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香村偷情事
香村偷情事
 海拔三千多米的云雾山上,整天云雾缭绕,从远处看去,真是如仙境一般,间或有几棵苍松从云雾间探出头来,咦?又一片方方正正的山田!这里的景象万分迷人。 -
-
云雾山的山腰处,有一座小山村,名叫香村,村里的五百余户人家,稀落落地排布在山腰间。 -
-
这里的山美,水美,人……更美!甚至不能用一个美字来形容,这里的女人,浑身都会散发一种别致的馨香,那种香味如兰似麝,若有若无,如果女人情绪激动的话,那种香味里面再加上一些腥腥的奶香和女人下-身的腥骚之味,混合在一起,对男人来说,就是一副猛烈的春-药,任何男人闻到这种气味,都会疯狂到失去理智。 -

-  香村的一座小院里,茅草房中,正上演着一幕男女大战。销-魂-荡-魄的呻-吟声,引人遐-想的身体碰撞发出的噼啪声,让人兴奋的粗-重的喘-息声、细细的娇-吟声交织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曲美妙绝伦的旷世绝响。 
-
-  香村女人独有的那种馨香气息,以一个极高的浓度弥漫在房间中的空气中,更加催动了两人的性致!显然女人也是兴奋到了极点。-
-
正在这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那悦耳的铃声,就仿佛突然而至的警报声一样,惊得情-动中的俩人,浑身一阵激灵、额头浸着冷汗……俩人面面相觑,均有一种偷-情被发现的感觉。 
--
忽然金玲燕扑哧一笑,伸手捋了捋秀发,喘-息着嘤-咛道:“小强,是我的手机响了。” -
-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老公爹回来了呢。”贺坚强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不过这种偷-情般的美妙感觉,却是让贺坚强感觉十分刺激兴奋。贺坚强总算明白,社会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偷偷摸摸的了。 
--
“不是跟你说,他去山里干活了么。”金玲燕看着脸色有点惨白的贺坚强,打趣道:“你不是胆子挺大的么,怎么这就吓到了?”-

-  贺坚强脸一红,强硬道:“谁说我吓到了?我一个大男人,敢作敢当。我如此担忧,还不是为阿姨你着想。” -
-
“为我着想?”金玲燕呢喃道。 -
-
“是啊。如果我们偷情,被你老公爹发现了。我们男人倒是不怕什么,可是你们女人就不同了……”贺坚强缓缓说道。 -

-  “嗯。”感受到贺坚强的关心,金玲燕心中不由得一股暖流划过,暖洋洋的。“小强,你对阿姨真好。” 
-
-  “那当然。”贺坚强笑着说:“那好阿姨,你亲我一下,当作奖励吧。”说着,仰着脑袋,一副等待奖励的样子。 -
-
‘啵!’金玲燕樱桃小嘴轻启,在贺坚强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笑道:“小坏蛋,满意了吧。” -

-  “嗯,阿姨,你快接电话吧,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贺坚强满意的点着头说。说罢,松开了紧搂着她纤细的腰肢的双手。 -
-
“嗯。”金玲燕应了一声,从茶几上拿起手机,一看之下,‘啊’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惊呼。俏丽的玉脸不由得花容失色……拿在手中的手机险些掉落在地上。 
-
-  “怎么了?”察觉到金玲燕神色的异样,贺坚强赶忙走到金玲燕身边,关心的问道。 
--
“是我老公打来的。”金玲燕手一指玲玲作响的手机,幽幽道,此时的她有点失魂落魄,一副偷情被抓住的心慌样子。 -
-
“哦!”贺坚强点点头,看着金玲燕,安慰道说:“燕姐,你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冷静点,接你老公的电话。你老公远在省城,又不会什么千里眼顺风耳,肯定不会发现咱们的事情的。” -

-  “对啊。”金玲燕听贺坚强这么一说,心总算安稳下来。接起电话,金玲燕忐忑的轻声道:“阿峰……!”金玲燕一般私下里,都是亲昵的呼唤她的丈夫黄振峰为阿峰。 -
-
“小燕,你干什么呢。这么半天才接电话。”电话里,黄振峰有点恼火的说。换作谁也是,给自己的妻子打电话,打了近十分钟,对方才接电话,不生气才怪呢。 -
-
“对不起。阿峰……我刚才睡得有点迷糊。嗯……你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么?”金玲燕凝望了贺坚强一眼,心中有点愧疚的说。 -

-  “没事,小燕,我就是随便发发牢骚。”听到金玲燕道歉的声音,黄振峰倒是有点受宠若惊。“嗯,我打电话,主要是想提醒你一下,一个人在家,别又吃点零食应付过去,要是不想做饭,出去买点馒头和方便食品。” 
--
“嗯。我知道。你吃饭了么?”听着黄振峰关心的话语,金玲燕心中的愧疚更甚。凭心而论,黄振峰虽然在城里打工时也曾经背叛过她,但是结婚几年来,他对自己,一直还是关爱有加、很宠爱她的。所以,虽然身子已经对贺坚强敞开,但是心里,她却始终放不下。即使与贺坚强欢好过几次,且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对方,可是却始终不肯叫贺坚强一声‘老公’。 
-
-  “我当然吃过了。小燕,嗯……我在这边打工,干活很轻松,你放心吧,可能要几个月后才回去,小燕你好好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

