不行!」严明继续挑逗着李倩。

  李倩羞愤欲死,不停的剧烈扭动身体,呼叫道:「住手……畜生……住手……」
  「噗!」严明的手指从汗巾下拔出,舔了舔手上的液体对后面的众人说道:「嘿嘿!好吃,竟然是一个名器,生过孩子还这样紧!那么有弹性!」后面的人听后,有的淫笑起来,有的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咯!咯!别…唔!……啊!……别光自己乐……嗯!…嗯!…让大家也欣赏一下『宇内飞仙』的骚牝。」『毒蛛』温翠萍浪叫起来,原来温翠萍正抬着臀部享受别人为她的『舔牝』服务。

  「遵命!」严明一把揭开了李倩胯间的汗巾,把汗巾罩在头上,深深嗅了一下说道:「好香!」

  「咦,是白虎么?」后面有人喊了起来,大伙的眼光唰的一下都向李倩胯间望去 .

  只见『宇内飞仙』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被绑在石桌上。一对高耸的玉乳,高高地挺立着,由于刺激而上下起伏,白嫩的肌肤,匀称的身段,修长的玉腿早被分开绑在石桌两边,彷如待宰的羔羊,任人鱼肉。

  丰满圆润的大腿中间,两道突起的肉峰,就像熟透了开裂的水蜜桃,另又突出了两片粉红的小肉片,露出淫荡的蜜唇,上面沾着透明露珠,蜜唇中间是一道令人丧魂的深沟,在深沟上方是一颗鲜红的小红豆,若隐若现,整个牝户周围竟干干净净,连一根毛也没有。

  仔细一看果然像严明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名器,只见粉红的肉沟里两瓣小蜜唇竟然自动的一前一后的互相咬合着,带动着沟壑上方的小红豆轻微的颤动着,使得外面肥白玲珑的水蜜桃裂缝处不时的闪亮着蜜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