-  “嗯。”金玲燕轻轻应了一声,“你也要注意别太累……哦……”她忽然娇-躯一阵轻颤,浑身发软,樱桃小嘴艰难的发出一声梦-呓般的娇-吟声。 
-
-  原来一旁的贺坚强,看着俩人打电话时‘恩爱不已’的样子,大为吃醋。眼瞅着浑身赤-裸的金玲燕,贺坚强心里就冒起一股无名的邪火! -
-
他气呼呼的一把抱起金玲燕的赤裸的娇躯,将她放倒在沙发上……电话那头的陈峰,听着金玲燕的娇呼声,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小燕,你怎么了?” 
--
“唔……没事……!”金玲燕说着,用眼神拼命示意着贺坚强,让他现在不要乱来,她在跟她丈夫打电话呢,一会自己会好好让他爽的。 -
-
金玲燕俏脸通红,肌肤散发着情欲涌动时的红晕,一种奇异的快感如潮水般的泛来。想想自己竟然边跟老公打电话,边跟一个男生做爱,而且她还快感连连,这让她心中羞愧不已,暗骂自己太YIN荡,可是那种偷摸的刺激,却让她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
-
“嗯……哦……!”金玲燕一只玉手捂住樱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娇吟声。一只玉手拿着电话,应付着她老公的询问。 
-
-  “小燕,你真没事么?”电话那头,黄振峰听着金玲燕‘嗯、哦’的低吟声,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此刻他的老婆,正边给他打着电话,边和一个男生疯狂做爱呢。如果他知道,不知道脸上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
-  “嗯……没事,哦……阿峰,要是没事的话,人家先挂了哦。”金玲燕娇喘吁吁的说道。 -

-  “好吧。那小燕,你早点休息吧。”黄振峰说着,挂断了电话。 -

-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挂线的声音,金玲燕紧悬的心才安稳下来。没好气的瞪了贺坚强一眼,嗔道:“你要死了,万一我老公发现了怎么办,你让阿姨怎么做人啊。”说着,不解气的在贺坚强身上一阵狠掐,疼得贺坚强龇牙咧嘴。 -

-  “谁让你光顾着跟老公打电话,不管我,把我晾在一边的!”贺坚强气呼呼的酸酸的说:“你们嘘寒问暖的,好不亲热啊。” -

-  “你吃醋了么?”金玲燕扑哧一笑,幽幽道说:“可是他毕竟怎么说,也是我丈夫啊。” -
-
“那我呢?我是你什么人啊?”贺坚强情不自禁JIN的脱口而出。 
-
-  “你……你是我的小冤家啊。”金玲燕。看着一脸郁闷的贺坚强,她伸开玉臂,揽着贺坚强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嘴唇凑近贺坚强的耳边,妩-媚的娇声道:“我的小冤家,嗯……阿姨,想要……!”这还是金玲燕第一次主动求欢,令贺坚强听得浑身鲜血一下子沸腾起来。 -

-  “嗯。”贺坚强拼命的点头,一把将金玲燕扑倒在沙发上,“阿姨,咱们换一个姿势吧。” 
-
-  “今天阿姨都随你。”金玲燕说着,按照贺坚强的吩咐,跪趴在沙发上,头埋在枕头里,雪白的香-臀TUN高高翘起""""贺坚强眼睛冒火的看着冲他高高翘起香TUN的金玲燕,不由得血脉喷张,兴奋的说:“阿姨,我来了啦!” -

-  金玲燕羞赧地道:“嗯。” 
-
-  一时间,在茅屋当中,尽是肉体相撞的‘噼啪噼啪’的声音,其中还杂带着金玲燕动情的呻-吟声与贺坚强的喘息声。 
-
-  “坏小子,你射在阿姨那里面,阿姨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啊?”云收雨歇,俩人楼抱在一起,细细体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
“正好替我生一个小宝宝呗。”贺坚强笑嘻嘻的说。 -

-  “没正经。”金玲燕白了贺坚强一眼,“阿姨给你生宝宝,你敢要么?”心里倒是对贺坚强的话,隐隐有点心动。 -

-  “怎么不敢要啊?”贺坚强笑呵呵的说。 -
-
“说得好听,你别以为阿姨不知道,你是江城县的人,肯定要回到江城的。”金玲燕幽幽的说。 -

-  “阿姨你都知道了啊。”贺坚强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见金玲燕情绪有点低落,于是换了个话题:“对了,你跟黄叔叔,结婚也有几年了,怎么没见你们有孩子啊?” -

-  “我……我也不知道。”金玲燕芳心一动,本来香村只有两大姓,就是金和黄,金玲燕嫁给黄振峰,应该算是两大家族联姻,当然这种事也不少,不仅是他们这一例,结婚六七年,丈夫总在外面打工,回来时虽然两夫妻也非常‘努力’,可金玲燕的肚子就是不见大。 -

-  “哦。”贺坚强点点头,贺坚强来到香村,有一个月了,本来想当村长,结果老村长不让,只好在大队跟着乱跑。 -

-  吃住在黄金牙的家,自然跟黄金牙的儿媳妇就混熟了,贺坚强对山村的建设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村民们都很服他。跟金玲燕搞在一起,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

-???????? 7194字节